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六一贺文|幼年王×大人棒|转生日常

六一生贺

转生的幼年王样与养大他的aibo。。。幼驯染23333

(幼年王×大人棒)

墨绿色的茶叶被滚水冲洗着在杯子里回转漂浮,打着旋最终在水面的上方铺出了一层颜色纯粹的染料。白雾一样浸满湿热的水蒸气打着与方才冲进杯中的清水相反的璇度缓缓地上升,让青年凑上来的鼻尖感到了一阵温暖的湿意。

将手上的水壶放回厨房的桌面,他端起水杯想要离开厨房上楼。这个时候,手边手机传来的震动让他的动作顿了一下。

这么晚了会是谁……?

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他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划开了那个有着年幼孩子欢快笑颜的锁屏面。

【M 1发新邮件】

触着屏幕的手下意识的点了点手机边缘,金色的发丝在耳边因为低头阅读的动作慢慢的垂了下来。

青年安静的打开了那封未读信件。

他手边的茶还在缓缓的冒着热气,屏幕发出的蓝光照映进了他紫色的瞳眸中,万般自然的缀上一片青蓝。

手指随着青年的阅读速度慢慢的往下滑,待他阅读完邮件,并没有什么犹豫的,在手机上快速的回复了信息。

然后他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端着茶杯还没踏出步子,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一直在震,显然这次是来电了。

偏头看了看不断震动的手机,青年像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再次放下茶杯,拿起了手机接电话。

“海马君?”

“招待券我给你寄过去了,来不来玩是你和那家伙的自由。”

干脆利落的就像本人一贯的作风,不等游戏再回复些什么,电话那边就只剩下“嘟嘟——”的回声。

将手机拿离耳边,望着那已经恢复桌面的屏幕,青年看着屏幕上玩着卡牌的孩子年幼的身影,无可奈何的勾了勾嘴角。

“你这么说的话,明天无论如何我都得把他骗过去了啊。”

像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青年摇了摇头,似乎是今晚不打算再考虑这些事情,他第三次端起了茶杯终于如愿以偿的离开的厨房。

手机安静的呆在桌子上并没有被青年带走。

已经到了门口的人最后回头望了眼,手一抬关上了厨房色彩温暖的顶灯。

桌面的一角,被放置的手机屏幕还亮着,那上面笑颜灿烂的孩子相貌稚嫩,却和刚刚离去的青年五官发型如出一辙,在这暗色的厨房中随着手机屏幕亮度适合的光源中,显得那样不熄的熠熠生辉。

☆☆☆☆☆☆☆☆☆☆☆☆☆☆☆☆☆☆☆☆☆☆☆☆☆☆☆☆☆☆☆☆☆☆☆

轻轻地推开小小阁楼上的门,望着地上缩成一个圆团子的小小身影,青年空出来开门的手抬起来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小小的身体下压着数量巨大铺满半个地面的卡牌,让青年有些无从下脚。

终于艰难的挪到书桌前,游戏放下手中的茶杯,轻手轻脚的往前走了几步,在孩子身边蹲下了身。

软软的金发还搭在小小的鼻尖上,正随着孩子呼出的气息打着颤。年幼的孩子半张脸都埋在把自己包起来的臂窝里,小脸粉红睡得正香。

总觉得现在叫醒另一个我会有一种罪恶感……

感觉额头上的黑线都可以具现化出来了,青年又一次无奈的揉了揉眉头。

试探性的伸手戳了戳小孩子还有点婴儿肥的白嫩脸颊,熟睡的幼童没有半点要醒的迹象,于是年轻的决斗王就大胆的落实了后续的行为。

他慢慢地把孩子圈了起来,双臂稍稍施力就把孩子抄抱进了怀中。

动作小心的抱紧了对方,年幼的小小身体窝在青年坚实的胸中,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到底是个孩子。

而且另一个我长得好快……比上次抱起来感觉要重了一圈啊……

唔……应该不是长胖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些有的没的就到了床边,青年小心的弯下腰将熟睡的孩童放在了床上手一伸就替对方盖好了被子。

