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心房这种东西嘛。。。|晚上没事别在魔王的迷宫里乱逛☆|一定是aibo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不知道是哪天深夜开出的肮脏脑洞【捂脸

 @叶桐君 来来来,我喂给你吃【一本正经

最近深爱原著向

内容提要之类的。。。

大概就是晚上真▪睡迷糊的aibo进错了心房,差一点就发现了王样心房迷宫中不可告人的秘密

。。。报警是没用的我是不会住手的!





金色的积木搂在怀中,被少年柔软的脸庞蹭触,熟睡中平稳的呼吸打在黄金积木上,缓慢的吹动着散在积木上的金色碎发。

黄金的积木正散着耀目的光。

明晃刺眼的色泽,甚至可以折射出分离的七彩的散色。

仿佛积木中,正在无声无息的燃烧着剧烈的情感一样。

迷迷糊糊的睁开视线,游戏揉了揉眼睛。

紫色的眼瞳因为见到的周围环境困惑不解的眨了眨,模糊的视线越发清晰,他能清楚的看到迷宫石强上古老的文理。

“⋯⋯诶⋯⋯?”

困倦的又揉了揉眼睛,游戏扶着身后的墙壁慢慢站了起来。

“⋯⋯我怎么会⋯⋯”

这里毫无疑问是另一个游戏的心房。

困惑的揉了揉脑袋,浓郁的困倦已经缠住了他,身体瘦弱的少年现在只想好好睡觉,他困得几乎睁不开眼,在迷宫昏暗清冷的光线中摸索着墙壁,打算回自己的心房去。

但是走了两步他就停下了。

又一次为了驱赶一点困意揉起眼睛,游戏打了个哈欠,紫瞳望着面前错综复杂的迷宫苦恼的盯了几分钟想要识别回去的路,但是他大脑已经大声的抗议着要罢工了,他所在的这一片区域他以前或许没怎么来过,另一个人格的心房毕竟错综复杂,就算是他也有熟悉和不熟悉的地方。

整个身体靠在了墙壁上,游戏太困了,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倚着墙壁打了几分钟的盹,或者几秒钟,总之是身体快一头栽倒在地上才在瞬间让他意识清醒了一些。

紫瞳的少年叹了口气,他现在非常,非常的想回自己房间的小床上睡觉。

困得迷朦的紫瞳没什么精神的半睁着,游戏在极度的困倦中挣扎了半天,终于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红色偏黑的头发很快就被他揉的乱七八糟。

虽然很不想麻烦对方的⋯⋯

游戏揉了揉太阳穴。

“另一个我⋯⋯过来⋯⋯过来一下好吗⋯⋯?我太困⋯⋯困了⋯⋯想回去睡觉⋯⋯拜托过来带我⋯⋯出去⋯⋯”

他感觉自己已经把话说完了,或者没有?他不知道,他只想睡觉。

游戏觉得自己站在原地倚着墙壁似乎有打了个盹。

但是迷宫的主人并没有出现。

游戏迷惑的歪了歪头,终于抬起眼瞳对着迷宫提高了些声音。

“另一个我,拜托?”

话音一落,游戏身体就瞬间一个激灵。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说不上很好,但是应该也不是危险的警觉,毕竟另一个自己的心房算得上是他认知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

只是有时候不太容易找到路。

四下里看看,总觉得这种莫名的感觉是自己正前方的一扇门发出来的。

一种让游戏说不出来的感觉正从那扇门中传过来。

⋯⋯这是从这扇门里就可以直接出去的意思吗?

游戏也觉得没必要思考太多,扶着墙脚步歪歪扭扭的就往那扇门走过去。

总之先打开看看再说吧,要是能回去就再好不过了。

这么想着,游戏握住了铁门的把手。

他在触摸的一瞬间感受到了异样。

明明和周围的门都是一个样子,可是他就是觉得,这扇门要有一种⋯⋯

⋯⋯一种晦涩,隐藏沉重的感觉。

到没有让他有危机感,但是触摸到的一瞬间,心里总感觉⋯⋯

游戏找不到形容词。

⋯⋯毛毛的?

这种感觉让他开门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就是这个空当间,一只手自后覆上了他的肩头轻轻的拍了拍。

“伙伴。”

“唔啊啊啊啊别吓我啊另一个我!”

游戏这个人都狠狠的抖了一下,送开了将要打开的门把的手。

属于另一个游戏的狭长紫瞳眸光微闪,但是他看着游戏的表情却是刻意放温柔了。

“我听到你在叫我。”

这么说着,少年王微微冲游戏笑了一下。

“是睡迷糊了误闯进这里迷路了吗?”

游戏的注意力被从身后的门上转移到了另一个自己的身上,他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有点委屈又有点撒娇。“我想回去睡觉啦⋯⋯”

英气的少年王柔沉的笑出了声,伸手牵住了游戏的手,把他的伙伴牵走了几步。

“跟我来吧,我送你回去。”

被他牵在身后的游戏乖乖的任由他牵着。

但是走了几步,游戏忽然停下了脚步。

“伙伴?”

