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六月四生贺|早死早超生|AIBO生快!!!

说好了只吃粮不打人!!!我只是过来发生贺!!!!

2015年生贺组

武藤游戏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八岁的游戏从爷爷手上得到了宛如碎片一般的千年积木。

承装着积木的盒子金光闪烁,华美精致,雕刻在上面的荷鲁斯之眼线条流畅干净,却又像盒子的黄金质地一样,冰凉冰凉的,没有什么温度与实感在。

尚且年幼的游戏努力的张开小小的双手,好不容易才能把这个盒子抱紧在怀中。在那张小脸上显得水灵剔透的大眼睛眨啊眨的望着给自己积木的爷爷,步伐不稳的追在爷爷身后,稚嫩的声音浸满了一个孩子的天真与好奇。

“爷爷你还没告诉我啦……”

游戏额头上的金色软毛翘翘的,跟着孩子蹦蹦跳跳的动作不断地在脑袋上乱晃。

“如果拼好了积木,游戏真的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吗?”

那个时候发间还掺和着黑色的武藤双六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先是伸手摸了摸游戏毛茸茸的小脑袋,然后蹲下身冲游戏笑了起来。

“可以的,游戏想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可以完成积木。”

听到这话,游戏那双大大的紫瞳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亮了一般。他双手更努力的环抱住积木,软嫩的脸颊蹭上了积木冰凉的金属盒子。孩子的一双大眼睛笑的弯弯的,忍耐着抿起嘴角,笑的像一只马上可以晒到太阳的小奶猫。

“太好了噜~游戏要许愿有一大堆——一大堆玩具!”

八岁的游戏最想要完成积木。

这样他就可以有满屋子的玩具,可以永远玩下去,永远永远的无忧无虑。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个愿望似乎很难实现。

那一年的生日,游戏抱着怎么也拼不好的积木蜷在阁楼上的小床上,睡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

☆☆☆☆☆☆☆☆☆☆☆☆☆☆☆☆☆☆☆☆☆☆☆☆☆☆☆☆☆☆☆☆☆

武藤游戏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十八岁的游戏从亚图姆手上接过了决斗王的重担。

曾经装盛着千年积木的黄金柜内只剩下了一张无法使用的死者苏生。

黄金柜下的游戏眼光决然,痛苦却坚强。那一双紫色在他打开那金色的光泽中,显得决绝的冰凉,在那之中根本读不出被他隐瞒在心中的感情。

对面落败的少年王安心的微笑,心甘情愿的撤下了自己不败的剑刃,一步又一步,坚定温柔,又珍重万分的将肩上的重负交予给了他。

无论何时,游戏再怎么坚强,在这个人面前,总会哭的像个孩子。

“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另一个我了。”

“而你也不是任何人,你是武藤游戏,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游戏浸满湿凉的紫瞳水灵而又剔透,他抬眸望着面前笑的那般安静温柔的人,望着对方全然信任与骄傲的眼睛,在那之中,他知道了自己从对方手中接下了什么。

“我永远不会忘记关于你的一切。”

光芒中的背影潇洒傲然,飞扬起的藏蓝色披风遮盖住了少年王在光中别离的最后身影,携同着游戏与他的记忆,一起带进了冥界的灿然光泽中。

十八岁的游戏最想要打败亚图姆。

这一年,他终于如愿以偿。

☆☆☆☆☆☆☆☆☆☆☆☆☆☆☆☆☆☆☆☆☆☆☆☆☆☆☆☆☆☆☆☆☆

武藤游戏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二十六岁的游戏站在他曾经呆过的校园中,少有的茫然到有些不知所措。

黑板上老师在上着他年少时期重复上过的课,身边的好友一如既往的,城之内和本田打着瞌睡,杏子在认真的记着笔记。

这算是梦?

游戏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看自己,也是一副少年人的身躯。

梦有这么真实吗?

连他胸前不见多年的金色积木都能这么有实感的再现出来?

游戏的紫瞳些许的出神,他手指下意识的,颤抖的像是染上了恐惧,轻轻触碰上了黄金锥木的边缘。

“怎么了?”

耳边低沉平静的声音差点没让游戏惊跳起来,他偏头抬眸,那个熟悉的人半透明的身体就那样浮在空中,没有什么表情的清俊面容正有些不解的望着游戏。

“上课走神不太好?伙伴?”

有些调侃意味的语气,身边的少年王语气有些俏皮的冲游戏轻声道:“不然换我来也可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他这样,算不算是回到过去了?

游戏坐在座位上,看着身边打闹着的两个好友,低头又把精力集中到桌子上的牌组中。

颜色漂亮的紫眸色彩深邃而绚烂,旁人从中很难看出游戏现在在想些什么。

友人们还在吵闹着,游戏却已经安静的站起了身。

“游戏,怎么了?你今天有点怪怪的?”

没踏出几步,城之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游戏回头,神情自然无比的冲好友温柔的笑了起来。

“哪有啦~我只是去一下洗手间。”

说着他摇了摇手中的积木,冲好友眨了眨眼。

“别担心,我有另一个我陪着我。”

☆☆☆☆☆☆☆☆☆☆☆☆☆☆☆☆☆☆☆☆☆☆☆☆☆☆☆☆☆☆☆☆

手指触上学校楼顶天台的铁网,游戏望着童野市天边那仿佛没有尽头的天空,微微垂下了眼帘。

他身后的虚影一直安静的抱胸站在那里,不说话,却耐心的安静无比。

这样的沉默维持了不短一段时间,游戏似乎终于想好了什么,他慢慢的转过了身,眼睛看向了那位多年不见的故人。

然后他慢慢的向对方走了过去。

直到两个人距离非常近,游戏抬头就可以对上少年王的鼻尖时,他才停下了脚步。

抬起自己的左手,指尖触碰上了对方的脸颊。

“有心事?”

