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普拉纳旅行者|普拉纳猎手之王|穿梭在不同次元里的aibo玩游戏一定可以玩到爽吧|游戏王当之无愧啊☆

www终于可以开始写这个脑洞w

普拉纳旅行者系列

<普拉纳猎手之王>

——这是个多王一表的世界√

眼界放在了次元领域上的aibo表示:次元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写写这个设定

☆首先是字数很多的脑洞介绍

☆但是其实就算看完剧场版我还是不懂普拉纳到底是什么。。。

☆所以这篇其实就是满嘴跑回车,我只是想看多王一表们谈恋爱的情况下王们相处的和谐和相处的不好的状况【摇头

☆介绍后面是正文w不想看字数很多又啰嗦的介绍的话可以直接往下滑啦////w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首先这是个坑,以后长篇万一要是连载完了我就写这篇x

普拉纳旅行者,剧场版里感觉夏迪好像穿梭在不同的次元里一样,想了想,如果aibo也可以呢?

普拉纳猎手之王是这个系列的一部的感觉,这个脑洞的初始的一部,大背景是aibo成年之后,依照着和希老师给出的那个结局的话,aibo开始向游戏王的称号开始前进www想了想他以前好像还提过游戏岛的设定www所以这个故事的前提就是下面这样的w

游戏之岛:成年后的aibo挑战了世界的游戏界,像当年他爷爷双六一样君临了游戏界成为了游戏王,不过aibo太年轻了很早就刷完了自己世界的副本,正好觉得没有目标前进觉得迷茫的时候,他常年不见的父亲给他发出了邀请,邀请他去一座游戏之岛参与新的挑战,aibo就觉得很有意思就去了,去了以后才发现一些家族的故事,aibo的父亲给aibo设计的这座游戏岛非常的特别,地球人玩不了w只有身为普拉纳的人才有玩耍的资格,aibo后面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也是普拉纳【这样有遗传性就觉得好有意思【为了参加岛上的游戏挑战他就去觉醒力量了【因为是普拉纳中能够拼出千年积木的特殊存在,aibo没有像蓝神他们那样是被夏迪赐予了力量而是自行觉醒了普拉纳的力量【觉醒之后就可以打游戏之岛的aibo发现他以前接触的游戏世界只是沧海一粟,他父亲为他设计的游戏岛集合了普拉纳的特质,同时一个人单挑是不行的,被父亲要求说必须要找一个力量强大的队友的aibo就现学现用利用普拉纳的力量跑去了三千年前,把三千年前的王拉了过来两个人愉快的打起了游戏之岛的副本【后来通关了【过程中也和三千年前的王结下了深厚的情宜w结束之aibo就把王送回去了,他自己则是开始向跟广阔的次元游戏开始发出挑战w

而后开始挑战次元游戏的aibo发现原来次元游戏的世界里人更多了www他大概只能算是个萌新w但是是很厉害的萌新,于是aibo挑战次元游戏之余,穿梭在了不同的次元中成为了普拉纳旅行者,他还经常觉得一个人玩好寂寞寂寞的时候就去找古埃及的王过来搭伙打游戏,所以三千年前的法老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两天【赛特都气死了法老王整天不务正业hhhhhh

普拉纳猎手之王:随着aibo的力量逐渐增强,他就能够见到身处高次元的神样王啦www高难度的游戏挑战里神样王有时会出手相助,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了普拉纳猎手之王这一部

诶那不用说普拉纳猎手之王是存在于不同次元的另一个王样,这个王样是真黑,专门以猎捕普拉纳剥夺他们的力量为目的,当然普拉纳猎手不止王样一个,既然有普拉纳,那自然就有普拉纳猎手,aibo之所以以前没遇上是因为他被身为普拉纳猎手之王的黑王样锁定成为猎物了w【当然其实虽然是猎手之王,黑王也只是黑,他人又不坏x捡到aibo的kc员工卡就追到aibo的次元跑去找aibo谈恋爱去了,把另外两个王气死了w

这篇文就是普拉纳猎手之王里其中的一点片段w

☆大概背景介绍就那么多吧,一般来说,脑洞说完就等于写完了一部文,太棒了我这个坑填完了我好棒棒【闭嘴


 





