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日本鬼怪paro|酒吞童子王样×京都公主AIBO♀

又是一个全新的脑洞

想着想着就玩脱了。。。什么酒吞童子王样,大天狗社长,然而橙汁是管狐☆雷蓓卡是座敷童子☆果然怪谈什么的才是我的本职萌23333

刚出生就被拐走的AIBO☆

AIBO性转注意!性转注意!


百鬼paro

酒吞童子王样×京都公主AIBO♀


【吃掉她】

【吃掉她】

【吃掉她】

【皇室血脉的公主】

【吃掉了就可以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

【吃掉她】

森冷寒凉的石坛上,献祭一般盛放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四周是暗沉凝重的邪黑阴霾,散发着可怕的恶念盘桓在孩子的四周,张牙舞爪的彼此争夺着这个不谙世事的稚子。

还是婴孩的公主清澈的紫色瞳眸惊惧的轻眨,晶莹的泪水凝聚在眼眶中,小小的双手缩在胸前畏惧的蜷缩,双掌大小的身体颤抖着,她还太小,被掳至妖怪成窝的荒郊野岭,连呼喊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在哭呢】

【在害怕呢】

【看得见我们呢】

【就这样吃掉她吧】

不知是何时,不只是什么时候,不知是哪只妖怪发出了这样的宣言,一瞬间方才还喧闹着彼此厮杀争夺着的妖怪突然集体安静下来,在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之中,所有的妖怪整齐划一的“桀桀”笑出了声。

【好吧,就这样吃掉她吧】

周围凝聚起的黑暗慢慢的壮大,浓稠的黑影开始化作了一双双惨白的手,用着恶心的速度伸向那个惊惧不已的孩子。

年幼的公主紫色的眸子出生以来还没来得及映下阳光的色彩,就被可怖的黑暗掩埋,那成群的妖怪覆盖上婴孩水晶一样的眼瞳,眼看就要得逞——

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刚刚还宣扬吵闹厮杀着的妖怪顷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就像是地震前逃命的飞鸟,荒凉的野外安静的连虫鸣声都听不到。

消散的黑影让年幼的公主吭哧了一声,终于哭出了声。

不似健康孩子嘹亮的哭声,婴孩吭哧吭哧的小声啜泣着,似乎下一秒声息就会断绝在这荒无人烟的可怖祭坛上。

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在祭坛边停了下,孩子似有所感的张开了那双如若晨星的紫瞳,映入眼中的是双血一般猩红的双瞳。

殷红色的针状瞳仁明明在暗夜中散着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年幼的孩童却是歪了歪小小的脑袋,眼角的泪花被弯起的眼角摩擦成水雾缠上了浓密的长睫,银铃一样的笑声顿时划破了死静的荒野。

有着猩红双眸的大妖怪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心血来潮的收起了刚刚欲吞噬女婴血肉的獠牙,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逗弄起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软软的下巴触感柔滑,这让妖怪满意的眯起了眼睛。

还是婴孩的公主意外的乖巧,被这样逗弄着,紫色的眼睛慢慢的眨着,与那有着艳红双眸的妖怪对视,然后困倦的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像只小小的有猫一样,呢喃了一声,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忽然平静下来的婴孩安宁恬静的睡颜吸引了妖怪,他慢慢地低头,俊美的容颜上冰封的肃冷因为女婴干净的气息开始有了裂痕,金色的额发垂在脸侧,妖怪慢慢的垂下自己纤长垂搭的眼睛,月光将长睫的阴影投射在猩红的瞳眸上,遮掩了松针一样尖利的艳红同仁,线条锋利的双唇轻抿。似乎是出于好奇,似乎是觉得有趣,红瞳的大妖怪慢慢的将鼻尖触上睡着的婴孩柔嫩的脸颊,小心的蹭了蹭。

淡淡的奶香味和细腻的触感让他心情大好,似乎他很少有这么有兴致的时候,鼻尖游移,唇瓣触上婴孩的额头,伸出舌尖小小的舔了一下。

年幼的公主嘤咛了一声,虚浅的鼻息喷上了他的鼻翼,澄澈的气息不同于他生活的大江山,似乎是给他带来了从未接触过的清新感,微张的红瞳不知是在想什么,不过片刻,妖怪便不再游移,他稍稍抬了抬头,让自己额头上的角触上了婴孩的额头,坚硬的角质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力道触碰上稚子的小脑袋,只是这么触碰了一下,他便满足的低低笑出了声。

