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法老王样×AIBO喵|夭寿啦埃及要因为猫奴亡国啦

王样真的好烦好烦好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就是猫奴还一脸正气简直就是昏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我也想养一只aibo喵QAQ

法老原来是猫奴

(法老王样×AIBO喵)

辉煌庄严的底比斯王宫的主殿,晨光纯粹。

夹带着尼罗河水气息的风从天台卷席进金銮殿宇,将王宫中的白幔和孔雀羽尾的屏扇梳进了凉风的纹路中。

王座上年轻的法老神色肃冷,不怒自威。

王座台阶下侍立着的神官们身姿挺立,气势迫人。

现在殿宇上,正在上报今年粮食收成的官员正在一刻不停的汇报着工作进程。

这座大殿是操作埃及,运转埃及的中枢神经。每天都会有络绎不绝的公文和行政文书被运到这里交予至高无上的王来裁决。

那一张张莎草纸在这里被审阅批示,在分发到相应的行政机构。

日日如此,毫不停歇。

而王座上的少年王又绝不是好糊弄的角色,那绯色宛如落日焚火的双眸只要轻轻一瞥,足以让殿宇中的老臣都要屏息片刻,心惊胆战的反省自己是否出了什么差错。

肃穆,严苛,高效,决不允许出错。

这就是这座铺满了黄金的大殿色彩。

“以上,就是今年的采割情况,所有数据都已经交予审核了,我的王。”

食指撑在太阳穴,小指抵在下颌,王座上的法老艳红色的瞳眸像是沉静的汪洋没有一丝波澜,但看得出其中精于政务的干练。

微微点了点头,少年王抬起了自己搭放在王座扶手上的左手,骨节修长的食指稍稍抬了抬。

完成交汇工作的官员得到指示,立刻动作利索的退到一边,换到另一个官员继续上报的工作。

小事情大多是以文书的方式上交给辅佐神官,现在在大殿上汇报工作的,基本上是一些需要法老亲自决断确认的重要事宜。

换句话说,官阶不够,地位不够,是别想到这座底比斯政殿中来的。

这是整个埃及都知道的事情。

大概。

探头探尾的躲在政殿巨大的黄金柱子后,紫色水晶一样的双眸看着大殿里行色匆匆的仆人,战战兢兢禀报事宜的官员,似乎都不是很感兴趣。

白色的猫咪慵懒的眯起了自己漂亮的紫色眼睛,白色的长须抖了抖,湿乎乎的粉色小鼻子抽了抽,似乎是在空气中嗅到了自己喜欢的味道,那双好看的猫瞳一下子就睁开了。

还是只只有巴掌大的小猫撒开了步子,软软的白爪子踩在光滑的大殿地面上,无声无息的就往政殿最上方的王座上窜了过去。

王宫的主殿虽然看着只有国王神官和官员,但守卫其实非常森严。所有的精英护卫手持着长矛守卫在大殿外,没有法老的允许,他们连一只苍蝇都不会放进来。

但这些士兵对这只小小的白猫都仿佛视若无睹。

这导致这只小猫在政殿中如入无人之境。

它非常嚣张,光明正大的就跑上了一众神官簇拥着的王座。

带着蓝帽子的高个子神官冰蓝色的眼睛映进了一晃而过的白影后,眼角不可自控的抽了抽。

年幼的小东西虽然动作轻盈,但是个头实在太小了。两只白色的爪子努力的想要攀爬上王座,但只能够到那禁忌的位置做工无比精细的边沿。

够不到也没办法,白嫩的猫爪就那么扒啊扒啊,还显得软软的后腿努力的撑着身体从而能让自己够到自己想到达的地方。

它其实没有扑棱多少下的机会。

幼猫小小的身躯旁带着腿饰的脚踝动作小心的挪动了一下,避开了小猫卷缩着的白色尾巴,下一秒,还在闹腾着的小猫柔若无骨的身体就被地位无比尊贵的人动作轻柔的抱了起来。

小心的把幼猫放到了自己的双腿上,方才交叠着双腿,坐姿霸气的少年王此刻老老实实的端坐于王座之上,摊平了大腿面只为了猫咪趴的可以更舒服一些。

小猫刚刚那么努力的想要到达的地方显然就是这里,它心满意足的在全埃及最高贵的人为它摊平的双腿上翻身打了个呼噜,软软的小鼻子在少年王的白色裙裾上亲昵的蹭了蹭,后腿不安静的扑棱着前爪一翻就把自己最软最白的小肚皮翻给了上位的王者,一双小小的白爪子懒懒的伸了伸,紫色的水晶双瞳微微眯着,冲注视着他的法老撒娇般“喵喵~”的叫了一声。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不可闻又宠溺的让人嫉妒的叹息,带着黄金戒指的浅褐色手掌却是毫不犹豫的盖在猫咪软绵的小肚子上,手掌轻压按揉着小肚子,好看的手指时不时的挠着小猫毛茸茸的下巴,动作小心翼翼的简直有些过分。

