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要这件黄色的衬衫,还是要那件黑色的衬衫?|The Best Black One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要这件黄色的衬衫,还是要那件黑色的衬衫?

暗×表,男孩子们选衣日的日常☆

钝感王实在是很棒☆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要这件黄色的衬衫,还是要那件黑色的衬衫?”

甜美可爱的售台小姐姐微笑很标致,服务很周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那只向顾客指示衬衫并直的手掌如此温柔可人的询问道。

不过其实都是同款款式的衬衫。

“嗯~~~~~~~~~~”

被询问的客人抱起了双手,甚至皱起了一双俊挺的眉目。

“到底要选哪一件——真是让人为难啊!”

话如其声,年轻的顾客当真为难的闭起了一双狭长深邃的紫色双瞳。

“好吧——”

这位头发上扬翘起三根嚣张金发的小客人睁开了双眼,某种意义上堪数野兽一样精准的直觉让他得意倨傲的露出了仿佛翻中了关键卡时被胜利女神常伴的完胜笑容。

年少的初代决斗王松开了抱在胸前的双手,各单位注意了,他要神抽了——

“决定了!就是这件了!”

 

 

 

 

其实事情的起源还是平淡正常的。

今天童实野町秋高气爽,和平安康。东南风一至二级,最高气温二十三度,晴转多云,是个适合打牌,逛街,谈恋爱的好日子。

大概也是——

“嗯……不大妙啊——”

——武藤游戏君夏秋季度的选衣日。

“怎么了吗,伙伴?”

眼见一大早起来就开始翻箱倒柜,时近中午才终于从衣柜中钻出来了的瘦小高中生,古老的少年亡魂出于人道主义的关爱态度便自常日里居住的黄金积木中现了身。

其实他在积木里也能得知外界的一切并且与游戏交流,但是现在那个金贵的锥形积木被床上一堆欢快地玩起了叠罗汉的衣服们压在了最底下,如果他闷在积木里说话,就好像是一堆衣服在和游戏说话,那样总让人觉得怪怪的。

另一个游戏挑了挑眉。

——好吧,其实他只是想看着游戏的眼睛说话。

“唔……”

大抵是问到了苦处。

另一个游戏如此下了结论。

游戏如他所料的叹了一口气。

“周末要和大家一起去游乐园。”

鼓起了一边脸颊的男孩子顺手捞起了一件款式早已很落伍的外套。

他晃了晃手上的衣服,然后抬起大眼睛瞄了眼现在和他一样一身星星图案居家装的少年王。

“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衣服——”

对面国王默默扬起的眼梢让游戏暂停下了话。

“……游乐园?你又要约会了吗?”

少年王那双狭长的紫色双瞳中,因为莫名的警惕而突然锐亮起来的眸仁让游戏脑后降了一层冷汗。

“你在紧张些什么啦这次不是和杏子只是大家一起去玩而已啦!!!”

——不过其实游戏感觉自己的话语大概没有什么安慰力。

毕竟前科赤裸裸的摆在那里,少年王的眉宇间此刻一般人看不出的小委屈倒显得非常有道理了。

这让被千年积木选中的少年苦恼的揉起了自己的后脑。

“衣服不合适的话,去买不就好了?”

眨了眨眼睛无声的把自己眼中刻意显露出的小情绪下了架,换上了眼中一如既往地雷厉风行有效率的锐利,穿着居家服的少年王拍了拍游戏丢了一床的各季衣服非常有行动力的站起了身。

“走吧,伙伴,我陪你去。”

 

 

 

 

话虽这么说——

看着站在镜子前等着身上的黄色衬衫一脸如临大敌的游戏,无名的少年王在游戏背对着的地方侧过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行啊,这家伙的品味果然……

不等另一个游戏出声勇敢的谏言,一旁导购的小姐姐就已经一眼看清了现实。

“小、小弟弟——这件不是很适合……要不要试试这个呢?”

少年王凉凉的瞥了一眼导购员手里的童装在瞥了瞥导购员。

——算了吧你的品味比伙伴更差。

深深觉得如果自己再继续一旁观战只做解说大概游戏就要空手而归了,怎么说也是白日难遇的选衣日,这么想着的少年王非常义气的决定提供场外援助。

试衣镜前更换衣物的少年在导购小姐姐的面前明目张胆的换了一个气势。

额侧的金发不知何时翘了起来的矮个子少年偏过了头,他无声的看了身边的导购员一眼,大抵是神色太冷了不好接触,女性导购员的话有点犹豫踌躇不好开口了。

“不用了。”

略微低沉的声音解了围,面前的少年对着镜子稍稍调整了一下被游戏扣紧的衬衫衣扣。

“不好意思,请问试衣间在哪?”

