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道士下山而来的脑洞|军官王样×医师AIBO|民国临安

有道士下山而生的脑洞

嗯。。。晚上出去浪的时候去撸了一把道士下山。。。然后我的脑洞就像滚滚长江东逝水开闸泄洪没有停下的欲望了。。。

民国设定多有爱!!!你们就说多有爱吧!!!查老板和周西宇多有爱你们就说多有爱吧你们凭什么不吃安利!!!【闭嘴好好更你的文w

嗯。。。大概就是脑洞大开的一个设定,流落街头没有记忆的王样被医馆家的孩子捡回家的故事,嗯w

(军阀王样×医师AIBO)

 

“号外号外——!”

灰蒙蒙的天色像是水中掺杂的浮灰,即使是临近黄昏,天边也只能看到一种隐约的暗红,就像是现在愈下愈大的白雪,暗沉着压抑了天色的同时,也模糊了人眼中所看到的一切。

“号外号外——!”

临近除夕的年关,湖边热闹的大街早在下午就早早沉寂了喧嚣繁闹。虽然路中央的报童还在努力的想将手中剩下的报纸卖出去,但是街边摆摊的小贩已经停止了吆喝开始彼此交谈着,手脚麻利的收拾着贩卖的差不多的年货,都准备回家准备新年了。

这样一条宽阔的大街,偶尔有几家酒肆尚在营业,大多数店铺,门口都斜放着打烊关门用的木板,不出一会就要关门谢客停止营业了。路上往来的行人入目可数,行色匆匆,鲜少有人会在报童身边停留驻足。

“号外号外——!”

稍稍有些嘶哑的叫卖已经没有最初的嘹亮,报童看着手里还剩着的一小摞报刊,皱起了小小的眉头。

他抱着还有剩的报纸,在原地来回蹒跚踌躇,站在路中央,一会又往街边去,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继续卖完这些存货。

白茫的雾气慢慢的从嘴中呼出消散在寒冷的空气中,游戏捂了捂自己有些冰凉的指尖,在经过年幼的报童身边时,脚步一顿,有些犹豫的看着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仍然在努力卖报的年幼孩子。

幼童冻得通红的耳尖让他紫色的眼睛清光闪烁,微微叹了口气,他从别在腰间的小钱袋中摸索了一些钱板,转身给了身后跟着的一对兄妹其中的哥哥。

“把报纸都买了吧,好让他早些回家。”

接过钱板点了点头,作为兄长的少年匆匆向还没走远的报童跑去。

回家应该不会被爷爷骂吧……?偏偏头,感到袖口被留在身后的女孩子轻轻牵住,对方温热的掌心细心的握上游戏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指,紫眸的少年回头冲着女孩子温软的笑了笑,隽秀的眉头弯出的弧度就像是房檐上落下轻雪的纹路。

“没关系的,寂静。”

☆☆☆☆☆☆☆☆☆☆☆☆☆☆☆☆☆☆☆☆☆☆☆☆☆☆☆☆☆☆☆☆☆☆☆☆

“待会就回家了?“

伸手把铜币递给正在包糖球的老板,游戏回头问着身后的一对兄妹,见两个人都点头表示同意,正想冲他们笑一笑,游戏的大大的紫眸中似乎看到了什么。

他愣了愣,往前迈了几步,似乎想看的更清楚些。

“小少爷,你的……”

包好三只糖球的老板刚想把包裹给自己的主顾,年少的游戏就已经迈开脚步往旁边一个小巷子里跑去,老板一怔刚想把人喊回来,一直跟在少年身后的兄妹便默契的一个接过了包裹,另一个跟着少年撒丫子跑了起来。

游戏气喘吁吁的跑进了这个小巷子口,他眨了眨自己紫色的双眸,望着巷子深处的一角,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看错。

