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Brothers☆|分享一只王宫里无法无天一言不合就揍人的禁卫军首领AIBO|反派不能轻易狗带

Brothers.Chapter two

这是个连载篇章

第一章地址戳这里→ Brothers.Chapter one

这篇是@待到水沧陌雨时的点文,阿沧一直想看王弟,今天终于抽出了时间写一写chapter one的后续w【我还是不会用艾特【苦笑

设定预警提要【一定要看☆:

原著埃及篇里如果有aibo前世的设定

王弟aibo☆

王宫禁卫军统领aibo☆

aibo武力值点满与智商点满,唯一糊涂的就是【王兄】,各种意义上都糊涂,嗯☆

高攻暴力健气正太,一言不合就揍人,热爱揍人,座右铭:打什么牌,是男人就用拳头决一胜负DA☆

大概在王宫里没人打得过他

剧情注释:

前一章是王与王弟aibo的初遇,这一章接上一章继续原著剧情,王样登基当天巴库拉夜袭底比斯,夜黑风高夜,杀人纵火时,原本要是没有王弟aibo在的话,他的计划还是比较顺利的,不过嘛——☆

我觉得要是继续这么发展反派大概就没有然后了,全剧终x

巴库拉你不可以这么轻易地狗带你要振作啊!

PS:其实巴库拉大爷在原著里武力值还是很高很耐疼的,这里一样是这个设定。。。不过就是,头天晚上他还没有在新手村练满级就去挑战大boss王弟aibo,所以就。。显得有点弱。。。

放心后面他会很强的!【拍胸脯

好关于注释交代就这么多吧,以上【:)




 

 

嘶野的夜风俘掠过埃及黄金堆砌的帝都。

野马狂蹄雷声鼓点一般砸在黄沙翻飞的地面。

黄金的精美棺木被马匹拖行在粗粝的沙土碎石之上,磕盼出的落魄裂口令死去的冰冷金属好不凄凉。

纵马飞驰嚣张呼喊的人银白色的发飞掠在肆流的空气之中。

火矢射向文明绚烂的百门之都。

烈火在这座繁华都市的一角迅速的蔓延开来。

盗贼的队伍在王都肆虐横行,撒野的马匹正践踏着王都的繁盛与和平。

“让开让开让开哈哈哈哈哈好好好都给本大爷让开——————!!!!!”

为首的银发盗贼霸行张狂,罪恶犯身,他独享其乐。

身后的死灵队伍是与他随行的静默死神,晦暗飘摇的阴涩黑暗被这队放纵着暴戾月血腥的人马扩散在所有经行之处。

火焰是地狱的狂欢。

罪恶是欢庆的祭典。

人群的哭喊奔逃是绝美的歌舞——

破坏!破坏!破坏吧——!!!!

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给我烧起来吧——!!!

银丝在月夜下飘散飞旋,半张脸刻写着粗狂刀痕的盗贼王高扯马头,奔扬的烈马嘶鸣在焰火废墟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游戏——”

他放声狂笑着勒紧了手中的缰绳,胯下的烈马为他所御,正放肆癫狂在底比斯繁华安宁的王都之中生生踏杀出了一条浸满仇恨与破坏的独行大道。

“——你给本大爷洗干净脖子等着了吗!?”

 

 

 

 

“站住!”

“从这里开始不准许你们再踏入一步!”

“你们以为这里什么地方——!”

“滚开滚开都给本大爷让开——!”