睡着的孩子长长的眼睫沉沉的搭着,阴影仿佛是那长度的重量。金色的软发掺杂着紫色偏黑的发丝摊在床单和枕头上,丝丝缕缕的一些则缠上了那白软的脸颊。年幼的男孩睡得没有一点警觉,小嘴随着规律的呼吸微微的一张一合,天真的有些过分可爱。

手边还在轻轻地给孩子掖着被角,青年一边整理着床单枕头好让孩子可以睡得舒服一些,一遍又慢慢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望着床上熟睡的孩子,手上的动作稍稍慢了下来。

紫色的眼瞳倒映进了对方的睡颜,显得有些褪去了锐利的茫然。

【“睡不着吗?”】

恍然间眨了一下眼,刚刚的声音近如咫尺就像那个人在耳边说出来一样让他浑身都一个震愣。

呼吸有些急促,青年又一次低下了头。

熟睡的孩子就在手边,真实的让他几乎不敢确认。

歪了歪头,他收回了已经有些颤动的手。

左手捏了捏那不受控制微抖的右手稍稍捏了捏,他望着床上睡得很深的年幼半身,慢慢的剔去了眼睛里的不安与颤动,换做了一种温和的柔软笑意。

修长的手指拨开了孩子鼻尖随着呼吸微颤的发丝,习惯性的揉了揉对方小小的脑袋。

他笑得心满意足。

☆☆☆☆☆☆☆☆☆☆☆☆☆☆☆☆☆☆☆☆☆☆☆☆☆☆☆☆☆☆☆☆☆☆☆

不知道夜晚里到底是什么让他醒了过来,年幼的孩子眨了眨自己艳红色的眼睛,射进眼睛中的台灯光亮让他下意识的揉起眼睛。

“游戏……你还不睡吗?”

那个坐在书桌前还在翻着书本的青年听到他的呼唤抬起了头,游戏冲着孩子温柔的笑了起来。

“吵到你了?”

说着游戏伸手想要把书桌前的台灯再调暗一点,但是孩子已经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被子下了床。

孩子一边走过来一边揉着眼睛,宽大的睡衣遮住了小小的手掌,只露出了白皙的手指软软的,和青年比起来简直是个袖珍版本。

“没有。”

这么说着似乎已经清醒过来,已经来到游戏身边,个子刚好露出书桌边缘的孩童伸手搭上了书桌边沿。

“游戏还在看书吗?”

奶声奶气有些故作成熟的语调让游戏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搭在椅背上的手伸过来揉了揉孩子睡得乱翘的发丝,青年的声音低沉温柔的像是可以随时融进深夜的磁黑中。

“是啊,我在看书。”

孩子长长的眼睫随着眨眼的动作在台灯下投射出的阴影像是两只扇动着黑色翅膀的蝴蝶,游戏只来得及看清它们飞舞的频率,身边的孩子就已经抬眸,直率的目光就那样毫不忌讳的直视进游戏的紫瞳中。

“游戏明明很困了。”

孩子那聪慧的红瞳有些狡黠的眨了眨。

“亚图姆陪着游戏?”

【“睡不着的话,”

这么说着,指着桌上的牌堆,对方有些俏皮的眨了眨单边的紫瞳。

“我陪伙伴玩一会牌?”】

静默不过微秒,游戏便眨了眨他那双看不出晃神的透澈瞳眸。

摇了摇头,游戏轻轻地冲亚图姆温柔疼爱的翘起唇角。

双手一环,青年将孩子抱上了自己的膝头。

“亚图姆还不是很识字?”

怀里的孩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我教你?”

“就像你教我玩牌一样吗?”

亚图姆歪了歪头,红色的眼睛若有所思,毛茸茸的脑袋蹭的游戏脸颊有些痒痒的。

“差不多是一个道理?亚图姆想学吗?”

