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托特之书|古埃及哨兵向导多好玩啊|这是一个王样找宝藏娶向导的少年冒险故事x

据说会继续更系列

上一篇童实野灵异事件簿你也是这么说的x

托特之书☆算是文案:

托特之书是智慧之神托特留在人间,据说记录了人间所有智慧的书本,自称是富商的儿子到了离家的年纪决定外出游历的王样在旅途中捡到了一只向导aibox从此开始了为期三年的谈恋爱和蜜月旅行x

然后谈完恋爱就该虐了ojbk

当然王样肯定不是富商的儿子,就看他怎么影帝吧【摇头

至于王样是不是哨兵x那还要猜吗

写完这个我就只想玩刺客信条了x 假装自己玩过x

PS: 我觉得原作记录了千年神器的千年之书就是以这个做原型的x古埃及神话真好玩,全部都是梗,有空写写一千零一夜x)










托特之书 第一章

瓦迪纳特之书(一)

嘹亮的鹰啼撕破天空,穿透了荒芜贫瘠的沙漠。
高温炙烤着这个国家,连地面的空气都变了形。
亚图姆抬起手臂,一只漂亮的猎鹰自高空俯冲而下,扑闪着有力的翅膀,稳稳的落在了他黄金的腕环上。

猛禽向他嘀咕,亚图姆凝神听了一阵,点了点头,手臂一颠,将猎鹰驱回埃及的万里晴空。
他最后看了一眼着贫瘠的沙漠,将水袋收起,转身拍了拍自己的马。
“走吧。”
他低声说道,而后翻身而上,扬起了缰绳。

 

 

猎鹰寻到了一位被快要被沙漠掩盖的异国旅人。

日头还很烈,但已时至下午。

埃及的毒阳是夺人命的,不知道旅人还能否幸存。

亚图姆下了马,他在旅人身边半跪下来,探手拨开掩埋人体的砂砾,摸索着将手指按在了旅人侧颈的动脉上。

人体的温度被太阳烤的滚烫,但是尚且能感受到脉搏微弱的跳动。

——旅人还活着,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亚图姆决定救人,他动手,浅褐色的手掌仿佛感觉不到砂砾粗糙的热辣,它们深入沙层,箍紧了旅人的身体,将旅人整个从沙地里拖了出来,并且翻了个身。

旅人的面容暴露了出来,那是一张年轻人的脸,而且与亚图姆的面容如此相似。

稍许的惊讶在亚图姆的红眼睛里闪现一瞬,很快犹如石沉大海,他保持安静,并且行动迅速——亚图姆脱下了自己抵御风沙的结实披风,他用这些结实的布料裹住了旅人浸满砂粒的身体,借此阻止阳光持续的暴晒,而后亚图姆直接将旅人从地上捞起来,甩上了马背。

他需要前往绿洲,亚图姆想,向南行进几个小时,他就能在天黑前赶到,那里可能不安全,野兽会在夜晚聚集,而且这要早于自己预定的行程。

但是人命永远优先于计划。

亚图姆再次翻上马背,旅人的身体就安置在他身后,他的马有足够的灵性,能够顾及这具同载的身体,这并不需要亚图姆去操心。

于是他向天空仰起头,如果他想前往最近的绿洲,他需要和他的另一位同伴交流。

猎鹰驰骋在广阔的天之上,强壮的双翼舒展,在亚图姆仰头的瞬间,似有回应般的扇动。

……你发现了绿洲,现在指路吧。

亚图姆默默的想。

他的鹰嘹亮的啼叫,矫健的身姿宛如汇聚融化的阳光,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指示方向的黄金掠影。

 

 

旅人只剩一个糟糕的梦境,因此他嘶喊挣扎,从大汗淋漓中惊醒。

“城之内——城之内君——”

他反复尖叫着同一个名字,直到睁开双眼,他依旧保持着梦境中的战栗感。

有人按着他,出于好意的,制止他浪费不必要的体力,他睁大眼睛,篝火让他能够看清对方是一个褐肤的少年——年轻的埃及人。他们的年纪相仿,连相貌都如此相似,但是掩盖了惊讶的情绪,旅人眼中只剩下焦虑的急切。

“城之内君——城之内君在哪——”

他慌不择口的询问,并且用力反手箍着埃及人的手臂,好似在泥潭中抓住一根救命的浮木。

埃及人却有稍许讶然,但是很是浅淡,散去的也快。

“你冷静一点。”埃及人低声说道,对于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来说这算得上是安抚。

旅人愣了愣,他粗粗的喘着气,精神似乎有所平定。

“抱、抱歉……”他说着,连忙松开对方,并且自己撑身坐起。

年轻的埃及人话不多,说是沉默寡言也不为过。见年少的旅人自己抱着双膝蜷坐在原地,埃及人便回到了自己原来待着的地方,他隔着火堆与旅人面对面的坐下,并且顺手拾起一块粪石丢进篝火堆里,用木棍将火堆挑亮。

不远处传来了动物拍打湖面的水声,给沙漠宁静的夜晚兑出更多静谧。

旅人在火堆边缩着身体,他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在和自己对面的埃及人身上。年轻的埃及人正在喂养自己的鹰,他的手中拿着风干的肉干,旅人见他撕下一小块,喂去了鹰嘴边。