狂傲的盗贼王扯开缰绳,被他蛮横力道驾驭着的马匹从王宫的士兵头顶腾跃而过。

黄金的棺木被马匹拖行,在空中划出了沉重哀凉的残姿。

守卫王宫的卫兵手中的长矛来不及挥开,盗贼王后面身披黑色斗篷的死灵卫队就紧跟而来,挥下的刀刃是无声息的冰冷,在一瞬间就将招架的卫兵们屠戮在武器挥洒而过的寒光之中。

盗贼的首领仿佛无所畏惧,所向披靡,很快就要一路无阻的闯进王宫腹地——

空气中划过了撕裂缝隙的利矢之声。

盗贼王的烈马被缰绳狠狠扯起头部,扬起的马蹄在空中挣扎踢蹬,因为疾停的动作险些失了平衡。

红袍的盗贼王啧了一声,手中缰绳一扯,硬是将挣扎受惊的烈马驯服了下来。

马背颠簸,马蹄顿走。

风还来不及将他耳畔的银发抚慰平息,下一刻灰紫瞳仁在一瞬间缩小到极致——

无声无息,毫无征兆,夹杂着狠戾力道的破空利矢又一次凶狠袭来,这一次目标明确,角度刁钻,寒光闪现的箭矢直指盗贼团一马当先的年轻首领,干脆利落的要取对方性命。

身手矫捷的盗贼王在头颅即将被利矢射中的瞬间堪堪偏转躲避,划过风刃的箭矢险险划过他的脸侧,箭矢锋利的边沿在他脸颊擦过一道不浅的伤痕的同时,顺道撕扯下他耳畔边几缕银白色的发丝。

灰紫色的瞳孔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发丝被射穿划落的残影,他因此被激怒的一咬牙,目光还来不及锁定前方向他射下箭矢的行凶人,耳侧边就又响起了那宛如死神私语般的利箭的破空之声——

身后的左右两侧的两个死灵骑士在这箭矢的空啸声中应声滑落下马。

片刻的阻拦,不过分秒的停留,王宫之中的禁卫军便蜂拥而出,在盗贼王转头望向前方的瞬间将整支盗贼队伍团团围住。

不屑一顾的轻哼一声,张狂的年轻盗贼首领无所畏惧的轻挥缰绳,仿佛这将他围的水泄不通的正规军队不过是纸做的脆弱娃娃。

他想要驾驭着马匹直接杀出这个包围圈。

但烈马前蹄还未来得及迈开,包围着他的王宫卫队就主动让出了一个出口。

盗贼王的灰紫色瞳仁在夜色下晦暗的闪烁了一下。

那闪现出的人影是如此的熟悉——

“呦——国王大人啊,没想到这么早就——”

他截住了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

灰紫色的瞳仁盯着那从军队阴影处渐渐闪现出的人影,月光缥缈火光明灭的夜色下,他难以置信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被王宫的近卫军簇拥着的,手持强弓身着黄金战甲的劲瘦少年漫不经心的扬起头,一双锐利宛如淬炼打磨过得紫水晶一样的双瞳游曵着精光微眯审视着骑在马背上的年轻盗贼王。

少年飞扬起的细眉挑起了眼梢,眉目中都是一种利刃出鞘的强厉斗气。

夜风呼啸,吹散过盗贼王银白色的发丝,将少年深紫色的披风吹扬的猎猎作响。

“你是——你这个家伙——”

他因为面前的少年那双异于法老却又让他无比熟悉的紫色双眸震惊在那里。

“你——游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可——从没听说过——在三千年后的世界一次都没有——

为什么法老的记忆里会有武藤游戏的存在?!

作为禁军首领的少年几不可查的微皱起眉头,一双紫色的眼睛中瞳孔明光越发犀利的慑人。

少年身边的副官似乎在等着命令,只要少年动一动手指一声令下,周围的禁军就会如狼似虎将今晚胆敢闯入王宫纵火底比斯的狂徒碎尸万段。

然而少年扬起了手,做出了一个禁止行动的手势命令。

副官没有犹豫的就立刻遵循。

年轻的王弟目光停留在盗贼王身后的数十个死灵骑士身上,刚刚被他利矢射落的两个骑士已经缓缓站起,仿佛刚刚被利刃射穿的不是他们一般。

“魔物吗……?”

