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How to Train Your Vampire to be Your Aibo|Lesson ①

How to Train Your Vampire to be Your Aibo☆lesson one

设定介绍:

这也是一个血族paro,aibo的回合。

大概是朝日的幼年棒与DM王的故事。

理解为幼驯染没毛病☆

从此王样多了一个课外补习班x

先把自己记得的私设写一写XD

aibo是个吸血鬼幼崽,虽然他大概活了一百多岁但是其实这个世界里吸血鬼都是反射弧绕地球一圈的天然呆。出生就被遗弃了没遇到王之前王很疑惑他是怎么活这么大的,最近几十年长了虫牙但是没人帮他看牙所以就一直饿着肚子,终于有一天在外面飞啊飞啊饿昏了就趴在了王样的天窗上成了一只废棒了,好在被王样捡回了家,治好了虫牙并且把他喂得饱饱的然后就像放走野生动物一样把他放生了。

当然被放生的aibo又跑回来了,调皮☆

没找到合适的诊所治好aibo的虫牙前,由于血族没法直接把血液作为食物直接吃下去,所以王都是以贫血为由带aibo去医院输血的☆

实践证明给aibo输不同的血会有不同的反应,比如输O性血的aibo就像人磕嗨了药,猫嗑嗨了猫薄荷一样☆【不要问我如果输了王样的血aibo会不会欲火焚身,我的回答是YESYESYES!!!【加粗表示肯定语气【你闭嘴

这里的aibo是以朝日棒为原型,他还没有长开所以很幼很软很可爱√

高中生王样年纪很小但是却是老司机,玩得一手欲擒故纵☆

结局就是aibo被王养的白白胖胖的,从此两人喜结连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over√

别名<幼年血嫁的驯养手册>。

题名源自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enjoying☆





How to Train Your Vampire to be Your Aibo


 

蒙蒙雨。

游戏店店门的内镶毛玻璃被马路上穿行过得汽车车灯穿透了一道模糊瞬逝的光。

这是一个降温,湿寒,空气清爽的夜晚。

拥有它,你能置身其中感受到秋雨,呵出呼气的白雾,与三下礼貌的叩门声。

说真的,有谁会在进正在开放而且门把上挂着OPEN木牌的游戏店的时候不选择直接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而是用像犯错误的小学生敲打班主任办公室的门一样的力量来叩门呢?

正在一边查看自己牌组一边依在柜台旁看店的店主大人微微扬起了眉头。

他放下了手中的牌。

在这个布满了毛茸茸细雨的夜晚,七点钟的道路上汽车车轮碾压过雨水汇聚的小水滩传来阵阵摩擦水分子的声音里。

身为高中生代替外出旅行的爷爷看店的代理店主大人推开游戏店门,在门口风铃发出的清脆爽快的响声中看着来人,他微微的睁大了自己冷静犀利的红瞳。

游戏屋暖呼呼的光泽透过蒙蒙雨,散漫成了一层白绒绒的水雾萦绕在了拥有紫色眼瞳的少年来客身上。

身材瘦小的少年抱着自己怀中装在袋子里一团柔软的白毛衣,天气渐凉,他在嘴边拢起双手,因为呵出温暖白雾而微张开的嘴巴里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小尖牙。

湿透的少年眨了眨眼,看着打开了店门站在门口的年少店主,他仰起头,毛毛雨把他的头发打的又湿又软,金色的额发卷曲着湿哒哒的伏贴在他耳畔,他像是一只淋湿了羽毛的幼小雏鹰。

开门的光晕里,游戏冲代理店主眨了眨眼,然后开心的把眼睛笑成了两道浓密的弯弧。

“我来还毛衣了,亚图姆君。”

 

 

桌上摆了热可可,咖啡色的热可可冒出的不是咖啡色的雾,而是白色的雾,这引发了游戏鲜活的好奇心。

看着趴在桌边兴奋地盯着马克杯与热可可看的少年,亚图姆默默地把马克杯推到了游戏面前并在心中的小本子里记下了一条:

比起血液,似乎更热爱热可可。

迫不及待的伸出了埋在新毛衣里的两只手掌扒住马克杯,又是亚图姆的毛衣,游戏的手臂没有毛衣主人的长,所以他把手掌缩在袖子里,毛衣的袖子因此曲折褶皱,似乎还绰绰有余。

看来是真的喜欢热可可,收获了热饮的少年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巴嘬饮。

亚图姆看着游戏因此露出的小小尖牙,他在心里的小本子上把刚刚记下的话用红笔画了加重符,并且新添备注:

非常热爱热可可,以后再来就用热可可招待。

“啊烫……”

心急喝不了热可可的游戏吐出冒起热气的舌头,开始皱起眉头苦了脸。

……PS:一定要放凉了再给他喝,吸血鬼都是猫舌头。

探究一种未知生物是一个严谨的科学过程,学习研究应该循序渐进,坚持不懈,积累新知识,打开世界新大门。

亚图姆结束了关于吸血鬼新物种每日一课的学习,合上了心中的笔记本,他拉开了游戏身边的椅子,和游戏一起坐在了家里的餐桌边。

“怎么回来了?是饿了吗?”

