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大学私设paro|灵感源自生活|海星秀恩爱凑不要脸|恶搞什么的人物原型已经死掉了

大学私设paro

双胞胎王样与AIBO☆

电气工程的王样与橙汁☆

计算机与科学的AIBO没事喜欢黑一黑校园网编一编小游戏☆

四人一间但是海马不在寝室住www贵公子与家近の优越

不要问我为什么双胞胎不选同一专业作者任性233333

少见的,活泼的,比较嗨的王样2333333我在想,如果生活在现代,而且从小是和AIBO作为双胞胎一起长大的王样,大概就是没有那么高冷,还有点熊什么的233333

附带,两只海星双胞胎是异色双瞳,王样右边眼睛是红色的左边是紫色的,AIBO反过来wwww只有这个大学paro是这样独特的设定好好玩wwww

对了,俗话说,篮球场上四大天王灵活死胖子、 矮壮篮板怪、 勾手老大爷、 高瘦远投王www这样说王样算不算矮壮篮板怪wwww【我真的不是黑粉!!!

还有大学里是禁止改电线的!!!好孩子不要学!!!




室内篮球场一直是雨天里一帮球迷们的最爱。

“嘿——嘿——!不是那边——!哦FUCK!!!”

此起彼伏的呼声让羽毛球场上的人也不由得转头注目,就只能看到一个带球上篮的利落身影一闪而过,那人单手带球,一抬一扣,安静又稳健落地的同时,入筐下落的篮球在他的脚边砸出了一个傲然的两点进分。

一边的对手刚想趁着进球一方的松懈把落地没有出界的球抢回手上,谁知刚刚进球的那人反应相当迅速,刚落地就一个转身。左脚踏地右脚一转,右手一勾就把对方到手刚传出去的球半空截住,转手传给了三分线外的队友,又开始一轮进攻。

“亚图姆!你这个家伙又来这一招!”

抱怨的话还没吼完,嚣张的前锋就勾唇哼笑了一声,鼻腔里还有剧烈运动留下的带有压抑味道的喘息,右眼红眸一瞥,留给对方的余光里满满都是得意洋洋的戏谑。

“兵不厌诈啊御加。”

“……收回前言,你这家伙真是……喂——!”

说话的间隙就让对方这个身影异常灵活的前锋捡了漏子一发远投精准命中,球场上顿时又是一片呼声。

“……特别让人不爽。”

御加撇了撇嘴。

这一球终于弹出了场地界限,又被来围观顺便做一做临时裁判的貘良顺手扔了过来,亚图姆一抬手接过了篮球,右手食指把篮球转的搜搜作响,另一手叉腰勾唇对着跟自己班单挑的男生们笑的一脸悠然自得。

“如何?还要再打下去吗?”

食指一收手掌一托,反手慢慢的拍起了球。这么明显的挑衅是个汉子就不能怂,尤其是在球场上。今天明显是对上眼的两个班的男生彼此都是一副不干死对方不罢休的样子,剑拔弩张的时候,亚图姆忽然抬头望向了貘良冲对方喊道。

“怎么了?”

正冲着亚图姆挥手吸引他注意力的貘良停下了动作,双手做出了一个桶状的传声动作。

“游戏君刚刚发短信催你回去哦——”

身边的队友明显感觉到方才拽的不行的异色双瞳的队长精悍的身体怔了一下,一种名叫“这个混蛋浪逼终于也有经历激烈的心理斗争的一天”的感觉让所有感受球手们都暗自在心底憋笑,但很快,作为对手班级的同学们笑不出来了。

因为亚图姆显然做出了一分虐狗三分走人的决定。

他把球往地上一拍,艳红色的眼睛似乎被一种兴奋感染得越发的炽烈。

“放马过来二班的家伙们,一起上也没关系,我会打到你们认输为止。”

“哦哦~亚图姆我们是没关系哦,毕竟游戏催的人不是我们是你啊~”

愉悦的声调下御加摆出了防守的姿态,他想自己可以改变策略了,只要拖住亚图姆十分钟,不,三分钟,他们就大仇得报了。

被他的话语激的红眸一颤的亚图姆咬了咬牙:“你惹火我了混蛋——!”