这么自言自语的轻喃了一句,少年的紫瞳长睫微垂,目光似乎在盗贼首领的右手腕上流连而过。

“哼——算了,本大爷也不管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游戏——”

马背上的盗贼王冷声哼笑,他扯了扯缰绳,慢悠悠的御着马向着少年的方向行了过去的同时开口,语气慵懒狂傲的甚至还夹带着盛气凌人的嘲弄。

“今晚可是无聊得很啊,没想到王宫的守卫都是废物,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既然第一个碰上你了,本大爷就先从你先开始下手好了。”

四周的禁卫军瞬间因为盗贼首领的话一阵被激怒的骚动。

下一刻却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为首的少年收回了自己扬起的手,他嘴角扬起的弧度颇有一股兴致盎然跃跃欲试的味道。

年轻的王弟缓步走出了禁卫军的圈子,几步站定后,他冲着那踏马而来的盗贼王再次挽弓搭箭。

“㖃哦——你以为那种过家家的东西能射中我吗?”

傲慢狂妄的高扬起头颅,盗贼王笑的一脸邪肆轻屑。

“真是个无礼的家伙。”

深紫色的披风随着少年的动作轻晃飘荡。

拉满了手中的强弓,身着黄金战甲的年轻王弟低笑,似乎是觉得有趣,那笑里甚至带着惯性的温和。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的游刃有余。

“到底能不能射中,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

 

 

 

 

爆发起的争斗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烈马哀吼出的嘶鸣声让盗贼首领一瞬间瞪大了双眼。

被少年射出的利箭一开始瞄准的就不是他。

而是他胯下的马匹。

颠倒跌落的视野中,他看到的是晃动的画面中少年那双冷静静默的紫色双瞳。

——以为射杀他的坐骑就能对付他了吗?!

身体在跌落的中途单手在马匹身上寻到了支撑点,年轻的盗贼王身体在空中翻转,眼看着下一刻就可以轻盈落地——

身着黄金战甲的少年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这边一箭射杀了盗贼首领的坐骑,那边就直接将手中的强弓随手一扔,年轻的王弟蕴满了爆发力的劲瘦身体刹那间冲向了在想要稳住身体的盗贼王,深紫色的披风在他急速的短暂冲刺中被带的划出了利落流畅的飘扬弧度——

前一刻所有人还没有看清王弟的动作。

下一刻他们就听到了盗贼首领吃痛的干呕声。

一拳趁着盗贼王无法还手的时候毫不留情的狠揍上对方的袒露的腹部,年少的王弟那看起来稍显削瘦的手臂好像弱无缚鸡之力,但从被揍的盗贼王跪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姿态来看,这一拳的力道或许要凶狠的胜过常人不知多少倍。

从少年射杀了马匹,到揍倒了嚣张狂傲的盗贼王,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或许时长不过数十秒,等到在场的禁卫军和盗贼王身后的死灵骑士反应过来,年少的王弟已经一手反扭过盗贼王的右手,将一时还爬不起来的盗贼首领压制在地面的同时,王弟的另一只手拉下了盗贼王右手宽松的衣袖。

隐藏于宽大红袍中的黄金决斗盘随着王弟的动作一瞬间暴露在了底比斯月光与灯火晃灭着的夜晚之中。

“果然是这样吗?”

“王弟——!”

“王弟!”

不出所料的低敛起细眉,无视于身后为了保护首领向自己袭击过来的死灵骑士和周围禁卫军的惊呼,年少的王弟镇静异常,甚至可以说是闲庭信步。他捏紧了盗贼王的手腕,一把将那套在盗贼首领手臂上的黄金决斗盘直接取下,不留一丝后患的甩手扔给了不远处的一位禁卫军人。

“拿好,那是——”

叮嘱士兵的话语还未说完——

变故横生。

超出了王弟的料想,死灵骑士并没有消失。

那些死神组成的骑士,并没有因为王弟取下盗贼王的黄金决斗盘化为乌有。

数十个死灵骑士在下一瞬间一拥而上,锋利的剑刃毫不留情的劈向了钳制着盗贼首领的年少王弟——

“王弟——!!!!”

