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大学私设paro|双生子对单身狗的爆杀☆|论大学寝室有个好舍友的重要性

大学私设paro

双胞胎王样与AIBO☆

稍稍记个小段子hhhh

还是那句,灵感源于生活☆我舍友们就这么可爱我会跟你们说?



“不,伙伴,我绝对不会和你分开的!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

“另、另一个我——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城之内趴在床上看着下面要死要活不愿意爬梯上单人床的兄弟两,老神哉哉的打了个哈欠。

大学寝室住宿的第一晚,大危机。

城之内和这对异色双瞳的双生兄弟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小到他们记忆都不太清楚就已经光着屁股互相追着打的程度。

就是俗称的——发小。

从城之内记忆中开始,亚图姆和游戏就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

各种意义上来说。

迟到要一起。

整他要一起。

食堂吃饭要一起。

上厕所要一起。

忘带作业要一起。

翘课要一起。

放学回家要一起。

洗澡要一起。

好吧,睡觉也要一起。

虽说城之内参与了兄弟两在一起的大部分时光,最后一项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这个殊荣了。

不过他有幸见过。

高二那年将近夏天,游戏发烧请假,亚图姆没法跟他一起发烧就在家里一直陪着他,城之内放学回家后带着老妈做好的粥去慰问。

双六爷爷带着他去双胞胎的房间,原本他是想尽一尽身为好友的职责好好地【亲切】慰问一下,不过当他看到房间里的兄弟两时,一时间除了在心里感叹的低笑,就什么反应都做不出了。

天气挺热的,双六爷爷楼下的小店里都已经开了空调。

可能是害怕游戏再度着凉,房间里的制冷机器都关着。

亚图姆侧躺在他和游戏从小就一起睡的大床上,一只手给游戏当着枕头,另一只手跨过两个人盖着的同一条被子,把自己发烧的弟弟紧紧抱在怀里。

游戏半张脸深埋在他怀里,露出的脸颊烧的通红,睡得却意外的安稳。

亚图姆皱着眉头,浅眠中热出了满面的汗水浸湿了耳边的金发黏腻在脸侧,却固执的一点不肯松手。

城之内低头和双六爷爷默契的笑了起来,轻轻的带上了房间的门。

那一幕直到现在都让城之内印象深刻。

如果不是他家的是妹妹,他也想从小就这么揽着对方睡,一直到长大了也不放手。

嘴角勾起一抹怀念至深的笑意,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头枕在叠起的双臂上翘起了腿。

“我说你们两个——今晚真打算还睡一张床?”

似乎是嫌兄弟两之间还不够腻歪场面不够乱,他带着一种坏笑瞎出着主意。

“我无所谓哦,趁着这个另一个不知名的家伙还没有来之前,你们速战速决的一张床上来一发怎么样?”

“闭嘴城之内!”

双胞胎异口同声默契极佳回头同时开口冲他吼道。

“我有所谓,你们要是敢就立刻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去。”

熟悉异常的声音在门外非常自然的接了一句,宿舍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相当粗暴的破开,门口背光的高个子男子穿着一身特别拉风的白色风衣,一手拉着身后手提箱,另一手叉着腰,冰蓝色的眼睛高傲的瞥了一圈宿舍里的三个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舍友。

“哼,亚图姆游戏和庸才,又是你们三个,很好。”

“海马——!怎么会是你!”

这回换成三个人默契极佳的震惊在当场。

大学寝室住宿的第一晚,大大危机。

海马不是发小没错,不过——

大概算是死对头。

只是对亚图姆和城之内来说,的确是这样。

“我还以为……”

游戏的确是非常难以置信的看着拉着箱子进来的三个人初中兼高中同学,或者只是对他来说是好友。

“海马君不是要出国吗?”

“临时有点事情,计划暂缓。”

回答游戏的问题声音到底是软下来了一点,海马打开自己床位下的储物柜,弯身进去查看里面的灰尘状况。

“不过这样一来,亚图姆,我们的帐又可以继续算了!”

满意于宿舍三个人一下午的打扫成果,三人的同学兼好友【真的是好友】直起身,挑衅意味浓厚的看向了已经炸了毛挡在了自己家弟弟身前生怕下一秒对手就抢人的亚图姆。

“上一次LOL排位赛输给你,今年你给我做好输的觉悟!”

