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GODS of EGYPT paro|埃及诸神|老师说看完电影要交观后感|开个短片连载试试看?

GOS of EGYPT


餐前须知高能预警:

这一篇是刚上映的电影《GODS of EGYPT/神战:权利之眼》衍生paro啦【写英文只是纯粹觉得影片名太中二了我不好意思写【一本正经颜

涉及电影剧透哦☆

暗表注意,城表注意,表城注意,可能还会有暗杏注意,这一篇cp配对除了w游戏其实并没有什么节操【你也并没有那种东西

荷鲁斯王设定☆

荷鲁斯开篇瞎眼开篇瞎眼开篇瞎眼×3

贝克aibo……反正不是普通棒就对了!【这都是lk的锅

赛特全员恶役担当【其实只是名字相同所以躺枪的社长,神话里赛特其实是被荷鲁斯扯掉一只蛋蛋真是意味深长的体位

把女主换成了城之内的我真是太棒了【屁

其实在杏子和城之内之间犹豫了很久×

让杏子当哈索尔我觉得其实挺好的【回味无穷

最后,最重要的——

这篇是BE☆

以上真的都接受√那么就往下❤拉❤吧❤












游戏不信仰神明。

事实上在他看来,神明都是喜欢在身体不必要的地方披上黄金到处炫耀有着暴露癖的大个子傻瓜。

好吧,不是全部——但是大部分都是吧。

总有那么几位连游戏这样不信神的人都发自内心尊敬的神明。

比如奥西里斯。

老法老奥西里斯是个好国王,游戏还记得在奥西里斯统治下那段漫步在尼罗河畔的快乐日子。

他对于好日子的定义很单纯,吃饱睡好有朋友,人们不用为了简单的生活挣扎就可以了。

奥西里斯满足了他们这些凡人的愿望。

但是后来奥西里斯死了。

尊敬的神明死于可怕的谋杀,他们身为凡人的好日子也随着奥西里斯的惨死一起葬送在了埃及翻涌的黄沙之中。

风暴之神赛特把他针对兄弟侄儿的暴行导演的像一台经过精心排演的舞台剧,站在特等席位的游戏亲眼目睹了老法老的黄金血液从衣服里渗透出来,铺散在了王座的高台上,就像那一天拉神无私洒在树叶上的金色阳光一样。

天空之神荷鲁斯的眼睛被赛特用手生生剜下,这一幕游戏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时候身为凡人的他和众多人一样忙于在赛特和荷鲁斯的殊死缠斗中逃命。

不过如果他看到了的话,一定会痛声叹息荷鲁斯失去的那一双美丽异常的红色眼睛吧。

毕竟这位天空之神也算是游戏曾经尊敬过的神——

啊哦,收回前言。

尊敬什么的去死吧,荷鲁斯这个家伙就是个沙滩之子和混蛋。

此时此刻被某神掐的快要断气的游戏内心非常的愤慨,他甚至不由得开始抱怨起来并且对于自己辱骂神明的大不敬行为没有一丝愧疚感——

自己当初到底发了什么疯,要听从城之内的话冒死帮这个傲慢的混蛋偷回他的眼睛呢!?

 

 

 

 

游戏并不什么大英雄,他既不勇敢,也不强壮,他只是比常人更聪明一些,更灵活一些,更擅长忍耐一些而已。

他没什么信仰的神明,也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亲友就只有城之内,而城之内自从赛特成为法老后就一直被一个严苛的奴隶主奴役着。

按城之内的话说,这样来钱更快,总比游戏在烈阳下拉一天的石头好。

那时游戏看看他兀自摇摇头就说,城之内君才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因为其他什么理由才对。

还真被游戏猜对了,没过几天,城之内就拿着一张从建筑师奴隶主书房里偷来的赛特的藏宝库地图兴冲冲的跑来找游戏。

“我真是弄不懂你诶,城之内君,为什么你还这么执着的信任着荷鲁斯呢?”

任命的卷起地图收在怀里打算帮友人去偷宝物的临时飞贼叹了口气,紫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发小可怜兮兮的眨啊眨的。

“那些神早就不会管我们了,你还不明白吗?”

游戏原本就不是信徒,他对落败的神明自甘堕落的所作所为失望透顶。

“傻瓜——那是因为荷鲁斯的眼睛被夺走了,他没有力量啊!”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的信任那些无所作为的神明呢,城之内君?

即使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你也能没有犹疑的一直坚信,就算因此丧失了性命也不会后悔吗?

