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平行世界线里搞事才有意思 | 这是个aibo与aibo的回合 | 对我就是来宣扬邪教的

搞事简介:
这就是个王弟抢了aibo回家当老婆结婚去了而王和暗游戏两人集体懵逼的故事。
我们的目标:
倾尽所有智慧帮助瑟瑟发抖的王们阻止这场毁灭世界的可怕婚礼的发生×【少年王们或系面临最大失败【你闭嘴
预警:
aibo与aibo!!!
aibo与aibo!!!
aibo与aibo!!!
灵感来源:
fateSN同人:镜中的王樣
广告插件:
剑凛百合真好吃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ps:

打tag不写tag你这个人是不是要搞事改改tag吧?

对不起我不要改,它就是为了撮合古代组而生的。

更新终了。

这一篇就是这样的故事,为什么我要打暗表tag,我觉得更新后文章的走向已经很明显了。我喜欢这个脑洞,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慢慢摸完它。








BROTHERS.ANOTHER

 

 

埃及戈壁的黄沙掩埋走了一切的声波。

世界在马蹄声消逝后归为了沉静。 

另一个游戏微微睁大了眼瞳,他顺着游戏睁大的纯净紫色瞳孔,向两人的正前方看去。

锋锐的深紫色调眸刃中,难得一见的闪现出了诧异惊愕的光芒。

马匹上的少年缰绳一甩,他策马超出与自己并马而立的同伴,两人身上黄金耀目的饰物在埃及干燥炎热的风沙发出了清冽琳琅的脆响。 

那个少年与游戏如出一辙的澄澈紫瞳中,正在太阳明艳的光辉下闪着饶有兴致的中意光彩。 

被驾驭的马匹前一刻还缓慢踱步。 

下一刻就在上前一步的同时间,马匹上的少年动作干脆迅猛的近乎有些粗暴,他在马背上看似随性的直接俯身弯腰,下一瞬间便身形矫健的宛如猎豹一般在另一个游戏眼前一把攥紧了游戏赤裸白皙的手臂,烈马扬蹄的嘶鸣声中,暗游戏还来不及伸出手,游戏就惊呼着被那马上的少年扯紧手臂虏上了马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兄,我很中意这个家伙,带他先回王宫了!” 

“等等——等——你你你你放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个我救命啊——————!!!!” 

少年夹带了相当无力凄惨的哀叫淹没在风声里,除了飞跃起来的马蹄声,游戏在这个疯狂飞速的世界里只能听到那个和自己近乎相似到分毫不差半分的温和声音。

只是那声音掺了上扬的低磁霸道—— 

游戏身体一僵,他感觉自己被对方以一种手法相当轻佻的方式捏了一下屁股—— 

没错—— 

就是——

“喂,老实点。” 

光天化日之下把他虏上马的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语调因为愉悦好心情的不止一点

“呐,我很中意你,做我的人吧?异域的小可爱?”

“诶诶诶诶诶——————!!????”

混乱的黄沙搅起的是刚刚事件突发的一片风卷残云。

炙热的国度特有的炎热寂静很快就使古老埃及戈壁荒滩重回方才时间仿佛停歇的凝固氛围。

被留下的马匹上的少年身后的侍从所驾驭的烈马发出了一阵不安的嘶唔。

微弱的声响打破了空气中维系微妙的平衡。

干烈的微风呼啸而过,擦过马匹上的少年偏过身安静远望遥去烟尘的侧脸,他耳侧太阳流金般的金色发丝正在风中游曵出漫不经心的波纹。

“伙伴——!!”

焦躁急切的呼唤传入耳中,扯开了埃及的少年王不作声息的沉默态度。

鬃毛鲜亮的马匹嘶叫一声,国王跨坐的马匹被操纵着向前堪堪跨出一步,将将好专做针对的拦住了另一个游戏就要追着自己的同伴冲出去宛如离弦利箭般的紧绷身体。

“——让开!!”

