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精灵世界的冒险Ⅱ|三组暗表

大人王是老流氓,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贩拐走了AIBO!


精灵世界的冒险Ⅱ

(成年法老×大人棒&DM王×AIBO&魔王×朝日表)

已经开始西落的太阳,金色的光芒渐渐地渗进了厚沉的暖红。穿过远山天边积压下的深色云朵被橙红的辉度刺穿时给光芒洗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浅色轮廓,即使是这样,直视这那光泽还是会让人忍不住抬手遮掩。

停下了脚步的少年手扶着身旁荒野的裸露的石岩,伸手拦下直照而来的浓稠霞光。他紫色的眸子望着自己所在高崖下的绿色树海,一望无际的森林让他脸上的倦容又掺了几分苦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身体显得有些瘦小的少年蹲下了身体,手掌撑着地面坐了下来。

身体刚坐下他就微微皱了皱自己眉头,微躬的后背和垂收的肩膀正明白的宣告着少年即将告罄的体力。

双手搭在盘起的双腿上,右手下意识的虚握,落空,低头,游戏对着那空荡荡的胸前,紫眸透出了止不住的落寂。

握紧了自己的双手,游戏紧紧地闭上了双眼,慢慢的曲起双膝,将自己埋了进去。

他环抱住自己蜷缩在那里,像是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在的困境,就可以安全,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年少的游戏无可避免的消沉了片刻,他环搭在自己双肩的手收紧了松开,又收紧,就像他现在正在挣扎的思绪。

是继续在这里无用的消沉下去,还是明知前途漫漫还要迈开脚步。

他已精疲力尽,但前方确仍是长路漫漫,黑夜将临。

山崖下归巢的鸟雀成群的回巢归返,喧嚣凌乱的叫声吵醒了迷失在沮丧中的少年。

游戏抬起了自己埋在双膝上的头,金色的额发随着他的动作颤动在耳边,缠绕下那越发红烈的晚霞沉影,顺便给他的脸侧染上了一层耀目的金黄。

游戏紫色的眸子被这样绚烂的光芒包裹洗礼,终于他慢慢的挺起后背,强打起剩下的体力,扶膝一咬牙站了起来。

紧握在胸前的手慢慢的垂到了身侧,游戏转过身,最后一次回头,半垂下的透澈紫眸遮住了那之上的清光,长睫微垂,游戏迈开了自己的脚步,任由那绚烂漫天的瑰丽霞光将他瘦小的身影在地上拖出了坚定无比的高大。

☆☆☆☆☆☆☆☆☆☆☆☆☆☆☆☆☆☆☆☆☆☆☆☆☆☆☆☆☆☆☆☆

黑夜的森林不同于白日里的安静,一切细小的声音都在黑暗中无限的放大变得清晰无比。

低重吃力的喘息在远处,声音很轻低不可闻。

藏匿在矮木里的萤火虫安逸的趴伏在枝叶上,尾部的微光照出了叶子上浅绿色的脉络。

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又近了些许,这一次似乎还能听到跟在喘息声后那动静有些吓人的脚步声。

萤火虫慢慢的从枝叶上爬了下来,悠然的在空中飞出优美的弧线。

窸窸窣窣拨开密集的树枝,地上的荆棘被慌乱的踏过,紧随其后可怖的嘶吼紧跟不舍,怎么都甩不掉。

萤火虫慢慢的飞远,最后那微小的光芒消失在森林夜晚浓郁的的黑暗之中。

少年几乎是夹带着恐惧的拨开了面前阻拦他的矮木从,森林四周细却尖的枝条在他脸颊上划出艳丽的血痕,而他在奔逃的时候竟恍然无知。

“哈——哈——”

长时间被逼迫着奔跑已经让他喘不过来气,惨白的面色上滑下如雨的汗水,淹没了面颊血痕渗出的细细血珠后混杂出一种稀释后的混沌,沿着下巴滴落在周围急促起来的空气中,被那透进黑暗中的微弱月光折射出耀目的清亮。

脚步沉重难以摆脱身后的东西,少年终于受不了那脱力到极限的奔跑,漂亮的双眸痛苦的紧闭起来,长睫上沾染上的细汗随着他紧闭双眼的动作就像是被逼出的泪水一般。

喉间迸发出了几近绝望的嘶哑呻吟,少年偏头望着身后追来的那成群的巨型螳螂,快要窒息的感觉让他吭不出气,四肢沉重就算他再怎么勉力都无法在迈开脚步,而身后的怪物却不减速度,距离越来越近而他却无能为力——

脚下坑洼的泥土终于攥住了少年的脚步,只是稍稍走神就在那黑暗中看不清深浅的土地上一脚踩空,脚踝上的猛烈剧痛伴随着他能感受到的骨头错位的声音还没让他暗自叫苦,身体就重重栽进了布满荆棘杂草的地上。

直撞上的肩头很疼,脚裸很疼,胸口也很疼,少年拼命的想呼进空气,再抬头,那些成群的可怖螳螂就已经趴在头顶向他举起了闪着寒光的利刃。

紫眸几乎是害怕又认命的闭上——

黑暗的森林在那一瞬间被耀目的艳丽火焰卷席照亮,仿佛夹带着出鞘利刃一般的烈火烧干了四周所有的黑暗,目标相当明确的将那群袭击少年的怪物全部卷进烈焰中心,连惨叫的机会都不给,那火中浓烈的杀意分秒之中便将一群巨大昆虫狠狠灭成灰烬。