少年王转身疑惑的望向了游戏。

游戏回头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门,转过头揉着眼睛问他的另一个自己。

“呐,另一个我,你有没有觉得那扇门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会吗?”

回答他的是半身有些听不出什么情绪的,一如往常冷静低沉的声音组成的话语。

“我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感觉,伙伴。”

游戏困倦又有些疑惑的望着半身那双平静深邃的紫瞳,太深邃了,犀利的眸光在那厚沉的紫色中锋芒毕露,除此之外什么感情都没法读出。

⋯⋯总觉得,另一个自己今晚有点怪怪的⋯⋯?

又一次揉了揉眼睛,游戏看着面前面容俊冷的另一个自己。

那双紫瞳还是那样的深邃,与此同时还在专注认真的看着他。

“怎么了,伙伴?”

另一个人格温笑的询问他。

“还是太困了不想再动了?在我这边过一晚上也可以的。”

⋯⋯似乎,没有什么奇怪。

是自己太困了吗?

摇了摇头,游戏打了个哈欠。

“嗯嗯,我还是想回自己的房间去睡⋯⋯”

他的半身因为他的这句话勾了勾嘴角,转身在他身前半跪下了身体。

少年王指了指自己的后背,狭长的紫眸回头望着他。

“上来,伙伴。”

游戏一愣。

“诶⋯⋯不,不用了啦⋯⋯”

回答他的是另一个人格低沉好听具有催眠作用的声音。

“你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是吗?上来吧,没关系的。”

另一个我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还是在心里纠结了一下,但是游戏也觉得在这么吊着太难受了,于是他冲半身抱歉的笑了笑。

“麻烦你了,另一个我。”

白皙的手臂环绕着颈弯没什么力气的搭着,耳边是游戏平缓规律的呼吸声。

自己伙伴的确是困狠了,一被他背起来就几乎睡熟了。

体感,温度,味道,都是那么的真实。

游戏被放在床上的那安稳的睡颜,在他脑子里反复的出现。

他握着门把手的手顿了一下。

他所在的这扇门,就是游戏想要打开却被他转移了注意力,没有打开的那一扇。

他狭长的紫瞳低垂着,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然后他一把压下把手,打开了门。

屋子很大。

石砌出的空间,中央有一张床。

一个肤色白皙的少年正趴伏在床上,赤裸的身体上盖着的毛毯,遮不住那道道狰狞色情的青紫爱痕。

慢慢的走近床铺,深邃的紫瞳安静的看着床上深度昏睡的少年,那张和游戏一模一样的脸让他安静的攥紧了自己的手指。

紫瞳狠狠地闭上又睁开,但是眼前的少年却根本没有顺从他命令的消失,而是就那样静静地趴伏在那里,昏睡着,身上遍布着独占欲吓人的标记。

斜飞的眉目狠狠地皱出了深狠的阴霾,少年王几乎是下一刻低吼出声。

“够了!”

他低沉愤怒的声音回荡在这偌大的石室中,充满了不知名的怒火与难以言说的自责。

但是屋子里的一切什么都没改变。

只是伏趴着的少年长睫微颤,那一双好看的紫色眼睛缓缓睁开了。

他的伙伴在望着他,一副眷恋渴求的样子,那双清透的紫瞳里满满都是他内心渴望自己伙伴会露出的,却不可能露出的爱恋。

“另一个我,今晚还要吗?”

软糯温柔的声音就在耳边,诱惑着他,厮磨着他。

那么像他的伙伴。

却不是游戏。

不是他的伙伴。

不过是他心中最污秽不堪,丑陋黑暗的欲望罢了。

轻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无声的长长叹息。

然后他伸出手,用手掌覆住了望着他的那双璀璨清澈的眼睛。

这个荒唐的房间,这个虚幻的伙伴,这个不能被容忍原谅的内心潜意识与渴求,原本就不该存在,不该被他放纵着在这里侮辱他的伙伴一次又一次。

是时候结束这些了。

被他遮住眼睛的少年身体一晃,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又一次沉沉睡去了。

他走到房间的门前,在带上门的最后一刻转过了头。

但是他没有对屋里昏睡的人道晚安。

他已经道过了。

这里被他囚禁着的,是他自己的欲望,不是他的伙伴。

所以没有道晚安的必要。

合上的铁门,没收了最后透进来的光。

少年王掌心对着合上的铁门,冷眼看着这座象征着他内心渴求的房间隐藏进了周围的石壁里。

消失不了的潜意识,封印起来不就好了。

不过是今晚之前,他沉浸在那虚无的空洞与满足感中,无法自拔罢了。

一旦对上属于他真正的伙伴那一双眼睛,才让他知道这种潜意识,实在是可笑肮脏到了极致,难道不是这样吗?

 

 












评论(27)
热度(106)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