同伴渐远已经无法听到的呼唤与担忧让异域的另一个少年变得异常暴躁,锐利的紫瞳磨射出了危险的悍烈,另一个游戏无畏妄视了面前马上的少年王堪与星月比肩的无上尊贵。

他像一头捍卫宝物的狮子,向埃及的法老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极具攻击性的锐齿獠牙。

马匹上红色眼瞳的少年王瞥了一眼此刻伫立在沙土地面仰头瞪视他的人。

不一样的瞳色,却是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狭长眼瞳彼此直接对望了上。

国王自方才开始就是一种漫不经心不作声色的默然态度,他自异域的少年紫色的眼睛上移开了目光,法老扯动了一下手中的缰绳,他看着自己胞弟刚刚离去的方向,微抿着的唇齿此刻才愿意吐出简短的词汇。

“你的同伴并非身处险境。”

“你开什么玩笑!伙伴他明明是被——”

另一个游戏暴躁的回语在国王再次回过头来看他的时刻停顿住了。

四目再次相对,一些自灵魂中明了的东西正在渐趋浮上水面。

“……同样的……”

他充沛了怒火的嘶吼换成了恍然的自喃低语。

“灵魂吧……?”

法老闭了闭眼睛,仿佛同一个人语出同词,国王默契的接过了对方停顿犹豫的话。

或许方才掳走了游戏的那个少年和游戏,那两个人彼此对望的时刻,发生的也是同样的——此刻两个少年王的灵魂同时察觉到的事。

“他总是要比朕敏锐许多。”

好似感慨的轻声低语,在黄沙磨砺出的风声里,听着好像无奈怅然的叹息。

“你当真能肯定伙伴不会被逼迫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吗?”

另一个游戏皱了皱眉头,游戏不在他的视线之内,他本能的担忧对方无法真的放下心来。

“……”

法老没有作答。

他做了个手势,身后跟随的侍从会意的牵来了一匹无载的马匹。

“你会骑马吧。”

平淡的声音听不出法老的情感,那双阳光下格外明艳的红瞳凝视着自己灵魂的另外一种奇装异服不同时代的奇妙姿态,国王所问并非所问,他知道回答,他只想确认他的直觉。

另一个游戏敛紧了眉宇间利落的线条,他点了点头。

“会。”

低沉的声音回以了同样平淡的声音,但是与过往不同,也许周围令人难忍的高温作祟,另一个游戏压抑的声音总是透着一股无名的火气。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冲少年王嘶声补充道。

“我只想确认我同伴的安危。”

少年王攥着缰绳的手掌突兀的顿了顿。

国王眉间的线条皱出了一种纠结复杂的弧度,他看着暗游戏的紫色眼睛,这很不可思议,但是他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就像他知道自己因此衍生的猜测是什么一样自然而然。

法老看着另一个游戏的神情有些奇怪,国王面部坚毅冷淡的线条似乎有点微妙,又有点想笑。他大概觉得面前的少年某种意义上在犯糊涂,但是他又觉得糊涂犯的理所当然,他完全能够理解。

琢磨自己的思绪并被自己要求回答,这倒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微张的唇畔简单的起合,法老的声音倒是依旧维系着冷淡的平静。

“朕的弟弟不会对那个少年做什么的。”

似乎这么解释太模糊了,他也从对方的脸上和自己的心里感到了答语无法令人信服。

于是法老冷静的继续解释,他一点都不慌乱。

“王弟喜欢的是身姿丰饶的美艳女性,他不曾宠幸过男童,你可以放心。”

埃及年少的国王眨了眨眼,他的语气听不出什么,很平稳,所以他通人性的马匹很贴心,白色的骏马挺起了前蹄与胸脯,将法老潜藏在平静下的自信满满表达的淋漓尽致。

另一个游戏抽了抽眼角。

他无声地拉过了曾经作为埃及国王的自己馈赠的交通工具。

扯紧缰绳,翻身上马。

虽说同一个灵魂,自己就是自己——

他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那副自信的模样真是蛮欠揍的。

国王回程的队伍行进速度比不上好武的埃及王弟那般疯狂飙马时令人瞠目结舌的风驰电掣。

等到王宫的大门为王开启,另一个游戏攥着缰绳跟在法老身后回到这座记忆中的底比斯王城中时,埃及清艳的阳光已经堪堪西坠了。

异域的少年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求埃及的法老把自己的同伴交出来,或者说,让两个人见面。

自己要求自己做事情,总觉得很奇怪。

路上签完了侍从送来的一份文件的法老与异时空的自己对望的同时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如此想到。

不过自我要求一般都是优先处理的事情吧?