游戏低下头,看着他手心那颗被他偷来的,艳红明亮就像新生朝阳一样的美丽眼睛,荷鲁斯的眼睛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像是无价的红宝石,是用城之内的生命换来的珍宝。

好不容易把眼睛偷出来了,好不容易也逃出奴隶主的家了,奔逃的路上城之内却中了奴隶主射出的箭矢,他的朋友为了这颗眼睛死在了他们逃跑驾乘的车撵上,游戏不知道自己是怀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荷鲁斯所在的这座老法老的墓室的,大概是城之内不计代价的信任传染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相信只要找到荷鲁斯把眼睛交还给这位天空的神明,他的朋友就一定可以活过来。

神是人们在绝望中唯一的依托。

因为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所以才会把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想要借此唤出一点奇迹。

游戏带着荷鲁斯的眼睛踏入这座奥西里斯的墓室,期待着他的朋友至死都相信的这位神,他曾经尊敬过的神,可以带来希望,可以让城之内重新睁开眼睛。

但是荷鲁斯所做的,只是召唤来了一个可怕的死神带走了城之内的魂魄,非但没有复活他的朋友还态度非常恶劣的掐着他的脖子威胁他要他交出眼睛。

才不会这么轻易的交给你呢!!!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抓挠着那只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但是对方却纹丝不动,到底是凡人和神,即使是健全的凡人,也无法违抗一个落魄瞎眼的神明。游戏咬了咬牙,觉得在这么下去自己搞不好真会被活活掐死,被脱离地面的双腿蹬踢着,游戏声嘶力竭的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凶的语气威胁起掐着他脖子的荷鲁斯。

“你、你再不松手——就永远别想得、得到你的眼睛!!!”

瞎了眼的天空之神非但没受到威胁,反而饶有兴趣略带讥讽的冷笑出声。

“我为什么要松手,我的眼睛就在你身上对吧?你不给的话,我杀了你之后在抢过来,那样更轻松不是吗?”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混蛋吧城之内君为什么要信仰这样一个性格恶劣的神明啊!?

“我这里——只有、只有一颗眼睛!另、另外一颗眼睛——你不想要了吗!?”

原本是急着想要对方放过自己,没成想这句话一出口,掐着脖子的手更用力了,游戏觉得自己大脑发昏,大概再过不久就可以到冥界去找城之内君做伴了。

“你知道我的另一颗眼睛在哪?最好现在给我说出来。”

……你不松手我要怎么说出来啊!!!

喉咙里只能吭哧吭哧的发出气声,游戏终于用尽全身力气用力的挠了瞎眼神明一爪子来表示自己内心【你这个蠢货】这样的呐喊。

“……啊……抱歉。”

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得不到答案的原因,荷鲁斯在盲人的一片黑暗中下意识的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他不打算放跑这个有自己眼睛的凡人,但是他也没想要弄死他,所以——

在听到对方一连串咳嗽声后,盲眼的神明在内心叹了口气。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另一只眼睛在哪里?”

“不、不知道——”

早有预料的随手把那个柔弱的凡人扔在了地上,他心里暴躁的觉得烦乱,面上却仍旧没什么表情的一片阴冷。

“把眼睛留下,离开这里吧。死人没办法复活,虽然很可惜,但是你的朋友我救不了。”

话还没说完,就有一次被胆大的凡人所打断。

“你是荷鲁斯!是天空之神!你怎么能救不了城之内君——他一直——一直都那么信任你——”

“那还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只是个盲眼的落魄可怜人。”

语调讥讽的反唇相讥,但他知道自己真正在痛苦悔恨些什么。

他身处在他父亲母亲冰冷的墓穴中,他敬重的父亲在他面前被人杀害,而自己却连手刃仇敌都做不到,屈辱的被剥夺力量驱逐出尼罗河畔,他所能做的竟然只是说一句软弱的“对不起,父亲。”而已。

保护不了父亲,保护不了母亲,也保护不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力量,继承王位荣耀加身的同一天却沦落为盲眼落魄的蛆虫,而现在,他也拯救不了原本信任他为他而死的子民,原本这些都应该是他用心去呵护宠爱的存在,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不过是重复不断的体会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已。

真是可笑不是吗?