 

 

 

 

自家伙伴作为游戏搭档,无论是能力、战力还是助力,那可都是没得说的。

用决斗者的话来说,大抵就是宛如胜利女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一旦牵扯到穿衣搭物进军时尚界的时候——

那可真是——

“必须得要慢慢调教。”

心里默默念过了这句意义蛮危险的话,少年王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飘在他身边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在试衣间里脱光了上衣不懂他想干什么的自家半身,少年王随手相当酷炫狂霸拽的把手里刚刚脱下的校服里的黑背心直接丢在了试衣间的小沙发上。

“看好了,伙伴。”

赤裸着在不同的灵魂掌控下连往日瘦弱的腰腹都显得精壮了些的身躯,另一个游戏手臂一撑将那件颜色颇为鲜亮的明黄色衬衫贴身衣衫带风的穿上了身。

“这样颜色的衣服里面不用再穿那件了。”

一边整理衬衫扣子一边手把手直接魂操的言传身教,暗游戏冲游戏一副为人师表的倨傲神色扬起了下巴。

“还有。”

话音刚刚落下,少年王卷起了衬衫衣袖的结实手臂便停下了扣扣子的双手。

手指的位置,刚刚好停在了衬衫顺数第二颗扣子的高度。

再往上被明暗光影打上了一层堪称诱人的绝对领域的胸口连带着锁骨都张扬的随着敞开的领口暴露在空气中,这种也有点太大胆不保守的穿法(后来被少年王纠正说这才是时尚)让一直安静乖巧的自愿被调教的游戏看的都微微红了脸。

眯了眯眼看着狭小的试衣间里有意移开了目光的自家伙伴,少年王对待上课走神不好好听课的学生可是真是严厉的毫不客气。

“喂,伙伴,好好看明白。”

直接伸出手食指指节勾着游戏的下颌把人半强迫性的修正了目光,这下整张俊脸都被另一个游戏掰了过来的游戏君躲也没法躲,大大的紫色眼睛里避无可避的就把面前明明白白就是在甩流氓的某个少年王展现出来的黄暴场面看了个遍。

不过那瞬间爆红的白皙脸颊还来得及让少年王搞清楚游戏害羞的缘由——

“啧。”

手上骤然消失的触感让身为时尚界小老师的年轻法老轻啧了一句。

“逃走了吗——”

弯身捡起装有碎银子的校服外套向身后一搭,另一个游戏微偏着脸庞颇为不满的小声愤慨了一句。

“这种程度就害羞的话——”

试衣间的门一带,归为安静的密闭小隔间中几乎都能听清外面传来的属于其他顾客的小声惊叹声。

“你这个家伙以后还怎么追杏子啊?”

 

 

 

 

倒是无可否认另一个他相当会穿衣搭物。

手中拎着今天选衣日的战果在回家的路上琢磨着要不要去享受点汉堡的游戏在心中回忆起试衣间里被半身浑身强大的荷尔蒙气场霸凌到满脸通红的凄惨境地,他倒是很公正客观的评论起了少年王在某方面令人不得不服气的天赋技能。

不过——

游戏轻声笑了起来,傍晚暖阳下行走在热闹街市区的少年笑的有点无奈,又有点放纵的宠爱。

“不过其实,那件衣服并不适合我啦。”

明黄色其实并不适合他,太过艳丽耀眼了,他并不是那个周身浸着太阳光辉般夺目的古老王魂。

“但是也挺好的,另一个我看起来蛮喜欢。”

原本买完衬衫少年王还是一副隐隐约约意犹未尽的样子,游戏数了数自己还剩下的零花钱后,顿时暴起的危机感让他迅速的拖走了还想继续逛的另一个游戏。

——结果还是没有买到周末可以穿的衣服。

心里寻思着其实以前的衣服传出来也可以勉强应付,已经进了汉堡店坐在位置上等汉堡的游戏一手撑着自己的脸畔,一边在等待过程中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盛放衣物的纸袋想要再看一看那件明黄色的衬衫——

然而——

“啊,糟糕了!”

所见的东西让游戏小小的惊呼了一声随后站起了身就想离开汉堡店。

“怎么了?”

胸口的黄金积木发出了小幅度的瓮声震颤,因为不放心游戏突然波动起来的心绪便立刻出来的少年王关怀的温声问道。

原本还以为游戏遇上了什么危险,不过看起来还好。

放下心来后神色都柔软了许多,另一个游戏一把拉住了急急忙忙连汉堡都放弃等待的自家伙伴。

什么事情紧急到在游戏的心中会比汉堡都重要?

“啊——衬衫的颜色拿错了——我得——另一个我别拉我啦我要在商店下班前赶回去换掉——”

另一个游戏在游戏的解释声中眨了眨眼。

他反倒相当冷静了,不但没有松手,还手上用力把游戏拉回了椅子上。

“不是黑色的那一件?”

“……诶?!”

 

 

 

 

“这位客人,请问您是要这件黄色的衬衫,还是要那件黑色的衬衫?”

站在柜台前的俊美少年勾着浸满了无意识的溺爱的嘴角伸手翻了那件黑色衬衫的牌子。

“这件,那家伙不适合黄色的,黑色的他穿起来会更好看。”

 

 














PS:关于这些天激动于为什么王穿黄色的好看。。。

罪魁祸首还是彩色版漫画x

你们看↓


真的挺好看的,很鲜艳,老师说鲜艳的东西一般都有毒x











 

 

 

 


评论(19)
热度(7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