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万圣节特典|通篇跑题28分差评|试胆大会而已能不能好好玩耍|卖萌王什么的我才没有写

万圣节特典

原作与日常☆

听说橙汁特别怕鬼呢,是谁说游戏不怕的hhhhhh?

然而写着写着就跑偏了so sad: (

万圣节估计忙成狗特典提前发发看

最近美剧撸多了总觉得自己画风清奇

说着想要短小精悍然而爆了字数哭晕在南瓜中的作者。

通篇南瓜好烦好烦啦☆

等等说好的不是想写怕鬼的游戏吗∑

 

 

“城之内君,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手上的南瓜灯带动着火光晃动的有点笨拙,游戏手指紧了紧灯杆,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实在是觉得主办方给了这个灯笼而不是手电,除去增加了节日气氛这一点外,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掏空的南瓜不仅笨拙分量不轻,被安置在其中实打实的蜡烛对于照明也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与其说是照明,游戏更觉得这只是为了给参与者增加心理压力的道具。

废弃建筑的地下走廊幽深没有亮光,手上碍事的南瓜灯成了唯一的光源,即使游戏想要舍弃也不打算在现在。这项活动剥夺了参与者带上任何道具的权利,能用的只有这一个发光时间受限的手工灯具。

他另一只手摸索着走廊粗糙潮湿的墙壁面,举着看起来有点滑稽的南瓜灯,一边要小心脚下,一边要去寻找走失的同伴,同时还要想办法赢得这场活动。

鉴于他个人对于各种GAME乐于琢磨的习惯,厌烦情绪倒是谈不上,只是游戏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无奈。

这样的情绪自然是因为喜欢逞强的同伴走失带来的。城之内怕鬼是所有人都清楚不过的,现在自己好友或许会因为这个几乎算是有点可爱的小弱点彻底走失在这座活动用的废墟中,也是游戏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原本陪着好友来参加这个活动只是想享受一点乐趣,他可不愿意城之内君因此留下什么心里阴影。

……虽然杏子是有对他说过偶尔让城之内受点教训也好一类的话啦。

揉了揉太阳穴,游戏眯起眼睛,在南瓜灯发出的晃动的光亮中又前进了几步。

但是他并没有迈得开步子,因为不过两三步的距离,他感到了自己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类似于棍棒滚动的“咯嘞”声在这个幽长黑暗的走廊里显得莫名的诡异起来。

游戏感到自己眼角抽了抽。

心里有个声音非常明智的告诉他千万不要这个时候蹲下身体去检查他刚刚提到的东西,只要、JUST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直接走人就好。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奇心害死猫。

游戏的脸在他蹲身把南瓜灯放在地上时立竿见影的泛起了轻微的青白色。

他脚边现在静静地躺着一根骨头,游戏生理课上还是有好好听讲的,所以那根属于人的肱骨现任决斗王大概不会看走眼。

☆☆☆☆☆☆☆☆☆☆☆☆☆☆☆☆☆☆☆☆☆☆☆☆☆☆☆☆☆☆☆☆☆

事情的起源其实再普通不过了——万圣节前夜的【不给糖就捣蛋】。

大概是嫌弃这样的传统节日项目刻板古旧,童野市町的年轻人们在今年玩出了新花样。

位于城市郊区的大楼工期到了一半不知何缘故废弃掉了。就像每一本传统惊悚小说的开头一样,大楼有着各种版本关于停工原因天马行空的猜想,游戏听过最离谱的包括恶灵封印因为挖掘而被解除什么的,整个版本充满了少年人“中二时期全开的奢靡花香味”。

都市传说只是都市传说啦,有了背景和场地倒是真的。节日爱好者们今年万圣节在这座大楼前举办了一场试胆大会,宣传单像是被KC社社长从飞机上洒下的美金【雾】一般一夜之间铺满了童野市的大街。游戏头一天早上赶公交车时看到了宣传报,当天学校里就热议起了这件事。

好歹是决斗王,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热衷于精分撸卡的游戏就算不大感兴趣也被友人们半拖半带进了这个试胆大会的话题里。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黄金积木,放下了手中不死族的【南瓜王】抬头看着双手抱着椅背跨坐在椅子上面朝向他的城之内。

“试胆大会?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参加的时候还是六年级……”食指抵着自己的下巴,游戏记忆追溯到自己国小那次算是无聊的试胆活动。

“城之内君想要去?”

