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高天原|狼王王样×山神AIBO|怎么看雪狼都很威风|护短大法好呀|Part one

高天原

狼王王样×山神AIBO

私设交代:

高天原www关于雪山上的神明和人类的故事www

其实也是很久以前的脑洞了w最早灵感来源与SPN同人【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w】最近有梗触发趁着有脑洞迅速码w

aibo是雪山上的山神,因为人类的信仰才存在着的神明www对人类有着非常深厚真挚的感情www非常的喜欢人类,可是因为人们的信仰越来越薄弱,力量衰减的很厉害,非常的虚弱【病弱AIBO!!!最爱病弱AIBO!!!←变态快滚我报警了】 雪山上的神www但是并不能阻止高山上的严寒w经常会出现在山里帮迷路的人指明回家的路w也非常乐意于把迷路的人捡回家www不过随着力量的衰弱被王样管着不太让多管闲事www虽然完全不会听某个狼王的话就是了www

雪狼王样www什么时候和AIBO腻歪上的已经不得而知了www白狼状态时特别的黏人爱撒娇完全不想离开AIBO也不愿意让任何人碰AIBOwww真是独占欲好强的一只狼王呢乐趣是驮着AIBO在雪山上奔跑和嗥叫www

人类状态下的时候其实是狼族的神明www相当正经正直的神明www说话比较犀利不留情嘴炮max因为担心着aibo越来越虚弱的力量害怕aibo会消失所以非常的护短☆非常不愿意让aibo插手任何和人类相关的事情耗费自己的力量w但其实也是很喜欢人类,是个心地很好但是看着不好接触外冷内热的好神明www

Part one

漫天飘飞的白雪,似乎保存下了流淌着时光。

山原上的白茫的霜雪定格在了那一瞬间,风的波纹上掬满了飞散的净白,整座高山原被厚实的白雪淹没在了寂静无声的空白当中,望不到尽头的纯色,绵延到流云浸润的高空,触摸不到的安静中出了呼啸着的风雪,就只剩下窸窣的落雪声。

灰白的岩石淹没于苍雪,光裸的峭崖深埋在寒冰。天空是灰白,地面是灰白,一切都是空空无尽的纯色漫进了光阴成了亘久不变的永恒。

这里人迹罕至,一切都被封藏在了流阴空茫的深处。

飘雪遮掩了目所能及的一切,深寒的风霜卷起了翻涌的云涛,在这片空旷的山原空地上,慢慢的勾画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从飞雪勾勒的风形中安静无声的落在深厚的大片积雪中,参杂了银雪的金发在耳边飘晃,几乎快要融进了背景的虚无之中。

紫瞳沉寂的看着地面上已经了无痕迹的白茫,澄澈的颜色里闪动下了颤动的悲悯,他慢慢蹲下身,将手埋深进了厚实的积雪之中。

高山绵延的沉静中,悠长的狼嗥混杂进了寒风呼啸的混沌中,幻境一般听不真切。

他双手将地上的积雪拨开,苍白的双手仿佛没有血色,融进了白雪之中几乎无法分辨。

随着落雪的堆移,埋在深雪中的东西渐渐显了出来。

那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

他俯身,双手环住了女孩的身体,将孩子从积雪中拉了出来。

孩子已经发白的脸色让他低垂下双瞳,没来得及伸手探查孩子的气息,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般转过了头。

一只身形健壮的白狼慢慢的从他身后荒雾飞雪的山谷中走了过来。

足有一人高的身体动作却异常敏捷,很快就蹭过来温顺的在他身边趴伏下了,白狼的脑袋枕上了他蹲跪在地上的大腿面,发出了低低的一声呜咽。

抬手摸了摸白狼的耳朵,他一双紫瞳越发温润了色彩。

“帮帮我,另一个我。”

温柔软糯的声音溶化在了翻飞的风雪中,白狼抬起了脑袋,耳朵向后撇了撇,一双艳红色的眼睛认真异常的凝视着看着它的,属于少年的那双紫瞳。

“帮帮我。”

郑重的请求听入耳中,白狼偏转过了脑袋,低头看着那个被少年收进怀里的孩子。

片刻的沉静中看不出那双红瞳在想些什么,白狼最终妥协的用鼻子蹭了蹭少年的颈肩站起了身。

厚实的白毛抖了抖落在身上的雪沫,白狼叼起了孩子布料粗糙的后领,回甩使了点巧劲,少年还没来得及扶好孩子的身体,白狼就已经将少女的身体驼在了背上,同时又甩了甩尾巴。

对着少年偏了偏脑袋,白狼几步侧身,在对方身前伏趴下了四肢,示意少年也上来。

“我不用了啦~”

红眼睛眨了眨,颇显得有些傲气。

低低的笑出了声,他几步上前,抬手摸了摸白狼的脑袋,这次倒是顺从的攀爬上了白狼健壮的身躯上。

“我才没有小看你,另一个我。”

雪花落在了湿漉漉的鼻子上,白狼打了个小小的响鼻,就像是人类在嗯声回应一样。

它尖尖的白耳朵抖了抖,撒娇的撇向了脑后。

少年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温柔的挠了挠对方毛茸茸的耳朵根,他慢慢的在狼背上伏下了身,鼻息埋在了白狼颈部柔软温暖的软毛中,眷恋的蹭了蹭。