换位思考,自己的胞弟要是被什么来路不明的少年掳走还被做出了那么暧昧危险的发言,自己暴躁的样子大概比面前的异域少年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法老在带路的过程中漫不经心的又想到往日里练武场上即使是身体体魄最强健的战士看到自己弟弟都会瑟缩拒绝比试的样子——

……谁要是能把自己那样的弟弟拐跑了,那也真是具有相当厉害才能的人了呢。

当然法老前一刻,在没有踏入自家胞弟的宫殿前的确是这么自满骄傲的想着的。

但是当他即将步入内庭时,凉爽的殿宇内传来的愉悦投脾气的说笑声莫名的让埃及的法老心中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大概是那样一种——

有点出乎意料的看了身旁另一个游戏一眼,对方额角青筋直爆一直憋着的一股火气终于成功嘲讽了法老的莫名自信与某方面奇怪的钝感。

——一种,宝物被窥视即将被夺走的危机感。

暗游戏看着红眼睛的自己眼角终于也开始和自己一样抽动起来了的时候,为了憋下那股忍了一下午想要揍人的火气,他抱起了手臂偏过了脸。

——都这么迟钝了这个时候的自己到底哪来的自信啊?被偏爱的人当真有恃无恐吗。

于是在埃及王弟高台的殿宇上吹着凉风喝着果酒愉快的玩着塞内特的两个少年听到响动同时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彼此往日里总是镇静冷淡的同伴一副罕见的如临大敌杀进宫里来的场景。

“王兄!”

“另一个我!”

游戏和嘴角调着顽皮绿色小叶子的埃及王弟同时站起身,两个人充盈着紫色琥珀的双眼笑的都是一个弧度。

虽说自己的事情最优先,但是总有些比起自己更要优先处理的事。

某种意义上在现代待久了感情就比较早熟老练的另一个游戏非常果断的叛变了古时候迟钝感人的自己,他很没义气的丢下了此刻还不作声色的埃及法老,直接热切的冲游戏几步奔了过去。

“伙伴——”

相似白皙的手掌握上了游戏伸出的手,他在接触上游戏的那一刻感觉整个令人火大暴躁的吵闹世界瞬间就清净了。

心中不恼火了,灵魂也不会焦躁不安了,另一个游戏情感显露的伸出双手扶住了游戏的肩头,他看着笑起来的游戏,自家伙伴嘴角残余的淡红色果汁此刻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香甜的饮品。

他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凑过去亲吻。

但是他停下了。

那是莫名的直觉,在感受到身旁另一个埃及少年周身几乎无法让人感受到的寂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一件非常伤人心的事。

随即他又感受到了无法言明的火大。

因为此刻依旧沉默不语站在宫殿门口默声无息不做任何表示的埃及少年王。

“另一个我?”

重逢的喜悦被有所察觉的失落感压制下来,游戏看了看面前微微皱着眉头的另一个游戏,他本能的想要去看被半身掩在身后的法老,但是另一个游戏抬起手遮掩住了他的视角。

“你平安无事吗,伙伴?”

少年抬起的手掌,拇指轻轻拭去了游戏嘴角残存的果香。

游戏好心情的点头。

“嗯,完全没关系,虽然一开始被吓到了,但是这个世界的我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异域少年的话就像投入深塘的石块,在沉静无声中卷起了水面的层层波澜。

另一个游戏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或许因为和游戏在一起久了,他能很自然的察觉到人心的颤动与那些细微的黯然。

他从这个世界的游戏身上感受到了这些,那个此刻与门口的法老对视着,没有人上前来询问拥抱的游戏,另一个游戏从他的身上感到了一股被压抑的,极为微弱的无奈与孤独。

只是——

“是吗,能够让你满意的话,同样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那些孤独被对方安静的扫开了。

埃及的王弟轻轻笑了起来,他被沙漠中的国家磨砺出的英俊容颜有着在现代生活的游戏没有的凌厉刚强,浅褐色的肤色下柔韧流畅的肌肉线条让他宛如一头慵懒安静的雄狮。

他笑起来也很温柔,和游戏一样的,本性的温柔。

只是那些只存在于他的笑容中。

埃及的王弟不曾等待他的兄弟走上前来。

他做出的行为是自己利落的上前一步。

那个少年伸出来的手让另一个游戏莫名的顿下了动作,同一个人,同一种情况下,埃及的王弟再次将游戏从他身边当着面带了走。

他没有阻止,因为游戏在离开前轻轻拍了拍他。

那是自己与自己的默契不同,另一个游戏抱起了双手,他觉得他对剩下的事情感到心安了。

“王兄。”