 

 

 

 

 

血红的厉雷伴随着禁卫军的呼喊在年少的王弟周身暴风一般翻涌暴涨。

肃杀的艳红雷霆在那具劲瘦的身体周围开辟包裹出了一个绝对的领域,身着黄金战甲的少年紫瞳被艳红色歃血扇动,呈现出了一种妖艳的肃冷。

深紫色的披风在流雷翻卷的中心飘滚翻飞。

金色的战甲被洗褪出了耀目的黄金色泽。

浸润在死亡气息中的骑士们闪着寒光的剑刃被火红的流雷凶狠的逼退,与此同时,孕育了破灭摧毁之力的光芒仿佛散出了龙鸣嘶吼,王弟的一双紫瞳安静冷沉,他看着向他袭击过来却被他反制住的死灵骑士,眼瞳清紫色泽中的犀利流淌出了幻灭火光的锐色,手上钳制着被他一拳揍得动弹不得的盗贼首领,埃及年轻的王弟在龙吟长啸的淬火红雷中狠狠地敛下了细眉,眉梢飞扬进了黄金的发丝,那来自上位者的怒意带来的可怖威压感硬是震的四周人数众多的禁卫军全数绷直了身体浑身汗毛倒竖。

“黑暗中诞生的魔物也敢在王宫中放肆,给我滚回你们应去的地方!”

风暴一样的红色雷霆在王弟厉声呵斥的瞬间震出了撼动空间的强大力量,缥缈洪壮的龙鸣在流雷炸裂开来的瞬间响彻四周震动着人的灵魂。

夺目的艳红光芒中,所有的死灵骑士在象征着毁灭与破坏的红光中尽数灰飞烟灭,待到红光消散,便连一丝一缕的残相都不曾存留了。

王宫的士兵们尚在愣神。

年少的王弟则早已敛起了刚刚那股令人心生畏惧的怒意。

一双清透的紫瞳现在恍若无事一般安静沉稳的看着自己手下钳制着的盗贼王,王弟线条秀气的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他弯腰躬身一手提起了盗贼王红袍的衣领,另一只手毫不犹豫不由分说又一次一拳揍上了对方刚刚被自己爆击过得柔软腹部。

“唔——!!!”

还没从疼痛中缓过劲就有一次被凶狠的力道击中,蜷缩起身体的盗贼首领很想把心中那句【这弱鸡一样的家伙到底哪里来的这种怪力】咆哮出来,奈何他现在再怎么火大都只能眼前发黑的直哼哼。

——这是不科学的事情!

——他巴库拉怎么可能屈服于这个长得酷像武藤游戏的家伙不过两拳之下!!!

年轻的盗贼王尚且在心中这么垂死挣扎着。

但是下一刻,在他的头顶,年轻的王弟温温柔柔很是温沉淡然的声音不紧不慢甚至温和有礼的响了起来。

“刚刚那一拳,是因为你敢在我王兄登基的这一天在底比斯纵火。”

看来不仅声音好听——

“现在这一拳,是因为你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在王宫里放肆。”

——这位年轻的王弟殿下算账也意外的算的条理清晰不失毫厘不差千里。

“现在你还差我一拳。”

——不会吧——!!!

身着黄金战甲的年轻王弟笑的一脸温柔——

然后毫不犹豫的第三次一拳揍上了盗贼王被反复痛殴的可怜小腹。

“最后一拳,是因为我看你不爽,真是不好意思啊。”

——这家伙根本就TMD不是武藤游戏吧!!!

不过在年轻的盗贼首领被王弟的第三拳一拳揍出一老血的情况下,大概连在心中把这句话咆哮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评论(41)
热度(91)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