“没有。”

游戏把半张脸埋在马克杯里,他扑闪扑闪眨着眼睛看着亚图姆脖颈上的OK绷摇头小声的回答。

“我是来还毛衣的……”

原本就很小的声音因为亚图姆眯起的的眼睛扬起的眉头变得越来越心虚的轻薄没有重量,游戏小口的咕嘟咕嘟吹着热可可,尖牙磕在马克杯边沿,还很年幼的吸血鬼咬着马克杯的同时默默地戳了戳自己的食指,他躲闪着亚图姆的目光,老老实实改口坦白了来意。

“我、我想你了嘛……”

因为咬着杯沿语调就变得含含糊糊,年幼的吸血鬼缩起肩膀,因为被迫坦白从宽喜闻乐见的哭兮兮的以9.1版迅雷更新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红透了嫩白的耳朵尖。

 

 

说起游戏。

游戏是只吸血鬼。

一只虽然活了很久但是对于吸血鬼来说还非常年幼兑换为人类的年纪也就十岁出头的很乖很软很有礼貌的小小吸血鬼。

去除定于修饰词,简而言之就是——

吸血的。

亚图姆第一次与游戏相遇是在自家的阁楼上。并不是亚图姆想的,而是因为他的卧室在阁楼,阁楼有个斜顶窗——你能想象一下作为一个正常的高中生,突然有一天晚上打开卧室的门打算上床睡觉却在打开门的瞬间发现一只吸血鬼蜷趴在窗户上睡觉的场面有多吓人【狼血沸腾】吗?

好在我们的亚图姆君天生见怪不怪云淡风轻思想成熟战法犀利,他非常淡定的关上门走到斜窗下的的书桌前,没有忘记抱起了手臂,亚图姆眯着眼睛观察了那个大半夜趴在自己窗户上睡觉的神奇生物好半响,摸了摸下巴,他觉得目前最大的问题倒不是研究为什么自家窗户上蜷了一个小孩子,而是他该如何把对方从窗户外给弄进屋子里。

要知道他们家的阁楼的斜窗可是没法打开的。

 

 

搬了梯子爬上楼顶的亚图姆还真没有在深夜干过这么突发奇想的荒谬事情。

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看错了眼。

踩着头顶稍显脏滑的楼面,亚图姆找稳了着力点,在屋顶上高危作业依旧临危不惧,亚图姆在自己卧室房顶的斜窗边半跪了下来,前倾身体凑近了人,亚图姆伸出手摇了摇对方。

没反应。

“喂,振作一点。”

趴伏在斜窗上的少年身体蓦然抽动了一下。

“嗯……”

透着稚气的脸庞慢吞吞的朝亚图姆转了过来,晕乎乎的有着紫色眼睛的少年鼓起了腮帮,泪眼汪汪的瞅着亚图姆。

“饿……Q-Q”

蜷在天窗上的年幼吸血鬼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像是饿了好几天脏兮兮的奶猫儿。

 

 

“你是吸血鬼。”

“嗯。”

“你现在特别饿。”

“……嗯。”

“吸血鬼是吸血的吧。”

“…………嗯。”

挑起了眉梢,靠着墙抱着双臂的普通高中生看着畏畏缩缩团成小小一团并且霸占了自己的床的传说中才存在的吸血鬼,抛开对话单就生物气场与食物链的角度来说,亚图姆才比较像饿极了需要吸血的那一个。

饿的肚子咕噜噜直叫的游戏越发蜷紧了身体,被对面看上去比自己要大了好几岁的少年全身一种“我不信来正面吸我证明给我看”的强大气场逼迫着,小小的吸血鬼眼角红红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我做不到嘛……”

“……”

闭了闭眼放下了抱在胸前的双手,亚图姆习惯性的一手插进了腰间的口袋,他上前了几步,来到了游戏面前。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偏头似乎打定了主意,亚图姆抬起了没有插在口袋里的左手,修长的手指灵活撩人的扣在自己的喉结边“啪”的一声便将颈间的项圈挑开了舌口。

手中取下解开的项圈,敞领的睡衣露出了诱人的锁骨与喉结,少年人的肌理线条一气呵成流畅勾人。

“总之就是你快饿死了,这个问题我很明白了。所以现在只要吸血就可以了吧?”

当人类心血来潮捡了一只弱小落难的年幼动物回家并下定决心养它的时候,他们大概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于那只幼崽意味着什么。

亚图姆也不知道,他这句本源好意出口无心的宣言到底对于自己面前这只年幼的吸血鬼的意义是多么的惊心动魄影响非凡。

 

 

最怕空气中突然地安静。

游戏是说面前的这个人类少年的“来啊你快死了所以来正面吸我啊我就是要救你”的宣言的确霸气四溢帅的super☆special☆awosome,但是他说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啊——心理和身体都做不到的那一种。

这直接导致了亚图姆君线条漂亮勾人的脖子白白在空气中暴露了几秒,毫不畏惧尴尬的人类少年眨了一下眼,亚图姆的指尖慢慢的划过了自己脖子的颈动脉。

“不和胃口……?原来你还挑食的?”

