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圣诞与门与槲寄生|圣诞节虽然过了但是粮食还是要发的|你们戴积木的海星真会玩

2015年圣诞


圣诞与门与槲寄生




原著向……吧?

槲寄生下两个汉子可以亲吻吗不我知道就当这是剧情需要吧|・ω・`)


对,虽然圣诞节过去了没赶上但是脑洞不能就这么放着了☆


城里海星会玩系列☆


迟来的大家圣诞快乐啦////w


 




2015年圣诞


圣诞与门与槲寄生




 


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便赐给那个人一个亲吻。


 



 


“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便赐给那个人一个亲吻。”


那是西方人的习俗,不是日本的。


日本也不过圣诞节。


所以身为决斗王,同时也不能忘记自己还是个学生的武藤游戏和他充满传奇色彩的朋友们在今年的12月25号该考试的考试,该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叫办公室,城之内是被叫到办公室的那一个,本田被社团找去了,今天准时放学回家的只有游戏和杏子,他们四个并没有狂欢的理由和机会。


虽然这么说,但是放学回家的路上,这个节日的气氛还是渲染了整个童野市的大小街道。


终于脚步在商店的橱窗外停了下来,游戏睁大了眼睛,凑近了橱窗玻璃想要仔细看清里面展示出的色彩鲜艳的圣诞老人与背后装饰的雪景,白濛的水雾被他的呼吸铺在透亮的玻璃上,淹没了他藏蓝色的白格子流苏围巾在玻璃上的浅色倒影。


“嘿诶——”


像个小孩子似得好奇的张望,游戏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讶语气。


“游戏,怎么了?”


同行的杏子转过身,游戏又看了两眼,才把目光从橱窗里移出来望向自己的同伴。


“嗯嗯,没什么。”


他小小的晃了晃神,随后冲杏子摇摇头笑了起来。


“没什么,我们走吧杏子。”


看着跟上她脚步的少年,杏子有点好笑的偏头。


“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得。”


这句话让游戏嘿嘿笑了起来,一只手左手下意识的挠了挠后脑勺。


女孩蓝色的眼睛留意到游戏的右手在摸着胸前金色的积木,手指摩挲,让串在积木上的银色锁链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叮叮当当的轻响。


就像摸着后脑的动作一样,都是习惯性的无意识动作。


她好像一下就明白了游戏刚刚为什么会盯着橱窗这么久。


女孩微微的翘起了嘴角。


“这样啊,另一个游戏没有和大家一起经历过圣诞节呢。”


这句话让身边身形瘦弱的男孩动作僵硬了一下,他抬头冲杏子苦笑起来。


“其实啊,我昨晚有和另一个我说过这个节日……”


杏子眨了眨眼,轻轻地笑了笑。


“那他怎么说?”


“……嗯……”


游戏回忆了一下后,有些无奈又有些气恼的眯起了眼睛抄抱起了自己的双手,腮帮子微微的鼓了起来。


“我解释了半天啊,结果另一个我就说——”


他这么说着,变更了自己双手的姿势,一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另一手自然的垂下,脑袋还有些高傲的扬了起来,惟妙惟肖的模仿起了自己另一个人格的样子,连说话低沉清冷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所以只是一个叫耶稣的人要过生日。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凑热闹?”


那埃及还有给太阳神夫妇庆祝婚礼的节日长达24天咧另一个我。


“而且,那是西方的节日。伙伴也不会放假,照样要考试不是吗?”


……这句话真是一语切中要害,游戏无力反驳。


“——就是这样。”


垂头丧气的一下就垂下了肩膀,刚刚那副模仿出的气势凌然的模样瞬间破了功,游戏一副那个呆木头孺子不可教的叹着气摇了摇头。


被他的样子逗得没忍住,杏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听起来还真是另一个游戏会说的话,你学的也太像了——”


“所以啦,既然考完了试,我就想着,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告诉另一个我圣诞节的乐趣在哪里!才不能就这么认输呢!”


斗志莫名被燃起的少年显出了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自己握着的右手,干劲十足的往前跑跳了几步。


“相信我啦杏子,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们就可以见到一个热衷于圣诞节的另一个我了!”