“什、什么啊游戏——”面前的好友尴尬的挥了挥手掌,笑的颇有些勉勉强强的味道:“那样的小活动我才不会去呢!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明明就是害怕了吧城之内君。

游戏看着好友,心里有些小坏的吐槽,但是只是偷笑了笑,到底没有点破强行不怕的好友。

当然本田和杏子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本田一直乐衷于无偿客串着城之内损友的角色,加上杏子帮腔的一唱一和,城之内很快就如大家所愿的炸了毛非常大声的宣称他才不怕。

“不过是区区试胆大会而已我怎么会怕!好就这么决定了!游戏我们组队去参加!一定会拿到名次给你们这两个家伙看!”

嗯,顺便不忘做了个经典版颜艺。

“城之内君你再考虑一下啦……”

游戏哭笑不得,犹豫着想让中了激将法的有人悬崖勒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本大爷已经决定了!”

经典版颜艺2.0,游戏就知道自己补救措施宣告失败。

摇了摇头,游戏自知无用的笑了笑,觉得到时候见到一脸后悔样子的城之内君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这样的普通游戏大会,另一个自己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兴趣吧……?

习惯性的想了想另一个人,游戏在晚饭期间提了一下参加试胆大会的事情,沉默寡言的半身也的确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只是叮嘱了游戏一句注意安全。

万圣节前夜的活动似乎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然而真到了那一天,游戏应约到了地点,看着那座出乎意料之外的阴森大楼的瞬间反倒是觉得后悔起来。

深夜十一点半,来参加活动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大楼前面的荒地被主办方清出了一小块当做广场来用。报名点处交了票据领了道具,游戏举起手中还没点亮,画着鬼脸的南瓜灯,抬头看着脸色泛青却强做镇定的城之内,犹豫着还是出声对好友温声劝阻了一下。

“城之内君,你真的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赶来的另外两个好友招呼声打断。本田和杏子笑嘻嘻,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显然果断的掐灭了城之内刚刚升起的那一小点踌躇,活力旺盛的好友举着自己的拳头想要彰显自己的气势,期间不忘连续产出几个【城之内火焰】的好颜艺表情包。

游戏在友人的一片笑闹声中侧身,转头看了看工期到一半的废弃高楼。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胆怯,但是他说不清心里这种不安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摇了摇脑袋,游戏打算忘记心中那种模糊的预感。

“要换我来吗?”

冷不防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游戏一愣,他抬头看了看漂浮在半空的另一个自己,对方望着他的紫瞳中很是认真,习惯性的关怀态度让游戏冲着半身温和的笑了笑。

“不用了另一个我。”

少年王沉默了一下,轻皱了一下眉头,到底还是没有说些其他的。

试胆大会的规则非常简单,一、道具由主办方提供,参与者不允许携带任何道具。二、两人一组,每个十五分钟放进两组人马进入大楼。三、地下两层和地上三层,一共五层楼,每层楼内设有刻章处,集齐五个刻章并且用时最短出来的一组可以获得两万日元的优胜奖励。