漂亮的雄鹰将肉干叼走,嗑着自己锐利的喙,眯着眼睛大块朵颐。

“……你……是你救了我吗?”旅人看了半晌,终于小声问道。

埃及人已经喂完了自己的鹰,正在轻轻的抚摸雄鹰遒劲的锐羽,听到旅人问他,他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安静的摇头。

“不是我,”埃及人说,拍了拍自己的鹰,“发现你的人是这家伙。”

那鹰极通人性,翅膀一展即越上埃及人的肩头,收好翅膀后,从容而又不失威仪的向旅人轻轻点了点头。

旅人再次愣了愣,也向鹰点头回应,“谢……谢谢……”

只是这么道谢了一句,埃及人的鹰却突然越过火堆直冲旅人飞掠而去,雄鹰身姿精悍,飞掠之势利落非凡,疾风削过它的羽翅,轻盈的竟勾不乱火堆的焰型。

旅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猛禽已经落在他身边了。

它丢给了旅人自己一直保管着的东西,又飞回了埃及人的肩头。

被鹰丢到旅人手中的是一只十分奇怪而且娇小的生物。像是一簇红红暗暗的毛团,两只金色的手臂从它暗红色的毛发里伸出来,大大的眼睛却长在手臂的下面,怪异,但是异常的可爱。

现在这只奇怪的小东西傻乎乎的睡得真香,什么东西也扰不了它的清梦。

“它在你倒下的地方捡到的,”埃及人解释道,“我从没在埃及见过这种生物,是你的精神体吗?”

旅人有点不太好意思,他挠了挠自己的脸蛋,“嗯”了一声。也许对于自己的精神体这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形态感到害羞,但是他合拢的双手却十分爱护的保护着对方。

“它叫U2。”他介绍自己的精神体。

“既然你有精神体,”埃及人问他,“那种形态的话……是向导吗?”

旅人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倒在那种地方?那种沙漠的中心地带,人徒步是无法到达的。”

旅人担忧的叹了口气,“我和我的朋友城之内君,”他开始说起自己的经历,神情凝重,“本来是一起结伴出来,离开家乡打算在各个国家四处游历。但途经科恩苏的时候遇上了人贩子……他们看押我们,想要穿越阿门特沙漠,城之内君在中途趁机帮我逃了出来,可是他自己却……”

“科恩苏吗?”埃及人眸色稍锐,“但是去年下埃及就已经颁布新律,奴隶走私应该被彻底禁止了才对。”

旅人听了却只是苦笑,“我不是埃及人,所以并不清楚你们国家的律法是如何实行的。但是不止科恩苏,我和城之内君游历过的每一座埃及城市,奴隶走私和奴隶拍卖到处都有啊。”

埃及人并没有回话,旅人后知后觉,连忙抬头去看对方,出声道歉,“抱歉……我……我并不是在诋毁你的国家……”

年少的埃及人却抬手制止他,“没关系,”他道,“我并没有觉得被冒犯,你说的是实话,不用为此向我道歉。”

篝火在这时噼啪炸出轻微的火声。

旅人这才发觉,虽说沙漠之国的人五官深邃,但是他面前的埃及人犹是如此。

少年的眉目像是刀刻出的斜峰,此刻只是微微敛厉,聚出的威严与冷厉都足以令人畏惧。

可是埃及人的语气不假,可见他恼怒的对象并不是旅人。

两人因此沉默了一阵,终于埃及人开口,他闭了闭眼,眉宇消去厉色,复又继续与旅人交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嗯,”旅人肯定的点头,“我知道他们要去瓦迪纳特城,我要去把城之内君救出来!”

埃及人抬眼看他,直接就指出了最尖锐的地方,“敢带着奴隶穿越阿门特沙漠的走私队伍,人数一定不下百人,你没有胜机。”

旅人咬牙,“我知道,”他握紧了双手,“但是城之内君是我的同伴,我绝不能弃他而不顾!”

埃及人看了旅人一会,他的鹰从他的肩头飞下来,凑在他的手边让他抚摸。

“同伴吗……?”埃及人低喃了一句,闭了闭眼,向旅人微微垂首,“这份勇气值得钦佩。”

他如此评价道。

“……诶?”旅人愣然。

然而埃及人似乎在这一短暂的时间里做出了什么决断,他再次向火堆中丢了一块粪石,并且拍了拍手,再抬头时,他望着旅人,嘴角勾出了一丝兴味的弧度。

“也好,我的下一站要去马留提斯,瓦迪纳特城是必经之地。没有马匹,你很难穿过阿门特沙漠。我能带你去瓦迪纳特,愿意和我同行吗?”

这出乎旅人的意料,如果年轻的埃及人愿意帮忙,当真是解人燃眉之急。

“真……真的可以吗……?”旅人忙问,“有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回报你的……”

埃及人偏头,似是不屑,哼笑了一声,“不需要。”

“至少——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亚图姆,”埃及人回答,“我的名字是亚图姆,你呢?”

“游戏,”旅人告诉他,“我叫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