渐晚的纯色霞光下,杏子温柔了眉目,冲游戏笑了弯起了眼睫。


“一定会的。你的这份心意,一定可以传达给另一个游戏的。”


 



 


 


冰冷的迷宫,会被单调的石壁染出霜雪后的枯冷。


寂静无声又孤独彷徨,看不到起点的曲折,看不到终点的困惑。


狭长的紫瞳安静的在王座上慢慢睁开,他松了松自己抱在胸前的双手。


眉头因为感觉上的迷惑不解的皱了皱,他放下交叠起的双腿,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这片迷宫没有光,有的只是古老的黑暗跟随时间缓慢的沉淀。


甚至在这片黑暗中,他的身影到底有没有吞没消失,都不会有人察觉到。


 


 



 


 


门把手被拉开的摩擦声在迷宫里反反复复枯燥的回荡。


终于从那被拉开的缝隙中,直率温柔的渗进了暖色的光。


他伸手拉开门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把冰冷的铁门毫无保留的敞开了。


整座复杂空寂的迷宫瞬间被拉开了灯火的光芒,清冷的色调却干净空旷。


他向外迈出了一步。


邻居家的门连同着墙壁,都温暖的让他难得的向往。


那扇门不像他的时刻紧闭,而是安静的敞开着,房内堆挤的玩具喧闹着挤出门外,似乎可以铺满整个走廊。


他身后的铁门头一次这么敞着,而他本人站在门口,望着自己邻居家的灯火通明,紫色的双瞳鲜少的迷茫透彻。


歪了歪脑袋,俊气的少年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敲一敲门确认一下自己的困惑。终于他下了决定,还没来得及往前走一步,邻居家的门就被拉开了。


一个带着红色帽子的脑袋钻了出来,漂亮的大眼睛看到从来不会轻易出门的来人愣了一下,随后游戏大大的勾起了嘴角,他一下从门后钻了出来,一手扶着自己的红帽子,另一只手里还抱着一堆装饰用的彩灯。


“要不要来我这里,另一个我?”


半身冲他歪着头,脚尖却在暴露着发出邀请的紧张与羞涩磨蹭的轻轻点着地。


“我缺一个人手来帮忙,不过事先说好,我可不给工钱哦。”


在他面前的清俊少年沉默了半响没说话。


……难道意图太明显了?


游戏少有的在半身面前感到一种笨手笨脚的紧张感,大眼睛悄悄地瞅了瞅半身的神色。


“嗯……呐,其实……”


他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忽然松了口气似得,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笑出了声。


“我还以为——”


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少年王直接上前来一把扶住了游戏的肩膀把他的伙伴往那个温暖的心中小屋里推,自己也自然而然的跟了上来。


“伙伴需要帮忙的话,工钱这种东西是完全不需要的吧。”


“什么啦说得好像我像是个黑老板一样。”


回头冲着推着自己往房间里走的人不满的抗议道,红色帽子尖上的白色毛绒球蹭在少年王的耳根,搭上了几缕对方的金色额发。


他们身后的铁门没有被带上,就那么享受着邻居家温暖的光暖洋洋的敞开着。


铁一样的青蓝如果混上了安静沉绵的暖黄,应该会有一种恬淡温柔的味道吧。


(不会啊那不是绿色吗?【闭嘴)


 


 



 


 


“这里?”


“不、不是那里……嗯……要往那边去一点……”


“这边?”


“嗯,对,就是那里!”


把手上小号的栗子球木牌利索的插在了圣诞树顶,他低头看着正帮他扶好梯子的半身。


“伙伴,不用扶着了,你往后退一点。”


游戏抬头眨了眨眼睛,小小的往后退了一步。


少年王手一撑,直接从梯子顶上跳了下来安稳着陆。


站起身拍了拍手,身边的伙伴正背着手笑眯眯的看他。


被这么笑着盯着看让他愣了愣。


“怎么了,还是歪掉了?”


游戏嘿嘿笑了起来,往旁边撤了一步。


“另一个我自己看看啦。”


他伙伴暖色调的屋子中央被一颗巨大的圣诞树所占据,上面全是两个人挂起来的彩灯与玩偶,树下铺满了一整个屋子的礼物盒和玩具,他一眼就能看到树顶的笑脸栗子球,树上挂起的黑魔导玩偶。


黑魔导一共有十五只呢伙伴好能变……


下意识的抬手摸着下巴,他倒是光顾着看了完全忘记了评价。


身边的同伴戳了戳他,游戏挠了挠自己后脑的软发。


“呐,另一个我,怎么样啦怎么样?”


半身一副邀功求表扬的样子让他低声笑了起来。


“好棒。”


“那个黑魔导的玩偶,伙伴可以再变一次看看?”


