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the sentinel paro chapter one|老流氓放开那只小向导|丫用了设定又不写肉

The sentinel paro

哨兵王样×向导AIBO

并不是二设里的哨兵向导而是源自起源剧the sentinel的初设w说真的我觉得初设就挺好的编剧就是同人大手www

好巧起源剧里的警局组长也叫西蒙w麻烦你了爷爷【

私设交代》》

这里的哨兵向导是源于起源剧初设,没有二设因为写文的觉得初设实在是太棒了w

也就是说,并没有结合热并没有结合热并没有结合热重说三咯w哨兵向导只是两人一组搭档友情向【除了我要写的这对】

并没有伦敦塔也没有必须精神和肉体的结合什么的w不过精神向导是有的因为初设就有w

王样是在一次任务中死光了队友的哨兵,他最初的搭档兼向导马哈德【对不起开篇就是师匠领便当】死在了那次任务里w王样自从死了搭档好友后退伍下来做了条子w独行侠的哨兵,因为能力太强大,而且死了搭档后自己也不愿意找甚至是抗拒向导,所以没有向导能够辅助得了他【嗯直到aibo的出现】曾经也有向导试图辅助他,不过都难以承受王样的力量基本上不是疯了就是废了w没有向导的哨兵感官容易崩盘,随着王样独行时间越来越长,力量也渐渐开始失控w因为服过兵役当过兵,所以有点痞里痞气还有点老流氓的感觉在w第一次这么设定王样感觉会被王厨拖出去打死w

向导aibowaibo的向导力量还没有觉醒现在还是个学生w不过一旦觉醒了就很厉害了w特别的控着汉堡w有了汉堡一切好说【小孩子w这里的西蒙是爷爷啦waibo是西蒙的小孙砸w

这是一个关于大人王×DM棒的故事www早就说了总觉得这么搭配便宜了大人王,两个人初期都有一点朝日版的设定感在w

再说一遍这是the sentinel的paro啦www容许我在一大堆废话里安利这部剧w可是起源剧超好看超好看超好看!!!

其实我是想开个中长篇

那么以上☆【废话真多



密集的枪声在丛林深处响起。

六具尸体被高挂在古木苍天的巨树上,肢解了四肢仅剩下头颅和躯干。黑色的血液汇聚成了可怖的暗色溪流蜿蜒着浸透了青苔密布的树干,混迹成了糜烂的污浊。

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劈啪作响。

满脸的血污几乎快要淹没他一双艳红色的双瞳。

精悍的躯体僵直在挂满了尸体的大树前,他慢慢的抬头,金色的额发黏在额头凌乱不堪,刺目的金色混杂着污血, 却不及他心中憎恨污浊的半分之一。

他可以看清尸体上刀口混乱的走向和尸体上密集数不清的弹痕。

灵敏的听觉却听不到分毫心跳,只能听到那些被放干了血液的尸体血管枯萎的哀鸣。

喉结颤抖着上下滑动,他攥紧了手指手臂上全是爆起的经络筋脉。

咬紧的牙关凸显出了颌骨,他胸膛剧烈的起伏收缩。

鼻息间几不可闻的抽噎,他慢慢地半跪下了挺拔的身躯。

抬起手摘下了胸口的徽章,攥紧的手掌被军职徽章锋利的边缘切割开了颜色的血流。

血液埋藏在深色的土地,和他同伴们尸体中流出的血一起渗透进了森林默然的土壤之中。

他手指颤抖的将徽章放在了地上,紧咬的臼齿终于松了松口,吐息着发出了断续的音节。

“……对不起,马哈德……”

手中的M9在他起身的片刻被利落的卸下消音器后上膛,枪口对准了被置放在地面上浸满了血液的徽章。

红色的眼睛晦暗成了一片血泊。

连续六声浸润了生命的枪响穿透了丛林,震起了片片飞鸟,在残阳中飞向了仿佛烧起了地狱烈火般的远方。

☆☆☆☆☆☆☆☆☆☆☆☆☆☆☆☆☆☆☆☆☆☆☆☆☆☆☆☆☆☆☆☆☆☆☆☆

窗外几乎快要吵炸了脑袋的车鸣声和记忆深处的枪声震醒了他。

慢慢睁开了那一双红瞳,他手指换了个姿势托在耳边,抬眸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上司。

“我不需要,西蒙。”

对面警探漠然冰冷的模样让西蒙停下了手中擦拭烟斗的动作。

上了年纪的警官透过眼镜,紫色的双眼盯着交叠着双膝坐在自己面前的下属,神情鲜少的不容反驳。

“你必须去找一个向导,必须。”

回答他的是下属冷傲讥讽的哼笑。

“我不明白,西蒙。向导对我来说就像废物一样,我找他们来干什么?PLAY A GAME?够了吧西蒙,我只会一个人单干。”

他的上司显然被他的态度激怒了,西蒙扔下了手中的烟斗,双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正在失控亚图姆!哨兵不能没有向导!就算是你也一样!你必须要一个人来引导控制你的感官好让你能该死的掌控好你的能力!”