被彻底误会的吸血鬼不知是气的小脸通红还是羞得小脸通红,总而言之就是白嫩嫩的小脸红扑扑的都快蒸出水蒸气了。

有苦难言而且有心理阴影的捂住了自己的半边脸,他才不是挑食呢!游戏心中如此愤愤委屈的想着的同时睁大了眼睛气恼的瞪了亚图姆一眼——他认为自己是用瞪的。现在面前的人类少年对他来说简直就像个香喷喷的超大特制汉堡——他最喜欢的一种人类食物没有之一。他觉得用一种不夸张的说法,亚图姆好吃到连皮下毛细血管中沉稳跳动的稀少血液都飘着最香的汉堡味儿。

“还是说你不愿意吸活人的血?”

默默的点了点头,游戏捂着自己的腮帮,这虽然也是理由之一但是并不是最主要的理由。

“你……作为吸血鬼来说还真是有够弱的啊。”

这对于一只吸血鬼来说真是莫大的打击,游戏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腮帮,一只手捂着自己饿的咕噜噜直叫的肚子,他真的快要饿死了,字面意义上,真正意义上的快饿死了,如果没有血液的哺育和摄入,他很快就将像被母亲遗弃的幼猫一样过早夭折。

虽然一直没有用语言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游戏的眼神和神情足以补充出丰富生动的答语,亚图姆低头想了想,然后他又上前了几步,他离游戏更近了,几乎面对面的,站立的亚图姆低头看着坐在床边的年幼吸血鬼,亚图姆突然有了想把游戏眼角的泪花擦拭走的冲动。

他们才刚见面,这种念想不是出于理智,也许来源于本能。

“按照一般电影和游戏里的情节设定的话,不愿意吸活人血的吸血鬼是因为不想杀人的缘故。我不会让你吸过量的,我可以制住你不会让你杀死我,这样就可以了吧?”

他面前的小吸血鬼紫色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心动的犹豫。

亚图姆是谈判的高手,他很能掌控心理与时机。

于是他在游戏动摇的时刻低下头,微微偏侧过头颅,他将自己曲线俊逸跳动着炙热血液的脖颈展现在了吸血鬼的眼前。

“来吧。”

低沉的男声压了下来,声带摩擦着气流吹拂过游戏的耳畔。

对于饥饿的吸血鬼来说,这将是无上的诱惑。

 

 

皮肤被尖牙啃咬的感觉十分微妙。

亚图姆垂着眼瞳,他的手掌覆着游戏的双肩,没有去看游戏是如何吸食血液的,他凭感觉觉得这只吸血鬼是真的真的非常年幼。

用作吸血的尖牙更像是刚出生的幼猫的乳牙,像是啃咬着过于吃力的硬质磨牙玩具,游戏的牙尖磕在他的脖颈,但是幼小的吸血鬼磕磕盼盼,犹犹豫豫,而且手忙脚乱生疏无措,他找不准位置,更对人类血管在哪缺乏常识,像只小猫似得咬了半晌都不得要领,游戏那边还在坚持不懈软软的啃着,亚图姆却在感觉有点颇觉怪异的同时在心中感慨了一句:

这年头的吸血鬼都是这种设定吗?

实在看不过眼,或者说被人啃着脖子就是软软的不敢咬下去简直像是被亲吻一样,亚图姆抬手按住了游戏的后脑把游戏往自己颈动脉的方向压了过去。

“这边。”

话语听不出来什么不耐烦,亚图姆君倒是真真的好脾气。

这下总没有障碍了吧……?

这么想着,亚图姆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等着即将到来的血液流逝的感觉。

然而——

“嘶……好痛啊QAQ”

“……”

饶是亚图姆脾气再好,这回也终于无可奈何的稍稍分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皱起了利眉困惑不解的看向了捂紧了腮帮苦着一张小脸的游戏。

“又怎么了?”

微微张开嘴呼痛的年幼吸血鬼惨兮兮的看着皱着眉头的亚图姆,他暴露在空气中的尖牙因为冷空气对光线的波折,好似都在微微颤抖。

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游戏作为血族里的小孩子,由于畏惧面前人类少年的淫威,他捂着已经立竿见影有点肿的腮帮,开始小声抽抽噎噎的解释。

“对不起亚图姆君……我好像长虫牙了……痛……Q-Q”

吸血鬼是依靠尖牙吸血的。

“……”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亚图姆非常行动派的翻开了心里的小记事本,开始第一次学习关于——

《How to Train Your Vampire to be Your Aibo》

第一章,第一节,第一课:

如何帮助你的年幼血族治好他的虫牙。

 

 

 

 

 

 

 

 

 

 

 

 

 

 

 

 

 

 

 

 

 

 

 

 

 

PS:敬请收看姊妹篇:《知乎paro|哪里有牙科诊所可以治疗吸血鬼的虫牙?服务态度好,医生不是很凶的那一种。》【网友们都很热心,大家纷纷给出了答案与体验感言,煞有介事的说的就像真的一样,aibo都信了【【【


评论(16)
热度(55)
  1. aibo小天使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