游戏歪了歪脑袋,伸出了自己的食指。


空气里彭的一声,蹦出了一只手掌大小的黑魔导玩偶。


“黑魔导女孩?”


游戏眨了眨眼睛,伸出中指。


少年王接住了黑魔导后又忙着接黑魔导女孩。


“要不要栗子球?”


伸出整个手掌,半空中就像下雨一样噗噜噗噜冒出一堆五颜六色的栗子。


“啊啊啊——伙伴够了够了——”


怀里的玩偶抱不住了,最后几只栗子球砸着两个人的脑袋咕噜咕噜滚到了圣诞树下。


看着手臂里满满的玩偶,少年王觉得是时候好好向自家伙伴学一学这个神奇的技能了。


 


 



 


 


“啊啊啊我的棉花糖!”


“战损1500,是我赢了哦伙伴。”


拆了一地的礼物盒。


摊在一地铺的乱七八糟的决斗怪兽卡。


堆了满屋子的玩具与栗子球。


还有巨大的圣诞树下,坐在一堆礼物中央打起了牌谈起了恋爱【不对的两个人。


“算上刚刚那一局,伙伴也有五败了吧?”


冲游戏单眨了眨右眼,他笑的一副玩味狡黠的样子。


“诶诶诶再来一局嘛另一个我!再来一局啦最后一局!!!”


“刚刚是谁说的这是最后一局了?”


已经笑得亮出了白牙的少年王冲游戏勾了勾手指。


“败者要接受游戏惩罚的,过来,伙伴。”


“不是吧你又要——”


下意识的捂住了额头,游戏一副非常可怜的样子看着他。


这种时候更应该毫不犹豫的拒绝以显示自己大公无私吧?


于是少年王理直气壮地冲游戏摇了摇食指咂咂嘴表示自己这是为了奖惩公正玩游戏不可以赖皮。


鼓了鼓腮帮,游戏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把脑袋凑了过去。


轻点轻点轻点不要每次弹额头都那么疼啦……


紧紧闭起眼睛的游戏似乎已经认定了自己恶劣的半身这次会毫不犹豫的下狠手。


额头被触上的时候,游戏有下意识的抖一下。


不过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温暖的手掌按在了他的额头上,对方重重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诶诶诶???”


抬头扑簌着大眼睛惊讶着看着自己的另一个人格,对方另一只手单手收叠起了手中的五张手牌,冲游戏俏皮的笑了起来。


“额头都被弹红了哦,伙伴。”


这么低声笑着,他又揉了揉游戏的脑袋。


“我要是你的话,下次无论如何都要赢回来。”


 


 



 


 


大概是圣诞节的最后一步。


不过两个人倒是看着深色的铁门犹豫起来。


“真的要挂上吗?”


“……果然还是要挂上吧?”


“伙伴……”


“我有赢回来哦,另一个我说话算话啦。”


……好好好挂挂挂。


那么一副表情大概没人能拒绝。


看着面前的伙伴踮着脚把那个绿色的花环干脆的挂在了深色的贴门上,另一个游戏歪了歪头。


其实加上那个果子,忽略掉周围的彩灯的话,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游戏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看效果,点了点头后又转身冲少年王笑了笑。


“好啦,只是圣诞节啦圣诞节,明天就可以取下来了哦。”


狭长的紫瞳看着圣诞花环下的半身稍稍眯了眯,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


游戏被眼前照过来的人影一晃,尚在愣神间,嘴唇上就擦过的濡湿让他整个人都是一愣。


“圣诞节要小心自己头顶上的东西,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伙伴?”


一手撑在了他的头侧,他的半身正弯腰专注的看着他,那双促狭的紫瞳中却收敛了一向的冷傲,温柔的在暖光下足以泛出波澜。


“真要是按照西方人的规定来过圣诞节的话,站在槲寄生花环下的两个人就要亲吻不可以拒绝。看来伙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呢。”


这么说着,少年王温柔的低声笑了起来。


他又一次凑过来,在耳根通红的游戏嘴角轻轻吻了一下。


“圣诞快乐,伙伴。”


这才反应过来的游戏耳根的红晕已经弥漫到了脸颊上。


“你不是不知道这个节日的吗!!!!?”


“我什么时候有说过我不知道了?”


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少年王忍不住的勾起嘴角。


“我昨晚只是问了伙伴圣诞节的起源和你要我过圣诞节的原因而已吧?”


 


 


 


 


 


 


 


 


 


 


 


 


 


 


 


 


 


 


 


 


 


 


 


 



评论(11)
热度(6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