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亚图姆大魔王|一胜十负不可同日而语|十七岁的大魔王也是大魔王|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这条锦鲤ZTM帅

亚图姆大魔王

www这篇给是@FUN的点文【抱歉艾特好像不太会用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苦笑

aibo八岁的时候,大魔王十五岁☆

aibo十岁的时候,大魔王十七岁☆

年龄差真好【躺平☆

听说当着大魔王的面打赢了游戏的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这次玩的是很早很早以前日本乒乓神童来中国上海踢馆的梗啦www

决斗是DM动画里aibo对雷蓓卡的那一场w

祝FUN君食用愉快/////w

PS:美国冠军想谈个初恋也是不容易x

 
 
 

亚图姆大魔王

【决斗王一代目王样×决斗王二代目AIBO】


在盛产世界级决斗王们的日本国队里,流传着诸多传奇性的奇闻轶事。

今天要说的嘛,是二代目决斗王武藤游戏小时候的故事。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唔吵死了——”

一巴掌打翻了床头的闹钟。

城之内迷迷糊糊一万分的不情愿睁开了眼。

双休日还会响的闹钟是毁灭世界的罪魁祸首。

挠着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金发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的城之内一边不修边幅的撩开睡衣挠着肚子一边踢踏着拖鞋拉开宿舍门打算到对面住着两只海星的寝室去窜门。

推了推门,推不开。

“……嗯?”

上了锁,是推不开。

十四岁的像只金毛幼犬的城之内不满的瘪了嘴,又踢踏着拖鞋慢吞吞的溜达回了自己的寝室。

反正他那个招人烦的傲慢室友常年不在,一个寝室就他一人,爱怎么闹腾怎么闹腾。

坐在床边揉着头发发了会呆,爱热闹的金毛幼犬到底还是耐不住寂寞的戳开了手机。

自家心爱的妹妹永远是锁屏壁纸担当,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家的静香真可爱。

【人呢?】

简单敲了两个字发给对面寝室的大海星,小海星才十岁太小了双六老爷子不给配手机。

发完短信,城之内又踢踏着拖鞋拿了牙刷挤了牙膏去刷牙洗漱。

拿着牙刷刚戳到嘴里还没来得及进盥洗室,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嗡嗡震动了几下。

【训练场。】

简单利落的回信,就跟那人的风格一模一样。

【这么早?!∑(っ °Д °;)っ】

真不愧是大魔王——

又瘪了嘴,金毛幼犬在心里这么默默地槽了一句。

坐在床边晃着双腿等了一会,对方也没有回信,城之内把手机一丢,继续往嘴里戳着牙刷慢吞吞刷牙去了。

等他刷完牙洗完脸解决完人生大事再对着镜子嚎了一句“我城之内克也大爷今天也是帅的天怒人怨”并完成日常颜艺练习后再从盥洗室里出来,被他仍在床上的手机正因为又一次收到短信回信安静的发着光。

【游戏在和一个美国女孩打友谊赛,要来看吗?】

 

 

 

 

恶魔的降雷在国队的决斗训练场上闪出了耀目的明光。

“亚图姆!”

金发的少年手臂一撑栏杆,无视训练场看管大爷的抗议声一个纵身就翻了进来。

被唤了名字的人微微偏头,目光跟着那金发的少年,不过几秒,城之内就跑来了亚图姆身边。

“诶诶诶——老爷子你也在!?”

“什么叫我也在!”

被一句话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双六碎声念叨着抱怨。

一点也不尊师敬长的金毛幼犬打着哈哈,棕色的眼睛迫不及待的就往决斗训练场上瞥。

十岁的小海星现在正在跟另一个比他大了几岁的女孩对峙着,两个人场上一边是恶魔的召唤,另一边是城之内从来没有见过的盾牌怪兽。

“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了?游戏是不是快赢了?”

欢快的声音风风火火的询问着,金毛幼犬偏头看着自己身边神情淡漠清冷的亚图姆,迫不及待询问的样子就差摇一摇身后的狗尾巴了。

“还没。”

这么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亚图姆双手抱在胸前,艳红色的眼睛却一直都在专注地留意着此刻训练场上的战况。

“游戏有点大意了,虽然恶魔的召唤攻击力不低,但美国流的卡片守备力两千五百以上的怪兽比比皆是。千年盾牌的守备力高达三千,刚刚那一次贸然攻击吃了五百点的损伤,应该能让游戏有所警戒了。”

这么说着,亚图姆不知为何,嘴角慢慢勾出了一种玩味的弧度。

“一千五百分啊,要是让那个女孩继续打下去,游戏的基本分估计还要往下降——”

“你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啊?”

城之内抱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魔王同伴,却又超忌惮亚图姆那抹意味不明很是危险的笑容,金毛幼犬的耳朵都快不开心的耷拢下来了。
亚图姆闻言扬了扬眉,不由偏头低声笑了起来。

“不要误会,城之内君。”

大魔王那双红眼睛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训练场,最后目光停留在那个驱使着降雷恶魔的十岁小海星身上。

注视着游戏的亚图姆现在看起来颇有一种骄傲得意的感觉。

“虽说对手是全美冠军,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友谊赛而已,我们家里的小家伙想不想赢,还不是看心情?”