说着身影灵活的一班队长就带着队友们跟二班开始了又一轮厮杀。

某种意义上,双方都是在和时间赛跑呢。

☆☆☆☆☆☆☆☆☆☆☆☆☆☆☆☆☆☆☆☆☆☆☆☆☆☆☆☆☆☆☆☆☆☆☆☆

室内篮球场上,男生们的运动鞋与地板擦出的声音频繁激烈。刚刚才彼此放过狠话的这两队场上厮杀尤其激烈,不过其实说是单方面的虐杀也不为过呢,尤其在一班的队长大人下定了要一分钟之内搞定对手的决定之后。

眼看着亚图姆又一次得球连过数人,一跃而起准备扣杀得分。

“TRIPLE KILL!!!”

显然亚图姆这一场打的不是一般的兴奋,这一手扣杀上篮时还不忘以三杀宣言羞辱对手,可谁知变故突发让傲气的一班队长瞬间一僵。

亚图姆眼角才扫到一抹熟悉异常的身影,大脑神经还没对此做出任何反应,对方就已经长臂一展,半空中跳起直接截杀了亚图姆手上正准备扣进篮筐的球。

来人能硬生生截下亢奋中的亚图姆手上的球,学校里能做到的,出了三班的海马,就只有……

“我说了让你回去,外面雨下大了你知道吗?为什么不回我短信?”

低沉的声音明明温和轻柔,两个班的球手们却都发誓一定在里面听到了绝对领域的禁止违抗。

“我错了伙伴。”

两个人刚落地就传来的对话让半块球场上静默了片刻,然后异常整齐的发出了整齐划一的憋笑声。

亚图姆凉凉的眼神一扫,淫威镇住了其他球手们,却对面前自己家的胞弟束手无策。

事实上,现在他更像弟弟,还是做错事被哥哥抓包的那种弟弟。

与亚图姆一样的紫红异色双瞳眨了眨,游戏叹了口气,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然后他冲球手们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先借用一下哥哥,改天再还给大家~”

游戏君亚图姆/队长你带走就是造福我们了根本没必要道歉我们才是该道谢的一方啊!!!

被累惨的一班队友和被虐惨的二班球手们也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

伸手拉住身后兄弟的手腕,游戏望着安分下来了的亚图姆,歪歪头眨了眨眼睛,放下了刚刚自己挑起的眼梢,显得温软可亲。

他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温柔声音,冲着亚图姆催促又有些撒娇的低语。

“走吧,另一个我。”

望着轻轻松松就驯服【雾】并拉走了自己双胞胎哥哥的游戏,一班和二班的球手们还没来得解感叹唏嘘些什么,突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游戏刚刚话里蕴含的重要信息。

游戏刚刚是不是说雨下大了?

意识到他们可能被困在球场而且面临无人前来送伞最终可能要孤独淋雨回去的一众球手,看着没走远的游戏手上不知何时多出的一把伞,看着两个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海星手拉手,撑起了一把伞走出了室内运动场的大门的背影,他们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么好的弟弟怎么摊到的人就不是我!!!

游戏原来是来送伞的吗!!!

总觉得下次两个班围殴一个人的可能性顿时大了起来呢www

☆☆☆☆☆☆☆☆☆☆☆☆☆☆☆☆☆☆☆☆☆☆☆☆☆☆☆☆☆☆☆☆☆☆

“另一个我,我带了两把伞。”

望着撑伞的哥哥被淋湿的半边肩膀,而自己则是被好好罩在伞下,游戏晃了晃自己手上的另外一把伞。

“嗯?这样就好了,伙伴。”

听到半身那么说着,亚图姆换了撑伞的手,另一手搭上了弟弟的肩膀把人往自己胸前带了带,顺便凑在游戏耳边笑了笑。

“你看,这样我也淋不到了。”

偏头看看,游戏毛茸茸的脑袋蹭在亚图姆的脸颊旁,双胞胎像是同时感觉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都低低笑了起来。

“另一个我回去洗澡啦,汗味好重。”

“晚饭呢?”

“城之内刚下了实验室,说是今晚一起煮面。”

“嘿诶——今晚意外的丰盛啊,伙伴亲自煮吗?”

“是啊,多亏了另一个我偷偷摸摸改了线~”

“伙伴你也学坏了呢……”

谁说雨里带伞就可以秀恩爱,首先你要有伞,其次你要有个会送伞的弟弟。

我要是运动场里的球手们,我的内心也是崩溃的【摊手

 


评论(12)
热度(10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