红眸微眯着看着他的上司,亚图姆勾起唇畔冷笑起来。

“事实上我掌控的很好,西蒙。在这里我就能看清你耳根后的胡须里沾染的烟灰,你的心跳现在是107下每分钟,上一分钟是95下,鉴于你现在的年纪,我建议你坐下来擦一擦汗冷静一下坐下来不然对心脏不好。”

被气得七窍生烟的西蒙抬起手捂住了眼睛顺便抹了一下脸。

“我告诉你了西蒙,我不需要那些无能的向导来妨碍我。”

“更何况也没有向导辅助得了我。”

这句话让西蒙长长的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亚图姆说的是实话。

“听着,亚图姆。想要找到能辅助得了你的向导的确困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哪怕一点也好,只要你后退一步,没准会有向导可以跟得上你的步调。”

“那种人不可能存在的,西蒙。”

低垂着红瞳,亚图姆双眸藏起了锐利,似乎是沉浸在了大脑深处的回忆之中。

“我也,没有退让的必要。”

抬起了头,亚图姆凝视着西蒙深色的瞳孔。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抱歉长官。”

“……你知道没有向导辅助的哨兵最后都是什么结果吗?”

回应西蒙的是亚图姆低低的笑声。

“我已经——”

话在半句顿住了。

亚图姆皱了皱眉头偏头看向了警长办公室的门口。

几秒种后门被推开,一个孩子的脑袋从门缝里冒了出来。

“爷爷?”

☆☆☆☆☆☆☆☆☆☆☆☆☆☆☆☆☆☆☆☆☆☆☆☆☆☆☆☆☆☆☆☆☆☆☆☆☆☆

“家属接待区可不在这里,小鬼。”

皱着眉头看着冒出一个小脑袋的孩子,亚图姆声音低沉的带着惯性的肃冷危险。

孩子似乎是往后缩了缩瘦小的身体,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有些怕生的看着他。

“我、我只是来给爷爷送一下东西,先生……”

爷爷?

亚图姆挑了挑低压的眉头,转头看向西蒙。

年长的上司看着缩在门口的孩子和质问孩子的下属,嘴角梗着意思好笑的弧度,他抬起手冲门口的孩子招了招。

“游戏,进来吧。”

孩子像是松了口气的喘息声传进极为灵敏的耳朵竟然难得的不刺耳,心脏和血管的跳动快却不慌乱,亚图姆看着跑进了屋顺手关上了门的少年,红瞳盯着孩子毛茸茸的脑袋,寒凉的视线又犀利了几分。

站在警长桌前的少年削瘦的肩头几乎是在他眯眼的瞬间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手中抱着的文件还没来得及放稳在桌子上,孩子就几步躲到了爷爷站起来的身体后面。

“哦——游戏,怎么了?”

感觉还挺敏锐的。

孩子躲在人身后怯懦的看着自己眼神让亚图姆不耐的啧了一声,他撤下了太过锐利的目光,转眸看向了窗外。

“没……没什么……”

被西蒙摸了摸脑袋的少年摇了摇头,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娇气了,他后退一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的软发。

亚图姆几乎都能在心中算出少年此刻绯红的面颊有多少度。

他有些慵懒的偏了偏脑袋,交叠的双腿换了一下顺序双手搭在扶手上改变了坐姿。

“那爷爷我先出去了。你要我带的都在这里。”

声音似乎有些畏惧,游戏悄悄的抬眼看了看坐在爷爷办公室里的男人,对方周身的暗沉的气势实在让他觉得害怕,动作几乎有些僵硬的挪动出了屋子,一路明显是在避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紧张的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走路已经同手同脚了起来。

关门声顺带着孩子逃出屋子松了口气的声音传进了耳朵,亚图姆玩味的看着西蒙。

“完全不像你呢,西蒙。”

“分明是你有意在吓他吧?”

上司似乎觉得好笑又有些无奈的看着亚图姆摇了摇头。

“你跟我孙子较什么劲。”

“不过是看不惯懦弱的人罢了,西蒙。”

漫不经心无所顾忌的回答着,亚图姆又一次偏头看向了窗外。

远方的屋顶上,那副窥探着警长办公室的望远镜反射的光亮看的他只觉得刺眼。

站起身一手关上了窗户的百叶窗,亚图姆对西蒙做了个手势,几步离开了办公室。

 

 

 

 

 

 

 


评论(4)
热度(57)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