埃及的王弟明朗柔和的磁性声音爽朗健气的朗声道。

“我决定了,我要让游戏永远陪伴在我身边。”

另一个游戏收回前言。

他放下了先前抱起的手臂,那一开始是一幅吃瓜群众围观好戏的姿态,但是他现在瞠目结舌了,几乎是用着和埃及法老一样瞠目结舌的表情看着此刻开心爽朗做着宣言的人。

不过另一个游戏是真瞠目结舌,他的表情有着少年人的鲜活。

而埃及的少年王则是在一瞬把震惊淹没在了宛如冰冷烈焰一样的红瞳中,他继续沉默着,对于自己弟弟惊人的宣言没有恼怒,更没有以一个国王,以一个长兄的姿态去反驳。

他只是气息安静着,安静的几乎让人不安。

国王用着平淡的近乎无动于衷的语气询问道。

“即是,你要选他做你宣誓缔结一生誓言的婚约者的意思吗?”

亚图姆的语气是王的语气。

所说之词亦是王之所言。

另一个游戏眼角继续抽动了起来。

他觉得这戏按照正常发展再继续下去简直要惨不忍睹了,于是他顿感绝望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现在明白游戏拍拍他的意思了。

老实说,他倒是不介意,反正来都来了,这个忙帮帮就帮帮吧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这样下去简直就是——

“是的,王兄。”

埃及的王弟很正式坦荡的回答着他的王。

“这是我希望的。”

——简直就是已经既定的BAD END结局了啊!!!

雪上加霜不出所料,另一个游戏在一片黑暗中听到过去的自己依旧冷静平淡的回答。

“既然是你希望的,朕即准许。婚约事宜由朕来办,把王宫护卫的工作交给马哈特,这几天你带着这个少年想去哪里游玩就去吧。”

说真的,seriously,本気?表达爱意不是这么个方式啊!

三千年后的法老无言的在内心中头一次如此感谢三千年后情感开放的现代制度。

 

 

 











喜欢吃着篇的诸位,补充就到这里了。其实这个脑洞古代组最后于死者的世界里获得HE的结局我已经写好了,但是怕被吞掉这里就不发了吧,后面你们不要再下拉了,下面是我特别生气一定要蹭热度说的一句买妈批。

你为什么要打暗表tag?不写tag打什么tag蹭热度吗?

我只想说一句,我既然不写tag,我打tag干什么?tag的作用在于明示文章cp走向,这就是我对于tag意义的理解。

蹭热度,这话说的话,我回去修改的,游戏王的tag的确不应该打,我认为严格说来那个tag还能算是蹭热度,但是暗表?暗表圈并不热,我蹭什么?我最生气的就是这句话,一直以来对待写作都是很严谨的态度,自以为问心无愧,翻翻我的文章,该打冷cp的tag,即使是王暗那么冷我都会好好打上,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说这句话的人怎么思考,处于维护圈子和平的态度,我理解,但是我感到很生气,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态度被侮辱了,所以下午写出来了这些后续,以表示我对于这种说法的极度生气。

再者,我知道洁癖党的cp厨应当被尊重,不希望在搜索tag的时候看到对家和奇怪的东西,应该被尊重,但是被尊重的时候,难道像我这种杂食党的cp厨就不该被尊重吗?我打tag的时候觉得应该尊重人,所以我写了预警,甚至直接在标题上明说了aibo与aibo,就是为了开头王弟掳走aibo的场景做预警,雷这个配对的人看到标题就不要点,你们还想要怎么样?一定要我把留下悬念的暗表主线设定全盘脱出才行吗?我尊重你们写预警打感叹号,但是这种行为在其他人看来则是,你写的不是暗表,你这写的是什么东西,你打什么暗表tag?

这样的我也懒得说了,文章我已经写到这个走向,再问我这个问题,我也只能说你们真厉害,萌自己的去吧,别来烦我。你们不喜欢,但是我的读者中切实有喜欢这些的人,为了你们一句你乱打tag给我改掉就改吗?不好意思,那些还不如一句【这个脑洞真带感,这个邪教我入了】这句话对我有意义。

另外,愤怒促进动力,对此,对那些抗议我乱打tag【你这个人乱打了还撒泼打滚振振有词不认错】的人说一句,这文是我写的,tag是我打的,不想看loft上有拉黑功能,谢谢。

另外感谢这些人变相催更了,我依旧喜爱这个脑洞。

56 45 /   / 暗表
评论(45)
热度(56)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