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脑洞|日常梗|治刀口

甜食吃货paro

大人王×大人棒

晚霞铺呈到城市的上空,其中坠入的落日,余晖渗入沉甸瑰丽的云层中,反复折射出了华灯初上的城市中宛若星火的轮廓。

从车窗外隐约传进来的车鸣声让亚图姆余光瞥了瞥一边的侧视镜,修长好看的手指转过方向盘,右手干净利落的打档停了车。

红灯与车队的漫长没有让他皱眉头,反倒是那双辉光闪动的红眼睛转向自己的副驾驶时,不易察觉的敛压了一下。

游戏右手搭在车窗边沿撑着头,正看着窗外的商街灯火发呆,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注视着他的目光。

“在想什么?”

语气似乎是漫不经心,亚图姆滑开了自己手机上的锁屏,眼睛望着屏幕的同时又声音低柔的询问自己身边的伴侣。

“……嗯?”

听到对方的声音,游戏应了一声,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似是回了神。

“不,并没有什么。”

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游戏收回了支撑在自己连旁边的手。

正式的西服衣袖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发出了窸窣的响声,似乎是衣袖宽窄有些不合适,副驾驶座的人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左手调试了一下袖口露出白边的衬衫袖口。

“另一个我?”

一边调试着自己还不太习惯的正装,没有听到亚图姆的回应,游戏有些好奇的转头望向了身边的人。

艳红眼睛的男人目光狡黠的冲游戏眨了眨左眼。

看到这个神情,游戏愣了愣。还没待他稍作多想,亚图姆已经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游戏只能看到亚图姆侧脸在路灯和晚霞的辉度下勾起的那一抹轻笑。

“Nope.Traffic jam.”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是非常抓狂的又说了些什么。

“That’s your war.Good lucky,Seto.”

眨了眨好看的紫眸,游戏看着自说自话笑的全然不顾某人死活猖狂的挂了人家电话的自家恋人,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另一个我,你对Seto说了什么?”

“没什么。”

亚图姆线条清朗的唇畔勾起的角度微妙,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促狭样子。

“我刚刚告诉Seto说我们路上堵车晚上就不去参加晚宴了。”

没有听到游戏对此置评,亚图姆抬眼扫了下后视镜,手上跟着前方绿灯信号转过方向盘。

“伙伴?”

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似乎是担心自己善作主张了,一向自信的男子侧头望向身边紫眸的青年,少有的对自己的判断结果进行的回验。

然后他看到游戏英气温雅的面容的暖黄色的路灯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的同时,又透着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

游戏微翘的唇瓣轻张,声音温柔磁性同时又夹带着克制失败的调侃味道。

“干得漂亮,另一个我。”

☆☆☆☆☆☆☆☆☆☆☆☆☆☆☆☆☆☆☆☆☆☆☆☆☆☆☆☆☆☆

“两位的Margarita和Dry Martini。”

望着离开卡座动作优雅的侍者,紫瞳的青年歪了歪头。

低低的笑了笑,他把自己的Margarita扒了过来,低头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盐霜。

亚图姆看着面前的伙伴尝到薄荷味的盐霜享受着慵懒的闭眼,不自觉得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这家店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甜酒特别的棒!”

音色中的沉稳也掩不住游戏语调中的还带着孩子气的亢奋与激动,下唇含着盐边小小的舌尖像是幼猫一般的舔舐殷红的酒精,游戏白皙的面颊因此都缠上了淡淡的粉红。

显然甜酒的味道很对游戏的胃口,青年现在像是个被棉花糖和炒栗子包围的孩子笑的软软一脸满足。

“这里的DM也不错,要尝尝吗伙伴?”