游戏看着前一组一男一女的声音消失在漆黑的楼层中,深吸了一口气,和城之内一起点亮了手中的南瓜灯。

放松。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只是一次节日活动而已,没什么好不安的。

身边的工作人员看着手腕的电子钟计时,十五分钟后,拍了拍游戏的肩,示意属于他和城之内的试胆大会开始了。

☆☆☆☆☆☆☆☆☆☆☆☆☆☆☆☆☆☆☆☆☆☆☆☆☆☆☆☆☆☆☆☆☆☆

深吸了一口气,游戏提着南瓜灯站起了身。

毕竟是试胆大会,主办方设计出一些场景布置也是正常的。

游戏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声,继续前进。

他和城之内先前顺利的度过了前四层,对游戏自己来说都是一些比较普通的设计与把戏,稍微仔细些就可以注意到其中的破绽,只是一开始自己的友人大概不太适应。不过几层楼下来,城之内自己也渐渐的看出了一些窍门,随着他们通过每层楼的速度越变越快,周围的参与者也渐渐变少,两个人默契极佳很有效率的来到最后一层,本以为可以迅速通关,没料到在这里横生了变故。

游戏只是在一个走廊岔道口转身,城之内就悄然无声不见了身影。

废弃大楼的占地面积不小,每一层至少都有几个岔口。地下两层明显与楼上的三层不同,漆黑一片没有光照,能见度明显变差,亦或者说根本看不见。

但是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无声无息消失了这种事情也太诡异了。游戏当时有些慌了手脚,顺着两个岔道口来回走了一遍却都没发现城之内的身影。意识到已经跟同伴在这一层走散了而且两个人唯一的光源在他手上,游戏无法避免的担心起了城之内。

他沿着这条长长的走廊已经走得足够深,手中的南瓜灯火光晃动的越发暗淡,游戏渐渐地意识到了一些很不对劲的事情。

城之内和他走失了,为什么到现在他都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他在这一层已经走了足够长的时间,其他的参与者却迟迟没有出现一组。

这一层的刻章处又在哪?

一种寒意顺着游戏的背脊在这条前后都是幽寂黑暗的长走廊缓慢的升起,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后退了几步转身原路跑了回去。

再一个转弯就是地下二层的楼梯口。

游戏愣在了那里,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

楼梯口的铁门在他下来的时候还开放着,现在却——

他侧身狠狠用肩膀推撞了一下,紧闭的铁门纹丝不动。

南瓜灯火光明灭晃动,下一秒毫无征兆的罢工了。

墨汁一般的黑暗瞬间淹没了游戏。

☆☆☆☆☆☆☆☆☆☆☆☆☆☆☆☆☆☆☆☆☆☆☆☆☆☆☆☆☆☆☆☆☆☆☆☆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纠缠着的恐惧可以说是指数般上涨。

沉厚的一声震颤声自胸口的金色积木中发出,游戏心中的恐慌还来不及洗光理智,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以灵魂状态漂浮在了半身身边。

千年积木交换人格的速度随着他们两人灵魂的合拍几乎快到微秒之间,金色的光芒瞬间自另一个自己胸前的黄金积木和额头的荷鲁斯之眼散发出来,顿时照亮了回廊的一片空间。

少年王神色可怕的回身看向了不远处走廊岔口的角落,游戏能看到半身无声紧抿起的嘴角。

【……另一个我!?】

狭长双眸的半身抬头看着他,眼神下意识的柔和了下来。

【还好吗?】

游戏困惑的点了点头,随即担忧的开口想问,半身就已经意会明了的回答了他的担心。

【城之内君会没事的。】

这么说着,主导了身体的人格就已经握紧了双拳迈步向走廊中走去。积木金色的光亮在接近第一个岔口的地方倏地熄灭了。

游戏看着另一个自己身体贴着墙壁,在一片漆黑中的脚步轻的几乎听不到,半身几步摸索到了岔口旁的墙侧,属于自己的身体在对方控制下利落的像只猎捕中的豹子。

他有一堆疑问,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提问的好机会。

一片黑暗中,游戏能清楚地听清另一个自己刻意放轻的呼吸声。

……等等……?

脚步声?