对方默契的抬起手握住了游戏的手指,偏了偏头,飞扬的眉目有些担心的皱了皱,那双紫眸倒是温柔的像是融化了的紫水晶,道道犀利都软成了阵阵涟漪,荡进了少年王低柔的声线里。

游戏摇了摇头,冲对方笑的弯起了眉目。

“见到你真好,另一个我。”

沉静下了眉眼的清俊少年听闻这话,紫色的柔瞳难以察觉的怔愣了一下,还没待他回应些什么,游戏就已经慢慢的环抱住了他。

“再见。”

游戏听见自己这么说着。

明明是想要温柔一些,眷恋一些的。

自己却还是觉得表达的不够呢。

他环抱的人随着他的那句再见,慢慢的消失在他怀中,周围的一切,天空也好,学校也好,童野市也好,所有的东西,都随着他的这句再见,消失在了空气中。

只剩下了一片虚无。

☆☆☆☆☆☆☆☆☆☆☆☆☆☆☆☆☆☆☆☆☆☆☆☆☆☆☆☆☆☆☆☆☆

“如果我沉迷在了那段回忆里,结果会怎么么样?”

身边的人只是笑着看着游戏,那双像是流火一样的红瞳只是安静专注的看着游戏,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是吗……?”

猜到结果的青年习惯性的笑了笑,他低头看着自己交握的双手,四周空间的白光照着他白皙的皮肤,显得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那份死寂的白色还没有侵入青年落寂的紫眸中,身边人浅褐色的手掌就已经覆了上来。

宽大的,属于男人的手掌将他的手指紧握了住,那修长的手指上,小指与无名指上的黄金戒指刺得游戏微微失了神。

“伙伴,到时间了。”

抬起头望着亚图姆,游戏眨了眨自己透彻的紫瞳。

“伙伴还是有选择的。”

亚图姆舒展开的坚韧眉宇下,那双赤焰红瞳就像是流动的红宝石。埃及的落日之神满目温柔,已经成熟坚毅的面容显得整个人像是那深不可见底汪洋,迫人的气势被敛在眼睛深处,外显的,是只有游戏会见到的,沉淀了岁月与疼惜的柔和。

“是跟我走,还是留下。”

亚图姆双手轻抬,捧起了游戏的面颊,轻轻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伙伴,自己做选择吧。”

“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把伙伴送到想要回去的那一边。”

金色的额发藏起了游戏的紫瞳与眉目,他面颊上的浅褐色手掌,慢慢的,动作无比轻柔的,无声无息的,用指尖拭去了触及到的湿凉。

空间中传来的,属于城之内努力试图唤醒他的喊声越来越响,面前亚图姆手掌的温度是那么温柔,游戏慢慢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选择了就不再回头,伙伴还是和当年一样呢。”

低声冲游戏低喃轻语,已经知晓了对方决定的亚图姆冲游戏笑的弯起了已经狭长成熟的眼梢。

然后年轻的神明站起了身,高挑挺拔的身段夹带着浓浓的保护欲,像是过去无数次将游戏护在身后一般,一手拦在游戏面前,阻绝了这个空间所有向青年袭来的寒凉,另一只手冲着这苍白虚无的空间张开了手掌。

温暖的,浸润着生命气息的光晕随着亚图姆的动作,在游戏面前伸展开来,那一波又一波驱散了死寂的光让游戏震颤着抬头,紫瞳中便映进了亚图姆笑容温暖的俊颜。

“好了,回去吧。大家都在拼命的,努力的想让伙伴回去。”

慧黠的眨了眨眼睛,不等游戏问出口,亚图姆就已经回答了游戏的问题。

“私心的话,我确实希望伙伴和我一起走呢。”

“但是如果是我所熟悉的武藤游戏的话,果然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选择坚强的活下去吧。”

“我为你骄傲,伙伴。”

环绕着周身的温暖,连同着亚图姆的怀抱,让游戏分不清那里才是真实的温度。

他像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摸索着走在那闪耀着生命之光,有亚图姆开辟出的道路上,慢慢的,挺起了腰身,坚定了步伐,擦干了泪水。

行走的背影,宛如当年的亚图姆那般洒脱释然。

“今年的愿望能实现,真是太好了,伙伴。”

“生日快乐。”

耳边亚图姆那沉柔的声音游绕在耳际尚未消散,游戏便睁开了自己的一双紫瞳。

围绕在病床边的友人们见到他苏醒过来,一时间都惊讶的没敢出声。最后还是一直呼喊着他的城之内一把抱住了他,多年的挚友就那么抱着他,毫不避讳的哭出了声。

“你这个家伙终于醒了!竟敢让人担心这么久!”

游戏还有些愣神的望着医院惨白的天花板,病房里的同伴们有些喧闹的吵嚷让他分辨出了这里才是现世,才是真实。

原来……

游戏勾起了唇角,笑着笑着,泪水就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让你们担心了,真是很抱歉啊……”

二十六岁的游戏最想要的,是再见亚图姆一次。

无论如何,都想要再见他一次。

游戏这一年的生日愿望,就像亚图姆所说的,能实现,真是太好了。

又是如愿以偿的一年,真是太好了。

 


评论(4)
热度(42)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