“哼,连篮球都输给我的人好意思说啊。”

哼笑一声,亚图姆抱起双臂回以同等程度的挑衅傲慢。

“要打的话尽管来,我奉陪到底!”

“给我等等!”

一直没出声的城之内突然间从床上爬起身,右手一撑床边的扶栏就直接从上铺床位上翻跳了下来。

“海马,别光顾着盯着亚图姆!你这家伙去年竟敢在赛区里嘲讽我!今年无论如何我都——”

“打到现在还是黄金三的你好意思在这里乱吠啊,庸才。”

“不准叫我庸才!”

“好了好了,你们三个不要再吵了啦……”

抬起双手想要劝架但是完全没有用,看着宿舍门口路过都要对他们四个行注目礼的其他学生,游戏觉得自己的忍耐差不多到极限了。

“喂,你们三个。”

游戏偏了偏头,用一种非常温柔的态度笑了起来。

刚刚还在互放狠话的三个人瞬间安静了。

“再吵我就黑了你们账号禁赛一年。”

从此以后,游戏就确立了四个人中无可撼动的宿舍长地位。

☆☆☆☆☆☆☆☆☆☆☆☆☆☆☆☆☆☆☆☆☆☆☆☆☆☆☆☆☆☆☆☆☆☆☆☆☆☆☆☆☆

“伙伴已经睡了吗?”

端着洗漱用具从浴室里出来,亚图姆用毛巾擦拭头发不断滴下的水,看了看已经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的游戏,顺手关掉了宿舍的大灯。

“上床有一会了。”

城之内停下了手上整理衣柜的动作,放轻了声音回答亚图姆。

亚图姆没有说话,转身将手上的用具放回架子上。

“我就知道海马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爷怎么可能跟我们一起住,晚上果然还是回家了吧~”

自顾自的嘲笑着还点了点头,城之内把身体往身后的柜门一靠,笑的一股痞里痞气。

“木马一个人住他不放心。”

安静平淡的这么回答了城之内,亚图姆将手上的毛巾也搭了回去。

“你对那家伙了解的也不少嘛。”

食指揉了揉鼻尖,城之内轻声笑了起来。

“将心比心,城之内你不也是一样吗?”

亚图姆回头看着这个发小,唇角弯了弯也笑了起来。

“你们还要一起睡吗?”

“城之内你就别明知故问了。”

“我还以为是因为浴室小,你才没和游戏一起进去洗。”

亚图姆又一次没有答话。

他靠在床铺的扶梯前,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盯着发着微光的屏幕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机锁屏是游戏温软安静的笑颜。

“作为过来人,我还是想跟你聊聊的。”

城之内看着亚图姆染上了些许寂寞的异色双瞳,非常了然的笑出了声。

“你不能一辈子都自顾自的保护游戏,偶尔也该问问他自己的想法。”

亚图姆慢慢的抬头看向了城之内,低沉的声音有些叹息的味道。

“我知道。”

“所以我才没跟他选在同一个专业。”

总有不在一起的时候。

就像游戏来大学前的路上跟他说的。

是时候让自己的弟弟慢慢的学会适应没有哥哥的时候。

“谢谢你,城之内。”

“喂亚图姆,你这么说太见外了。”

冲城之内抱歉的笑了笑,他将手机抬手放在床上,攀着扶梯几步爬了上去。

有着光感的手机被他上来的人影一晃,闪烁了一下亮了起来。

亚图姆在莹色的光中看到了游戏安静沉睡的侧脸。

划过自己弟弟鼻梁上的泪光让他的双眸瞬间一个怔愣。

无奈心疼的笑笑,他隔着两张床对头的栏杆,伸手将游戏眼庞的水渍慢慢抹去。
“怕就跟我说啊,傻弟弟。”

“晚安,伙伴。”

城之内安静的关上了桌上了台灯。

“睡了,亚图姆。”

熟稔无比的道了晚安,城之内黑暗中几步沿着扶梯上了床。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双生子,给他们留下了一片自己的空间。

夜晚安静的黑暗中,亚图姆的手穿过了护栏,意料之中的触碰到了游戏搭在枕头旁的手。

他轻轻地握住了。

游戏在沉默中,回给了他相同的动作。

他也扣住了哥哥伸过来的手。

“晚安,另一个我。”

 

 

 

 


评论(16)
热度(100)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