 

 

 

 

输赢看心情。

十岁的游戏都是一个开心就输牌——

开玩笑的,言归正传。

十岁的游戏和十三岁的全美冠军的友谊赛,整场比赛看下来,亮点不少,不过最后似乎是年幼的小海星抽牌的功力还不到家,没有抽到可以翻盘的关键卡,因此输掉了比赛。

但真的是这样吗?

亚图姆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从决斗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他看着训练场上那个将右手覆盖在牌面,自己投降认输的年幼小海星,大魔王那一双艳红色的眼睛里,静默无声的流淌过了阵阵消散了寒凉的柔光。

实际上,那个叫雷蓓卡的全美冠军打出的【影之食尸鬼】对游戏来说,并不是无法对付的强敌。

【影之食尸鬼】的怪兽效果,会使攻击力随着墓地里怪兽的增加而不断地增多,每一只墓地里的怪兽都会让【影之食尸鬼】增加100点攻击力,是典型的堆墓效果的怪兽。

这场友谊赛打到最后,【影之食尸鬼】的攻击力已经高达2800,而游戏场上的黑魔导攻击力则是2500。随着游戏打出的光之封印剑效果的结束,对于没有抽到逆转卡的游戏来说的确已经胜负分明了。

没抽到吗……?

亚图姆兀自笑了笑,没有理会身边城之内的询问,而是径直走向了从训练场上下来的年幼孩子。

那边获胜的美国女孩已经一蹦一跳的跑向了自己的教练身边,为了庆祝胜利大声欢呼的声音显得非常嚣张。

正在收拾卡桌上牌组的游戏正要将手牌放回牌组中,不想身后直接伸过来一只手,不由分说的就翻开了他牌组最上面的一张。

那是游戏在比赛最后一回合抽到的最后一张卡,似乎不是孩子想要的那张卡,游戏在比赛中只是看了它一眼就将它放回了牌组最上方并宣告自己投降。

“啊啊——!”

年幼的孩子惊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伸手制止,拿起卡片的那人就已经翻开了那张卡。

那是一张色彩绚烂的魔法卡片。

“果然吗,是【魂的解放】。既然抽到了,又为什么要认输呢?”

他同门的师兄站在他身后,询问他的话与其说是在责备,不如说更像是一个非常疼爱他的人在和他谈论今天中午想要吃什么。

【魂的解放】可以剔除对方墓地中任意五张卡片,也是那张可以翻盘逆转的关键卡,如果这张魔法卡发动的话,【影之食尸鬼】的攻击力就会被削减到2300,游戏的黑魔导也就可以轻松获胜了。

十岁的游戏被亚图姆这么直白的问到,白皙的小脸迅速的红的一塌糊涂,他有点紧张的揉着自己的后脑勺,紫色的眼睛悄悄怯怯的往上瞅着自家师兄,见亚图姆神色很是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温和了,游戏这才不好意思的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无奈的笑。

“雷蓓卡一副蛮开心的样子,不太好意思打出这张卡。”
亚图姆闻言扬了扬眉。

“怜香惜玉啊。”

“才不是——啊痛……”

紫色的大眼睛显得挺委屈的瞅着那个刚刚伸出食指敲中自己额头的人,亚图姆的红眼睛笑意盈盈的,看起来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吧?

“原本你要是赢了,我就不打算出手教训那个美国小丫头了。”

游戏愣愣的眨了眨眼睛,整个人显得有点懵。

亚图姆歪了歪头,稍长的金色额发在他耳边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大魔王右手叉腰,对着游戏说话的口气颇有几分无奈。

“那个全美冠军来日本之前在美国一直是全胜战绩,双六爷爷说她状态不错,不过他不希望看到除了我们国队队员之外还有一年之内保持全胜的队员——”

“诶诶诶诶诶诶——!!!!”

“再加上那家伙刚刚跟你打比赛的时候那么嚣张——”

“另一个我别啊啊啊啊——!!!!”

“旧账新账一起算,看在你的份上,也不用多,先让她输个十场就差不多了吧。”

大魔王语气悠悠的说完,也不跟游戏多啰嗦,直接一个弯腰不给游戏反应的机会就把十岁的小娃娃双手一抄抱了起来,几步一走就把游戏丢给了一旁目瞪口呆的金发同伴。

祸害人间的十七岁大魔王脚步悠哉悠哉的上前溜达了几步,红瞳盯上了此刻还在不断欢呼吵闹的金发少女,抬起手姿态慵懒的对美国队的全美冠军非常挑衅的勾了勾食指。

“喂,那边那个小丫头。”

突然安静下来的全美冠军突然没由来得觉得现在过来引战的大海星笑容有点让人后脊发凉。

“有兴趣跟我玩几场吗?”

朋友,你知道什么是力量,你体会过什么叫绝望吗?

隔天,【美国十三岁萝莉神童踢馆日本国队一胜十负遭惨虐】的新闻迅速占领了媒体头条,并被日推上的网友转了一遍又一遍,刷屏了一整天。

同时被刷屏的,还有#亚图姆大魔王,转发这只锦鲤来还愿#的迷之标签tag。

对着亚图姆的手机屏刷着推特的年幼游戏默默地转发了自家的锦鲤师兄后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以后,绝对,绝对——

为了对手的人生安全——

绝对不可以在另一个我面前输比赛了啊Q-Q

 

 

 

 

 

 

 


 

评论(33)
热度(82)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