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ABOparo|肉都没有算什么ABO|这种设定为什么带入原著不觉得违和系列

ABOparo【Part one】

Alpha王样×omegaAIBO

大概是原著背景下的ABO妄想www

这个设定会不会戳你们雷点啦。。。有点担心这个注意避雷哦。。。总觉得会是发文掉粉2w系列。。。

时间线在决斗王国之后开始www

传说中的ABO也不给肉就是这里www写的初衷其实是蛋清的威逼利诱,后来想想信息素这种东西也很萌的对不对www

打这么多【www】好烦人啦www

 

 

他在门前徘徊了许久,手臂几次抬放,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打开面前颜色冰冷的铁门。

喉结因为紧张上下滑动了一下,终于手指碰上了门把,微微使力向下一拉。

“吱呀——”

齿轮摩擦的开门声即使很小,都让他咋舌的缩了缩肩膀。

铁门被拉开一个小缝,从对面敞开的木门照来的光写进了铁门后的世界,过于明亮的色彩在这座巨大复杂的立体迷宫门前空旷的场地上映出一小道光影。

游戏磨蹭着挤进了房间,瘦小的身体在地面的光影上遮挡出了线条明晰的影子。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他现在显然有点做贼心虚的畏首畏尾。

应该……睡下了吧?

没睡的话……果然还是用一开始想好的理由搪塞过去好了……

这么在心里纠结了一晚,游戏有些嚅嗫的出声。

“另、另一个我……?”

他也知道自己声音似乎有些小,第二次出声握紧了自己的手指,语气也明显要坚定一些。

“另一个我?”

但是他的话语在空旷的立体迷宫里回荡。迷宫里冷色调的光照也没有因为他的呼唤有所改变,这让游戏有些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了些许失落。

没有回应,也没有突然出现的话,说不定真的睡着了……?

游戏真的没想过自己会有必须这么做的一天,这样做贼的滋味真是非常难受。但是他没有时间了,如果不在今天把这件事情解决掉,那么他这个月都会非常难熬。

只有这个秘密,是他的另一个自己不能知道的。

轻车熟路的上楼梯往左手的岔口走去,迷宫里这么多的房间对他来说是没有迷惑作用的。他知道半身平时最喜欢待在哪个房间里。

小心翼翼的摸上房间的把手,他喉结又一次上下滑动了一下,尽可能的放轻了动作,将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小缝。

这间房间大小适中,一贯的冷色,冰冰冷冷的,石头堆砌的房间空空荡荡,只有中间放置了一把王座,他要找的人就双膝交叠的坐在那里。

游戏从来没见过对方熟睡的样子。他的半身现在一手搭在大腿上,另一只手搭在王座的扶手上斜撑着额头,呼吸平稳轻缓,比他要强健得多的胸膛慢慢的,有规律的一起一伏。

金色的额发被沉睡中的人手指搅缠,颇显凌乱的遮掩在眼前,游戏站在门口的缝隙处看不清发影下对方的表情,于是他慢慢的靠近了几步。

但也只是走了几步后,游戏就不敢接近了。

对方的气息太强了。即使是沉睡中,游戏也能感到那股特别的,寒冰一样侵略霸道的气息在他半身的周身回旋叫嚣着。

这样的气息对现在的游戏来说主导气息着实浓烈的过分,让他只能敬而远之避之不及。

他的半身在他面前睡得很熟,不会醒,不会醒。游戏这么安慰着自己,虽然脚下的步伐还想迈的更近一些,但他到底是犹豫着收回了继续接近的念头。

就这么远远地确认一下就好了。

他有些颤抖的触上了自己的身体,想要借此警告自己。

只要另一个自己睡着了就好,他就可以抽出空隙了。

这间房间的门随着来人的离开被轻轻的关合上,房间依旧是冷色光源和石墙,没有什么变化。

唯一变化的,只有靠坐在王座上的人那双慢慢睁开的紫色眼睛,望着房间被关上的门,神色犀利清明的吓人。

☆☆☆☆☆☆☆☆☆☆☆☆☆☆☆☆☆☆☆☆☆☆☆☆☆☆☆☆☆☆☆☆☆☆

放在床头的积木亮起的光泽慢慢熄灭,游戏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阁楼上的天窗照下来的月光让他愣了愣神,在床上躺了一小段时间后,游戏的一只手下意识的触摸上了自己的腹部。

咬了咬下唇,他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赤着脚几步走到书桌前打开了自己的书包。

摸索了几分钟后游戏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握紧手中的小药瓶,眼神有些空洞的看了几分钟后,皱着眉头拧开了瓶盖。

数着数目将药片倒在手心,他在最后又不放心的环视了一下房间,确认真的没有第二个人的存在后依旧有些动作慌乱的吞咽下了手心的药片。

直到他将小瓶子重新藏好都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这让游戏瞬间好好地松下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为此还小小的打了一个嗝,就这样像平常一般伸了一个懒腰,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小床走去。

这回连步伐都要轻快很多。

坐在床边,摸了摸床头的金色积木,游戏掀开自己的被子钻进了自己的小窝。

晚安。

他对着自己这么说着。

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

……

清凉的月光投射在房间里,已经从书桌上移动到了地面上。

虚晃的身影也已经在书桌前的扶椅上坐了许久。

他一手惯性的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在桌子上时不时地敲着,犀利的深紫色眼睛盯着窗外似乎看了许久。

终于他慢慢站起了身,狭长的眼睛凝视着挂在椅子上的书包一小会,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小床上的人身上。

游戏面对着墙壁蜷缩着身体,整个人卷在被子里,已经睡得很熟了。

与他容貌相似的虚影向着小床走了几步,在床边自己常待的地方坐下来,修长的手指搭上了游戏的肩头。

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那一双神色清明的紫眼睛出卖了主人心中一种名为疼惜的情绪。

金色的额发稍有蜷曲搭在耳侧,他微微低下头,手指也转而去抚摸游戏的额头。

独属于他的alpha气息慢慢的跟随他的意志笼向游戏的身体,却又小心过分的消去了其中的侵略味道,像是一道屏障一般将游戏环绕在其中体贴入微的保护了起来。

睡梦中的游戏低喃了一句听不懂的话语,偏头,脸颊向枕头里埋得更深了。

金色的额发遮掩了alpha的眼梢,虚影之下只能看到他温柔上翘的嘴角,笑的如此轻易地疼宠满足。

 


评论(14)
热度(73)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