小猫实在很小,法老的一只手足够把它整个包起来。白色的猫咪还在因为少年王体贴入微的按揉心满意足的舔着小鼻子,红眸的法老另一只手已经安静的触上幼猫颤动的软白猫耳,指尖轻轻的搔了搔小猫敏感异常的耳朵尖,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年幼的小东西浑身一炸“喵~”的一声立刻就委屈的叫了出来,前爪一扑就扒上了始作俑者的肩膀,已经突出了脊椎的小小身体就那么往对方怀里不断地厮磨蜷缩。

一手温和的托扶环抱着小猫的身体,另一只手一下一下耐心至极的抚摸着小猫全是软毛的小小头颅,两只颤抖的耳朵在随着手掌的抚摸一颤一颤的触动和瘙痒让上位的少年王低低的笑出了声。

耳边小猫羞怯惧怕又委屈的低叫像是可以触动他内心最柔软之处的刷子,撩人的不断刷了一下又一下,痒的不行。

根本不顾及还是在政殿之上,亚图姆低沉的声音用上了最温柔疼爱的气息,一边低头在幼猫头顶亲吻着,一边笑着安抚被刺激到的小东西。

“好了好了Yugi,下次不会了。”

Yugi似乎是不信,怯生生的喵喵叫了一声,像是撒娇,又像是抱怨着亚图姆每次都这么敷衍它。

但它这么抱怨着,软长的白色尾巴却还是一扫一扫慢慢的卷上了法老带着金饰的手腕。

您还记不记得这是政殿……

高个子神官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他的低气压被法老过于犀利寒凉的警告气势压着,根本干涉不到被少年王抱在怀里百般宠爱的Yugi。

整个王宫里只有他觉得这个气氛不对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镇定自若的继续工作!你们这些无用之人难道都是瞎子吗!没有看到王座上这么乌烟瘴气荒淫无度【赛特闭嘴】的画面吗!

今天的赛特也是特别的想要辞职回家谈恋爱。

“Yugi!”

蓝帽子的神官还在内心腹诽着,底下的官员还在汇报着,忽然响起的一声竟然有些慌乱的低沉声音一下子让赛特神经紧绷起来。

整个政殿都因为法老的呼声安静了下来。

大概。

白色的小猫根本就不为所动,年幼的Yugi头也不回,像是刚刚亚图姆咬它耳朵的行为真的把它惹生气了一样,白色的尾巴高傲的扫了扫,轻盈的攒跑了几下就到了政殿出口。

幼猫明显是想离开这座大殿了。

但刚刚法老唤了它的名字。

这意味着国王想要留下它。

门口的守卫几乎是立刻就冲上前来想要抓住这只不听话的幼猫,但他们长矛还没拿稳,就被上位者厉声呵斥了。

“都不准碰它!敢伤了它朕砍了你们的脑袋!”

小猫着实被这么多人一下子冲出来吓到了,但一群人的动作被它所熟悉的声音喝止,Yugi因此回头看了一眼亚图姆,已经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的清俊法老此刻脸上还残留着一种过度保护的后怕,望着它的红眸中却退却了冷厉,只有一种万般无奈的妥协。

那也不能原谅,谁叫你咬我的耳朵!

还有些余气未撒的小猫冲着埃及尊贵的法老羞恼的叫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

“Yugi——!”

“今天就到这里,你们都给朕退下。”

话音还没落,年少的法老就头也不回的追出了政殿。

所有人都只来得及看到那消失在大殿门口的一抹藏蓝色身影。

……埃及真的不会亡国吗!!!

今天的赛特也是特别特别特别的想辞职回家谈恋爱。

请务必带上我们神官大人OTL——by政殿里的官员们

 

 


评论(16)
热度(115)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