“……眼睛给你,我不走。”

他犹自攥紧了手指,冷不防被人触碰让他浑身的肌肉条件反射性的紧绷,荷鲁斯下意识的冲着话音响起的地方抬头,在一如既往的一片黑暗中才恍然间记起自己已经眼盲很久了。

只是个凡人的少年用力掰开了体格大他不少的盲眼神明的右手把手中明亮的眼睛塞进了对方手心,游戏垂头丧气的坐在了荷鲁斯身边,只有那一双紫色的清澈眼睛中清明的神智就像尼罗河一般缓缓的流淌。

“呐,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另一只眼睛在哪,不过——不过我知道赛特的金字塔……我看过地图,那里藏着赛特力量的源泉……所以——”

“沙漠的火焰……”

荷鲁斯因为游戏的话喃喃自语了一句,他握着自己眼睛的手指微微攥紧,面色越发的晦暗低沉。

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盲眼的神明终于抬手掠起了自己蒙在眼前的暗色亚麻布,攥在手中的眼睛被荷鲁斯送进了瞎了的右眼中,游戏惊讶的看着荷鲁斯右眼恢复的那一幕,艳红色的眼睛在天空之神的眼窝中恢复了光彩,那比拿在手中更像是一颗剔透的红宝石,瞳孔中偏折出的光线鹰一样犀利而又深邃,相比起游戏呆愣的惊讶,恢复了右眼的荷鲁斯反而冷静的好像恢复了视力的人不是他一样,他神色冷淡的瞥了游戏一眼,艳红色的眼睛在金色的额发后显得神秘而又危险。

“……你一个凡人长得和我还挺像的,这是亵渎神明你知不知道。”

“我天生就长成这样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一句话就被气的脸颊通红的游戏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再次在内心重复了一次“神明都是混蛋。”

斜飞的眉目不自觉的挑了起来,天空之神惊讶于自己内心竟然有了一种微妙的愉悦感,他再次扫了一眼自己面前气的小脸通红的凡人,原本清亮锐利的眼瞳晦暗了几分,默不作声的潜藏起了那无法被人看透的算计色彩。

“我虽然无法命令阿努比斯把你的朋友带回来……但是国王可以。”

被世人尊称为荷鲁斯的神明没有在看着游戏,他的目光缥缈无神,像是茫然空洞的在看着墓穴深处的黑暗,这让游戏生出一种错觉——现在的神明虽然恢复了一只眼睛的视力,却好像比没有眼睛的时候更无法看见东西了。

“你的朋友沿着冥界蜿蜒的古道到达最终审判的地方需要七天。如果我能在七天之内夺回王位成为国王的话,就可以命令阿努比斯把你的朋友带回来了。”

游戏愣了一下,但随后他反应过来天空之神话里的意思和信息,这让他几乎瞬间就高兴的差点没有蹦跳起来手舞足蹈,这是当然的,他又有希望了——他最重要的友人有救了,而他还可以帮上荷鲁斯的忙,他想他终于可以明白一点为什么城之内会这么不计后果无所畏惧的信任神明了——

荷鲁斯没有说话。

他只是站起身利落的推开了身下的台阶,把那个小个子凡人的朋友搬进了台阶下的暗阁中。

“只有七天的话就不要耽搁了,你得跟上来。”

与仇恨和黑暗相伴的这几年,他随身携带的只有赛特当时留下的一把象征屈辱的利剑,站起身说离开就离开的独眼神明对于父母遗骸的所在地似乎连一丝一毫的留恋都没有,荷鲁斯大步流星的,或者说迫不及待的就想要离开这里。

在荷鲁斯身后要小跑才能跟上的游戏对于自己朋友的尸骸都免不了一步三回头的回首顾盼难以离开,独眼神明如此没有流连让游戏心中莫名的有种冰冷的凄凉感,不知是为了奥西里斯和伊西斯,还是为了他们的儿子。

“啊……荷鲁斯——”

游戏的出口挽留让独眼的神明身形顿了一下,那只眼红的眼睛回眸看着游戏,天空之神神色漠然的看了游戏片刻,嘴角轻轻抿了抿,终于还是开口对游戏道:“荷鲁斯——是凡人们对我表示尊崇的头衔,你跟我一起走的话,虽然只有七天,也算是同伴。我允许你用【亚图姆】,我真正的名字称呼我。”

“那不是伟大的拉神的昵称吗?”

“多什么嘴你对我祖父赐给我的名字有什么意见吗区区一个凡人快给我跟上。”

 

 

 

 

 

 

 

 

 

 

 

 

 

 

 

 

 

 

 

 

 

 

 

 

 

 

 

 

 

 


评论(5)
热度(2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