还没有长开的手臂扒拉上桌子,拽过了游戏摊在书桌上的书本,年幼的亚图姆冲游戏笑的单纯而又开心。

“嗯,想的!”

青年好看的眼睛单边眨了眨,抬起了自己的食指抵上了自己的唇瓣。

“亚图姆,想不想跟我打个赌?”

☆☆☆☆☆☆☆☆☆☆☆☆☆☆☆☆☆☆☆☆☆☆☆☆☆☆☆☆☆☆☆☆

……他就知道自己不该跟游戏打那个赌。

被对方牵着手走在KC乐园的步行街里,亚图姆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叮嘱自己,以后绝对不可以跟游戏胡乱打赌了,不然他会输的连牌组都不剩。

步行街里热闹的不行,四处都是发放气球玩具衣着古怪的人,亚图姆皱了皱自己小小的眉头,望着那个手上抓着一只小气球的青年,瞬间觉得和自己相比,对方才是小孩子。

游戏是不是很开心?

他自己是很讨厌来KC乐园,不为什么就是讨厌,就像他讨厌KC牛奶一样没有理由的讨厌。

但是游戏会开心的话,他倒也觉得无所谓了。

小跑了几步跟上了青年的步伐,亚图姆拉了拉游戏牵着自己的手。

“游戏,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啦?”

似乎是很开心的青年低头冲亚图姆笑了起来:“我带你一个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地方怎么样?”

说起他一定会感兴趣的地方——

果然是卡牌店!

跟着青年不过几步就来到一家店门口,几乎是在心里欢呼了一句游戏万岁,亚图姆在看到店名时直直的望向游戏,艳红色的眼睛像是两簇小火苗在那里烧的晶亮晶亮。

“游戏~”

“好啦去吧?”

抬起手推开了店门,青年轻声笑着给孩子放了行。

“不要出店就可以了,亚图姆。”

望着像是个放出生天的小兽一样冲到店内的孩子,游戏摇了摇头,他顺手关上店门往柜台那边走了过去。

卡牌店里似乎是因为大街上正在举办活动,来的人不是很多。游戏几步走到了柜台旁伸手拉下了自己的兜帽。

“哎呀欢迎光临,请问——啊——您、您是武、武藤——!!”

“嘘——”

食指举到唇边,游戏冲柜台的店员眨了眨右眼。

左手夹着两张特殊招待卷递给店员,初代决斗王偏头温和的笑了起来。

“有人跟我说这两张招待卷可以抵消今天在乐园里的一切花费?”

有些因为见到决斗王本人的而激动不已的店员有些反应过度颤抖着双手接过了那两张招待卷,在看到招待卷上面青色的龙身水印后差点没给面前的决斗王跪下。

“是!是的!这是社长的招待券,您包下店里所有的卡都可以!”

海马君你……

年轻决斗王脑后因为过大的排场无奈的差点没滴出冷汗来,但他面上还是笑容温和不减半分。

“我不用店里所有的卡啦。”

这么笑着,游戏的面容神情愈发温柔,他指了指在店里的展台前高兴的不得了的孩子。

“那个孩子,待会他挑了什么卡,都算在这里就好。”

外面大街上,活动已经演变成了大游行。礼炮声,鼓乐声,喷气飞机的声音正吵吵嚷嚷的透过卡牌店的窗户传进来,游戏能听见外面无数像是亚图姆一样的孩子欢呼雀跃的声音,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而他年幼的半身,丝毫不被这些所影响,专心致志的投身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那专注的神情,聚精会神的一举一动,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果然就算自己告诉他今天是儿童节还不如直接带他来卡牌店更能让他开心一些。

这么想着的年轻决斗王在店里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安静的看着一边的孩子在展台前困难的纠结着选择困难。

沉默无声,他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在这一片六一狂欢的喧嚣中,一个人笑的静谧而又幸福。

另一个我,儿童节快乐。

 

 

 

 

 

 

 

 


评论(2)
热度(49)
  1. Yvonne.T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