不似半身轻盈,甚至是有些笨重的脚步声正在接近岔口,游戏忽然间意识到岔口的另一边有人在接近过来,而这样的脚步声绝对不是城之内。

一种后知后觉的恐惧瞬间袭上了他全身,紫瞳有些惊惧不安的望向了正侧耳倾听来人脚步的另一个自己,少年王异常敏锐的感受到了自己伙伴的情绪变化,转过头来看了身旁灵魂状态的游戏一眼,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将游戏一把拉在了自己身后。

【回去呆一会,伙伴,这里很快就能结束。】

游戏咬牙摇头,低吭一声表示自己不愿意就这么回到心房里。

少年王得到了游戏的回应,犹豫片刻后不动声色的侧身,将灵魂状态的游戏整个人护在了自己身后。

陌生人的脚步在岔口处还差一步就要迈出来。

金色的荷鲁斯之眼在那一瞬间在另一个游戏额头伴着金光浮现出来,倒三角的积木迸发出光芒。紫色的狭长双瞳轻眯着看向被逮住了的陌生男子,对方显然是没料到有人一直在墙后蹲守,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跑,游戏在半身身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因为举起右手抬高的右肩胛。

但他看不到正面,看到的只是少年王挺拔有力的肩背。

对方的左手在身后护着他,坚定强大极具安全感的背影笼罩着他,即使他是游魂状态常人根本看不到他,半身似乎也不打算让他暴露寻常的空气下。

随着积木光亮的持续,走廊四周的空间开始渐渐地的扭曲出了更为深厚的黑色云雾。少年王站在空间外略显无奈的回头看向了游戏。

“伙伴……”

不回心房的话,黑暗游戏下,他的精神力会被耗光。

游戏点了点头。

“抱歉,另一个我,没把你的话放在心上。”

“没关系的伙伴。”

半身不是很在意的冲他笑了一下。

“只是试胆大会最后一关碰上团伙抢劫作案这种事情……”

这么说着,少年王颇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

“答应我,明天放学记得去开一包卡牌好吗?我敢打赌整整一包都是稀有卡。”

☆☆☆☆☆☆☆☆☆☆☆☆☆☆☆☆☆☆☆☆☆☆☆☆☆☆☆☆☆☆☆☆☆☆☆

“我怎么会知道那栋楼底层原来是抢劫犯的窝点嘛!”

叉子戳着盘子里的南瓜馅饼,城之内的声音小的透着一种委屈。

“你还狡辩,如果不是游戏的话——”

杏子似乎觉得城之内没有得到教训,还想继续对好友叮嘱说教几句。

“好啦,杏子。连另一个我都说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了。”

温沉的声音听着颇有些无奈的感觉,游戏挠了挠自己的后脑。

“那个时候灯一灭我真的被吓到了,说不定真有鬼怪什么的这么想着~”

“但是这样的事情真的细思恐极啦,如果另一个游戏没有察觉到一直有人跟在你身后的话……”

游戏冷不丁脊背打了个寒颤苦笑出声。

“别、别说啦杏子——”

“说起来,城之内,你就这么被人一拳撂倒了?也太不像话了~”

“本田你再说我就揍你哦。”

两个已经打闹起来的友人让游戏和杏子相视笑了起来。桌子上放着的南瓜灯被掏空出了一个酷似于栗子球的笑脸,游戏咬了一口手上的馅饼,思绪渐渐放空了。

昨晚真的很危险。就像杏子说的,如果不是另一个我发现了藏身在黑暗里打算借着恐惧犯罪的那些劫犯,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没有防备的人是没法这么迅速的发现隐匿在黑暗中的危险的,另一个自己一定是一开始考虑到了这样的危险性,所以才会在一开始就叮嘱自己要注意安全。

给他添麻烦了啊……

【在想什么?】

耳边低沉声音的问话相当柔和,游戏愣了愣,偏头看向了出现在一旁坐在自己身侧的另一个灵魂的虚影。

怔愣的神色呆软的可爱,少年王因此毫不掩饰疼爱的笑了起来。

【我以为抓到坏蛋会有奖励?晚饭吃可乐饼好不好,伙伴?】

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向游戏伸出了讨要中意食物的手,邀功的半身单眨了眨右眼。

【Trick-or-treating~】

 

 

 

 

 

 

 

 

 


评论(2)
热度(50)
  1. Yvonne.T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