一个比他年纪稍大的少年正蜷在这个巷子的一角,纷落的飞雪已经在他身上慢慢的堆出了一层薄薄的白衣。那人纤长的眼睫无力的垂搭,随着六角雪花的飘旋轻轻打着颤。苍白的面颊看不出一点血色,但这个人神情是那么平静,就像只是在这静谧飘雪的黄昏,抛下了一些尘世间的烦恼忧愁,安静的睡着了一般。

这种异样的宁静让游戏的心扑通扑通的加速跳了起来,他因为喘息呼出的白雾频率变得很快,慢慢的,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像是在雪中沉睡了的少年,伸出了微颤的食指,凑近了那个人的鼻尖。

微红的指尖方才感到一些湿温的微弱气息,对方的眼睛就已经无预兆的睁开,短促的惊叫闷在喉咙里还没彻底发出,他伸出的右手就被少年狠力攥住然后用力一扯,硬是把游戏直接扯摔在地上。

膝盖用力磕在粗糙的石板上掺上大雪的冰寒让游戏生生打了个寒颤,他手腕被对方用力攥着,鲜活的疼痛激的眼睛自然而然变的湿漉漉起来,另一只手撑着自己慢慢的从雪地里爬起,抬眸看向那个把自己扯摔在地上的家伙,这一眼就让游戏怔在那里,灵魂似乎也为了那抹鲜红在这寒冰中驻足停留。

少年与他那般相似的外貌,仿佛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唯独与自己差异巨大的,就是那双像是写进了夕阳落焰满池红莲的炽热双瞳,那双狭长的眼睛润进了少年身上铺陈积雪的寒冷,那般冷清的注视着自己,让游戏一时间除了能感知颊上流过的属于泪水的温热,就再也无法做出其他反映。

锁定了游戏的红瞳在映入了那般清透的泪水后不可察觉的一怔,他攥着那与自己容颜酷似的少年手腕的手下意识的松了松,心里竟闪出了几分鲜少有过的慌乱。

对方没有恶意,是他自己多心了。

微垂下那一双红瞳,他完全撤下了手上的动作,稍稍偏过了自己的脑袋。

“对不起。”

话音还未落,他就听到耳边属于那个少年的呼喊。

“不要——!”

猛地抬起刚刚放下警戒的目光,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对少男少女,两个人正有些气势汹汹的像自己走过来。

斜飞的眉目毫不客气的敛压,极具威胁的目光还没来得及瞪上那匆匆赶来的一对少年,红宝石一般的双眸便映进了那个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少年有些瘦小的背影。

“他没有对我做什么,没关系的!”

那拦在自己面前,毫无保留背对着自己,张开双手欲保护自己的背影深深地刻进了他一双红瞳中。那一瞬间,少年即便瘦小却那样坚定地身影让他头一次在这寒凉冰冷的地方感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他知道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但是这个孩子此刻带给他的,却是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可以流进心中的柔软。

抿了抿冻裂的有些疼痛的双唇,他收回了自己那咄咄逼人的视线,长睫落了白雪,掩下了那一双红宝石一样的双瞳。

“呐……你还好吗?”

温柔的声音落进他耳中,他下意识地抬头,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后悔。

明明不想有所牵扯,却控制不住那下意识的动作,他不免为自己的这种不由自主恼火。

对方不搭理自己,明明前一秒他在那双眼精里看到了一种亮晶晶的色彩。游戏在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息,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乐衷于自己和自己较劲,但他还是温和的笑着对那已经快要冻坏了的红眸少年伸出了手。

“外面很冷的,要不要来我家?”

“……”

去了之后呢?

你不担心吗?万一我是坏人呢?

不同于那干净单纯的双瞳,他暗沉的红色双眼在那一瞬间神情一暗,想到了很多很多的顾虑与也许,明明心里最明确理智的答案是不去握住那只手,是冰冷冷的拒绝叫对方走开,但是……但是……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感到一种身不由己的失控感。

那双手太干净,太温柔,太温暖。

就是高傲倔强如他,也禁不过温柔乡的浸溺,自甘堕落的伸出手,握住了那属于他的,在乱世之中唯一的救赎。

 


评论(3)
热度(32)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