“走啦,我们回家好不好~”

满山的风雪流云中,深长的狼嗥声渐渐地消失在了静默的空寂之中。

☆☆☆☆☆☆☆☆☆☆☆☆☆☆☆☆☆☆☆☆☆☆☆☆☆☆☆☆☆☆☆☆☆☆

火光的温暖让她的意识渐渐复苏过来。

慢慢的睁开眼睛,触目所及已经不再是那一片空洞寥落的雪白了。

山洞中红焰的光泽刺得她绿色的眼睛眯了眯。

然后女孩一下爬坐了起来。

身上白绒的狼毛毯子也跟着滑落了下来。

跟她隔着火堆对着面的白色巨狼看着她的动作,刚抬起的头又垂了下来,鼻尖在被自己围圈在身体中央的少年头顶蹭了蹭。

金色晕着白银的额发被白狼蹭开,少年睡得很熟,窝在白狼温暖的身体围成侧小窝中,身上被对方长毛蓬松的尾巴覆盖着。似乎是狼的轻蹭轻而痒,他并没有被唤醒,而是低喃了一句什么,脸在白狼肚子上的软毛中埋得更深了。

女孩仿佛能听到白狼发出了一声极为无奈又宠纵着的呼噜声。

然后她不过愣了愣神,只是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的事情便发生了。

只是瞬间的事情,从白狼周身微微散出了白光,到现在那个低头看着臂弯里少年的红瞳男子出现,她甚至没有看到变化的过程。

对方比熟睡的少年显得要成熟一些,不过也还是个少年人的样子。她还在愣着神,白狼变化过来的红瞳少年就已经将怀里的另一个人安稳的放在地上站起了身。

他把身上卷裹着的白色狼毛的披风脱了下来盖在了熟睡的人身上,红瞳微转,那非常犀利凌厉的目光就对上了她。

那双艳红色的眼睛瞳孔是松针般可怖尖锐的狼瞳,女孩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身体。

站起来的少年眨了眨眼睛,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目光倒是显得柔和了一些。

“等伙伴醒了我们就送你回家。”

有些低沉的声音听着倒不似少年的眼神那般慑人,女孩稍稍放松了一下身体,绿色的眼睛还是有些惧怕的看向对方。

“我不是妖怪,也不会吃人的。”

拿起身边的木棍拨弄了一下地上的火堆,红眼睛没有看着女孩却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他语气平淡的解释了一句。

“你可以叫我ATUM,伙伴的名字是YUGI。”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

少女顿时觉得心思似乎都被看穿了,憋了一会气,才有些闷闷的回应。

“我叫雷蓓卡。”

“你的打扮,是生活在山下的孩子吗?”

红瞳映着橘色的火光,ATUM的目光停留在了雷蓓卡的衣着装饰上。

女孩点了点头。

“山上很危险的,以后不要独自一个人上来了。”

“我才不是想一个人上来呢!我只是来找爷爷!”

干烈的火焰燃烧着发出了噼啪的一声脆响,应和着洞穴外传来的微小却不可忽视的风声,在高山夜晚的宁静中显得格外响。

ATUM抬头看着雷蓓卡,红色的眼睛稍稍眯了眯,又自顾自的低下了头照看着火堆。

“没想过如果自己回不去会怎么办吗?”

女孩沉默了一下,自知理亏的没有说话。

“总之,明天我们会先把你送回去。村子里总会有成人,他们会想办法的。”

“可是……”

ATUM安静的抬头,那双红瞳中再次覆盖上一层冰雪般的疏寒,显着一种不由分说的强硬。

“暴风雪就要来了,雷蓓卡。”

“等到你的村子封上了进山的路,到时候你想回都回不去。”

女孩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唇,碧绿色的眼睛润湿而显得泛红,可就是倔强的不愿意哭出来。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对他们这么严厉啦。”

温软的声音让雷蓓卡愣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那个醒过来坐起了身,肤色异常苍白的少年,对方清透色彩的眼睛看着她然后柔柔的温笑了起来,这让雷蓓卡莫名的心跳加快,脸颊泛红的偏过了眼神。

被YUGI说教让ATUM老实的噤了声,不过脑袋倒是低了下来,如果他的狼耳还在头顶,那现在一定是轻轻地垂着,显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YUGI轻声笑了起来,挪了几步蹭到了ATUM身边,抬起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雷蓓卡担心她的爷爷,就像另一个我担心我一样。趁现在还有时间,我们还能帮她找一找的。”

这句话让雷蓓卡和ATUM同时抬起了头。

“真的?”

“不行!”

截然不同的应答让两个人相互不服气的瞪视了起来,ATUM皱着眉头盯着YUGI,一副这一次完全不要妥协的样子。

“嗯,真的。”

双手撑着脸颊,游戏冲雷蓓卡笑的眉眼弯弯,温柔好看。

“伙伴——”

“抗议驳回,另一个我。”

“唔……”

雷蓓卡眼看着YUGI身边的ATUM刚刚还是一副抗争到底,现在却吭哧了一声偏过头显得一副没法违抗拒绝完全投降的样子,绿色的眼睛眨了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带着眼角的泪花也闪在了温暖的火光之中。

 

 

 


评论(2)
热度(55)
  1. 暗玥公主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