这巨大的响动伴随着刺目的火光让刚刚放弃了的少年倏然睁开了漂亮的紫眸,明晃炫目的火光让他怔愣在那里,火中的怪物几乎是瞬间就灰飞烟灭,只来得及在少年的眼眸中留下粉末状的阴影。

脱力挣扎着转头,那火焰袭来方向的黑暗中渐渐浮出了一个人的身影,未散的火光残下的光沫还没退去色泽,将那个人一双宛如坠落天际的夕阳般绯红嚣张的眼瞳映的清晰无比。

紫眸在那一瞬间暮然睁大,不可置信的轻颤。

在赤焰中翻飞的藏蓝色披风,火光中耀目的金饰,内敛凌厉的红瞳,相似的容貌,相异的气质,让少年那声呼喊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被喉间火辣的疼痛激的只能剧烈咳嗽起来。

神色威严的男人因为少年的响动微微皱眉,红眸审视的锐利扫过,看到摔在地上的少年,结实的身躯几乎是瞬间就几不可察的震颤了一下。

男人毫不迟疑的几步奔赶过来,单膝跪在少年身边双手小心的环住对方的肩膀,稍稍使力就把那瘦弱的身体抱进了怀中。

“别动。”

一手抱紧少年的肩背,另一只手小心的试探着触上怀中人不敢动的脚踝,耳边传来的抽气声让男人红眸闪动,微压的斜飞眉目皱的心疼。

“……另、另一个……”

沙哑的声音话还没说完就又开始咳嗽起来,游戏只是感到身体扶着坐了起来,属于成人的手掌慢慢的拍柔着他的后背。

拉住了对方覆在他肩头的另一只手,游戏抬头不敢相信的望着面前面容成熟坚毅,有着一双红瞳的男子,双眸轻颤却硬是说不出话。

对方却是了然的笑了笑,唇角勾起安抚的弧度,一瞬间扫走了那冷情的锋利线条。

“等会我会都告诉你的,伙伴。”

男子说着,偏头稍稍侧过身体,双手触碰上了游戏伤着的脚踝。

冷不防被碰,低低的闷哼,这让男子手上动作犹豫了一下。

亚图姆红瞳望向游戏,声音中带着些鼓励的安抚。

“现在稍稍忍耐一下。”

游戏话音刚听进去,脚裸就被对方一只手托住,鞋袜不知何时被对方褪在一边,游戏眨了眨眼,意识到现状后有些害怕的想要往后缩。

“另、另一个我,你、你别……”

“我数一二三?”

对方面上疼宠的对他笑,但那握着脚踝的力道却强硬的不减分毫。

游戏知道对方是为他好躲也躲不掉,心里一横,轻轻点了点头。

那双大手很稳,就像那声音中给人的安全感,对方动作说不出的沉稳,让游戏身体稍稍的放松了些。

“一。”

亚图姆神情专注的盯着那已经肿起的脚踝,清俊的面容平静镇定,丝毫看不出什么慌乱。

游戏望着对方的镇静的神情,水灵灵的紫色眼瞳微微的颤动。

手指有点慌乱的想绞紧,没有碰到粗糙的地面,却是攥住了那人藏蓝色的披风。

亚麻得布料吸引了游戏的注意,他刚想偏头,自己的半身低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

“二。”

游戏愣了愣神,意识还稍稍有些呆滞。

待会肯定会很疼……

谁知这个时候,才数到二的亚图姆就已经语落手动,动作干净利索的迅速将游戏的脚踝归位。

后知后觉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结束了,神经上那一瞬间的剧痛因为游戏被亚图姆转走的注意减轻了不少,少年只是肩膀震颤了一下,结束后的疼痛稍稍让他吸了口气。

“没事了,伙伴。”

老套路但是很管用,重新把少年抱进怀中,他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低头温言细语的继续安抚半身。

年少的游戏闻言抬起了双眸,那双眼睛直望进男人的红瞳中,将那紫瞳中对自己细微的惧怕看的明白,亚图姆越发放柔了自己的神情。

“这里不安全,我们先走。”

望着自己的紫眸轻轻眨了眨,少年的手撑在地上似乎是想自己站起来,亚图姆心里叹了口气,环抱在对方肩背的手稍稍一用力就把游戏往自己怀中压紧,阻止了少年想要自己站起身的动作。游戏还没反应过来,膝窝就被半身另一只手抄起,下一秒整个人就离了地。

喉间因为瞬间的悬空惊怕的低哼,他下意识的挣扎抱住了对方,手指一下揪紧了男子胸前柔软的衣料。

“伙伴这个样子没法走路吧?”

耳边低沉的男声柔情若水,那双艳丽的红瞳专注的看着怀中苍白的半身,眉目间满是小心翼翼的柔软温和。

“这里就交给我吧,已经没事了。”

 

 


评论(10)
热度(37)
  1. 黑白空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