他很满意这个孩子。

如果在婴孩阶段就吃掉,未免太过可惜,他也不是这么耐不住性子的人。

精心培养出的果实最终有一天可以被自己亲手摘取,感觉是比把八尺琼勾玉从天照手上骗来更令他兴奋的事呢。

名震京都的大妖怪,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当初的这个想法到底是有多天真。

☆☆☆☆☆☆☆☆☆☆☆☆☆☆☆☆☆☆☆☆☆☆☆☆☆☆☆☆☆☆☆☆☆☆

“亚图姆~亚图姆~”

软软嫩嫩的,属于孩童的声音让枕着手臂在大块青石上的大妖怪狭长的眼眸颤了颤,从浅眠中醒过来,动作慵懒的支起自己的身体,猩红色的眼睛望着向自己跑跑跳跳奔过来的女孩,嘴角不自觉得轻轻勾起,抬起右手像女孩招了招,顺势将跑到自己身边的幼女揽到身边。

“怎么了?”

睡醒还有点沙哑的声音让游戏大大的紫色双眸开心的弯起,嘴角翘起一个俏然可人的弧度,露出了正在换乳牙造成的小小豁缺。被环抱着的身体往少年怀中蹭了蹭,直到鼻尖蹭到对方结实的胸膛,游戏才举起自己短短的小手,把手中小心捧来的粉色花朵别在了亚图姆尖尖的耳朵上。

粉嫩的颜色和神色冷情眉目狠厉的大妖怪极不相称,但那淡淡的粉色衬上亚图姆金色的额发,在阳光下就显得清亮的好看。年幼的游戏歪着头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僵硬表情,突然非常开心的拍起了自己小小的手掌,低低的笑了起来。

银铃般的笑声让亚图姆侧脸微微红了红,任由小小的女孩手脚并用的爬到了自己身上,红色的眼瞳跟着女孩的身体移动,他伸手想碰一碰那被放置在耳朵上的花朵,谁知游戏小小的双手忽然紧紧抱住了大妖怪的手臂,粉嫩的小脸有些生气的嘟了起来。

“不许摘下来嘛~”

“诶?”

“不给亚图姆摘~”

闻言顺从的放下了抬起的右臂,转而将趴在身上的游戏搂进怀里,俊气的嘴角似笑非笑,出口的话语气是妖怪本身都没意识到的刻意轻柔。

“那为什么不给我摘?”

“好看~”

干脆直率的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一时让亚图姆愣了愣,硬是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最后称霸京都的大妖怪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表示了他的妥协。

“好好好,游戏说不摘就不摘。”

女孩听到他无奈的回答,大大的紫瞳扑簌扑簌的眨了起来,年幼的公主轻声笑了起来,以一种孩童特有的撒娇语气冲少年呢喃起来。

“呐呐,亚图姆闭上眼睛啦~”

这个小家伙今天要求怎么这么多?

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孩子,最后抵不过心里宠溺的柔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额头上的角传来的濡湿突然就让大妖怪浑身一个机灵,过于激烈的刺激让他倏地一下睁开了猩红的眼瞳,入眼的画面却让他怔在那里,瞬间失去了他一向引以为豪的冷静与理智。

年幼的少女轻轻地闭上了自己大大的双眸,好看的卷翘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残留下两道黑羽一般的浓密阴影,游戏以一种非常认真的表情亲吻上亚图姆额顶的尖角,幼女柔嫩的唇瓣触碰着妖怪触感异常灵敏的角质,让亚图姆在那一瞬间升起一种冲动,想要把这个人类,这个还是个孩子的人圈禁在自己的怀里,只有自己能看到,只有自己能触摸【现在不就是这样】。

他是妖怪,他所想的,只要落实就好。

亚图姆确实这样做了。

他一个翻身将孩子锁在了自己用臂膀和青石造出的一个狭小空间中,那一瞬间满脑子的念头,就是这个人是他的!是他的!是他酒吞童子的!是他亚图姆的!

但就在他低头就要霸道不讲理的夺去女孩的初吻时,妖怪生生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抬头就能望见游戏清澈的紫眸中盈满的担心与困惑,他心中因为那过于澄澈的目光暮然疼痛,压抑下了自己身上那强的浓郁黑暗的独占欲与侵略气息,亚图姆深深吸了一口气,改变了自己的初衷,以一种万分温柔的态度吻上了游戏的额头。

“亚图姆?”

对于面前的少年突如其来的动作甚是不解,单纯的目光洗礼着亚图姆的灵魂,低柔的轻轻笑出声,妖怪俯身小心的环抱住了怀中的孩子。

“没什么……只是,我喜欢游戏。非常,非常的喜欢。”

“那太好了~游戏也喜欢亚图姆~”

耳边是那稚嫩软糯的童声,纯真没有污垢,却让亚图姆心中有一种扭曲的涩然。

不对,游戏。

我们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评论(10)
热度(53)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