 

古老的决斗仪式场上因为刚刚激烈卓绝的危险游戏震出的迷人视野的烟尘填充盖满。

看不清玩家双方的次元决斗场上,显示着双方玩家lifepoint的生命值文框在陷阱引发的炸裂听觉的爆烈声中千钧一发的双双同时清零。

归零带来的清脆声音掷地有声,随着这样昭示着平局的响动落下的瞬间,决斗场上由于爆炸引起的烟幕也逐渐消散。

对面的场上已然空无一物。

那人暗红危险的双瞳相当安静的轻轻眯了起来。

锐利冷酷的视线下,连带着瞳孔都能透出森冷寒意的瞳刃线条开始酝酿出一种玩味的弑杀欲念。

他手中尚且持有一张力量可怖的卡片,但是男人不甚在意,他垂落的手掌手指随性的松了开来,被他持在手中的卡片并没有随着他的动作飘落下地,而是化作了虚幻的光层消失在了他的指尖。

拥有一双阴暗红瞳的玩家抬脚开始向对面走去。

即使对面的对战者早已离去,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也并不妨碍他的脚步。

因为在烟尘弥漫消散的场地上,变化的光影让他留意到了一些细微难察的隐秘线索。

这个浑身气息危险冰冷的人在原本是属于对面那个玩家的场地上半跪了下来。

他修长的白皙指尖触碰上上了地面那一张薄薄的残留物。

那是一张包含了高密度集成芯片的身份卡。

男人捡起了它,他站起了身,暗红色的双眼却没有从那张卡上移开。

决斗场上的烟尘终于消散了干净。

在呈现出一种明亮金色的发丝的遮掩下,那人削锋冷厉的唇线微微勾起了一个兴奋可怖的弧度。

那周身宛如一坛深不可测的深水的森冷气息被骤然激起了烈度炙火灼烧出了一种追寻极限刺激的剧烈波澜,男人甚至低声笑出了声,被极度的寒冷压制出的丝丝缕缕令人遍体生凉的笑意里,这位次元世界中的普拉纳猎手之王慢条斯理的轻声念出了那张身份卡上被他注意到的名字。

“游戏……武藤游戏吗……?”

下一刻他抬起了头,手上刻有KC标志的卡片随着他的动作也化为了光幕消失在了他的指尖,男人暗红色的眼瞳抬了起来,他的目光灼灼炽烈的看向了前方,那双宛如在猎杀猎物潜藏在隐秘处的猎豹一般的视线仿佛追随着那个早早离开了决斗场的人,不死不休的纠缠去了对方自身所属的时代。

“决定了……”

他慢条斯理的轻声自语道。

“下一个猎物,就是你了。”

 

 

玄妙神秘的古老星辉坠下的明亮金光悠然的自三千年前的古老埃及星海浩荡的天空直直坠落下来。

坐落在上埃及尼罗河弯中的王城底比斯,位于王城中央的王宫内,法老寝宫连接着的宽阔天台骤然被这道坠落此世的明耀金光在瞬间点亮。

沉睡在寝宫中的古老埃及王平躺在床铺上露出的侧颊被光芒点出了俊美坚毅的线条。

还是一副少年的样子,但是在那道短暂的金光快要消散的时刻,古老国家的年少的国王无声无息的睁开了那一双艳丽的绯红双瞳。

 

 

他利落的翻身下了床。

赤裸着的上身来不及披上外衣,时处洪水季的埃及还很炎热,连夜晚也是。

国王赤着脚,大步流星的向天台走去。

闪烁在大地上的碎美星光在夜晚隐隐勾勒出了这位罕见的访客到来的身影。

那个落在埃及少年王的天台上的人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坠落姿态,这位访客的一只手扶在曲起的膝间,略微急促的呼吸显得这个人似乎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汗淋漓的紧张赛跑。

法老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作为访客的青年紧绷的神经大概还没有松懈,保持着极度敏锐的状态,他立刻因为前来的脚步声抬头,星光下一双剔透明亮的紫瞳直直的就对上了已经来到他面前的国王的双眼。

“……亚图姆?”

青年不太确定,他清俊的细眉皱了起来,眉宇间还残留着漫射星辉的细腻汗水。

“你是哪个时代的亚图姆?”

站在他面前的少年王面色相当冷静的看着他。

法老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等着青年缓和下呼吸。

然后他开口,低沉的声音夹带着安抚人心不属于他稚嫩年纪的成熟。

“我是你曾经拜访过的时代的亚图姆,那个曾经和你结伴一同挑战过游戏之岛与次元游戏的人。”

青年在那一瞬瞳色一松,下一刻,一种放宽心的轻松神色就暴露在那张清秀的面容上,青年一手捂着到现在还砰砰跳的心口,大大松了口气的样子就像个小孩子似得。

“唔啊~~~~~~~太好了得救啦!”

年轻的国王则在他仿佛度过了修罗场一样的感叹身里动作轻和的在青年面前半跪了下来。

“游戏?”

他有些困惑,同时也面露担心的轻声道。

“怎么了?你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这位穿梭来了三千年前古老埃及的普拉纳伸出双手一把按住了少年王的肩头。

“……?”

“呜呜呜呜——另一个我,你不知道——另一个次元的你真的好可怕啊好可怕!!!!”

“……诶?”

 

 

“所以?您又收留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留宿了?王,我向您谏言了多少次了——这样可疑的家伙,万一对您——”

“赛特。”

不急不慢的冷静声音一下便止住了手持千年锡杖的大神官语调严肃的抗议。

亚图姆看了赛特一眼,随后他将目光继续移到了现在正霸占着他的床安心熟睡的青年。

“游戏不是可疑的人,他是值得我交付性命的可靠同伴。”

然而年轻的神官显然对此嗤之以鼻。

不过虽说如此,他还是前来向法老回复了国王在今早刚刚授予他的使命。

“神殿那边没有什么问题,您想带他去的话随时都可以。”

 

 

底比斯辉煌庄严的阿蒙神庙的主殿外,埃及年轻的国王正向后依靠着主殿大门外的石柱。

他闭着双眼,浅褐色的臂上闪烁着华贵的金色手环,此刻正抱于胸前。

身为一国之王,此刻却屈尊降贵的担任起了看门士兵的职责。

不过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

 

 

“普拉纳……猎手……?”

宏伟壮阔的阿蒙神殿的主殿内,毫无尊肃感的异域青年此刻正双手叉在衣袋内依靠在神坛边缘,他目光有些疑惑的偏头看向了身边神坛内不断燃烧着的美丽金焰,那些好像是所有的纯粹汇聚出的明亮烈火时不时仿佛拥有生命一样的晃动着,青年看着那簇火焰,好像它们拥有意识,甚至会说话。

【啊,是存在着的。在次元领域里,专门以狩猎普拉纳们为目的,剥夺他们能力的存在。】

“……另一个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青年微微鼓起了脸庞,他嘟了嘟嘴,似乎身处高次元英灵座的半身给出的答案让他相当为难不高兴。

【伙伴,不管你相不相信,那就是事实。】

神明的声音很冷静,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这让青年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好像从他们可以对话以来,高次元的那位半身就一直是这样的语调,波澜平定的,没有什么能引起其上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好吧。”

游戏微微叹了口气。

“但是我果然还是……我很担心啊,因为那个次元里的你,总让我——”

【那种以猎捕他人能力为乐的家伙无论经历过什么导致变成那副样子,也不值得人去同情吧。】

“……”

游戏觉得自己有些说不上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但是一想到自己刚刚经历的那场极度危险以双方性命为赌博的次元游戏——对面那个人身上,总让他感受到一种——

……一种堵在心口郁积在一起的,说不出的难过。

【别太在意了,伙伴。过几天,等你休息好,我会送你回去的。】

游戏有些慢吞吞的眨了眨眼。

然后他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孩子般朝气明健的笑了起来。

“不用啦,我自己回去,经过的次元里还有我没见过的游戏玩家,我想——”

【不。】

神坛里的金耀明焰翻滚了一下,就好像身处高次元的神明摇了摇头。

【我送你,我会亲自送你回去。】

 

 


评论(14)
热度(57)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