放下自己刚刚品试过得辛辣液体,淡色的唇瓣上沾上了亮晶晶的水渍,亚图姆微微压了压眼角,冲游戏笑的一脸勾人的意味。

那暗红色的双眼,在色调暧昧静谧的吧厅里显得流光蜿蜒,魅惑的厉害。

完全不为所动的游戏专注的一口一口舔着着自己的甜酒,紫色的眼睛水灵清澈,冲着自家恋人眨的倒是干净利落,就像亚图姆挂掉赛特电话一样毫不留情面。

“我才——不要~”

这样被Margarita醺到醉酥的软绵嗓音像是混进空气中的荷尔蒙因子,即使亚图姆屏息压抑努力克制,还是通过细微的震颤无孔不入的渗进他的皮肤直击他的心脏。

昏沉的吧听时不时的闪过熏蓝色的彩光等,偶尔掠过亚图姆侧颊的光点,能够清晰的透出他向来不该面色的脸上浸润上的淡粉。

认命的低叹着笑了起来,亚图姆伸出食指,慢慢的触上了游戏的脸颊。

青年默认了这个举动,并对此放纵完全不加约束。

灵蛇般的手指划着脸颊,轻柔的游沿上了游戏沾着香甜的Margarita触感湿凉的唇瓣。

诱人犯罪形状性感的食指指尖攒起了游戏唇畔纹路填充满的液体,亚图姆达到目的的手指收回,然后慢慢的将食指含进嘴中,尝起了那让游戏高兴满足的液体。

暗影琉璃的灯光,两个人彼此都能看清楚对方面上线条宛若孪生的轮廓,彼此都能看到对方双眸中的清光吟流。

游戏因为饮酒,那双显得澈亮异常的紫瞳水色朦胧。

他就趴在桌子上,歪着头那样单纯的看着亚图姆,温润的面容在对面男人的眼中像是海中引人发疯的塞壬的歌声,让亚图姆明知危险异常还是会疯癫成魔的渴求上去。

“为什么,今晚回想带我了来这里?”

嗓音已经有些莫名的沙哑,游戏柔嫩的唇瓣一张一合,慢慢的吐出自己的疑惑。

“在我开车经过这家店的时候,伙伴回头看了一下。”

游戏眨了眨自己亮晶晶的双眼。

“就是这样?”

软软的,和嘴中那淡淡的果甜不同的软糯撩的亚图姆心都酥了。

他慢慢的用中指勾住酒杯纤细透明的杯脚,抿着唇让Martini的辛辣顺着喉到润进胃中。

“你想去。”

亚图姆低沉的嗓音还不掩盖沉迷宠溺的轻轻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

“嗯~”

将鼻息埋进臂弯里,游戏在自己用双臂组成的小窝中蹭了蹭,终于支起腰身双手托腮,温柔的笑着看着亚图姆。

“不会很辣吗?”

Dry Martini并不是游戏会喜欢的风格。

辛辣冲鼻而且锐利无比。

和他的甜腻温柔完全不同。

“要尝尝吗?”

勾着酒杯的手指划过杯沿,亚图姆偏了偏头,金色的额发在蓝光下流辉耀目。

紫眸笑的眯出了两道消去了锐利的温润弧度,游戏冲着亚图姆笑的晴柔,微微点了点自己的头。

然后面前的男人那双晦涩深邃的暗红双瞳瞬间几乎被浓厚的情感吞噬到妖艳的程度。

亚图姆低头微微抿了一小口酒杯中清亮的液体。

大理石的桌面上,盛放着Dry Martini的杯子被放落发出了清脆的碰触声。

酒液中的绿色樱桃随着落桌的瞬间震颤,在那醇香的湖泊中动作微小的沉浮起来。

鼻息间,唇舌间,原本甜腻的,现在辛辣刺鼻的液体与味道让游戏轻闭起的双眸狠狠颤动,垂搭着的长睫瞬间沾滑出诱人的泪珠。

辛辣的酒气灌进口腔,随之而来的还有那被浸染完全的对方的舌头,亚图姆卷着那量极少的混合烈酒慢慢的浇在游戏的唇齿上,在那些被辣到的地方舔舐安抚后又会拖来新的,被稀释了的烈酒再一次刺激,反复如此直到游戏吞咽。两个人交叠相覆的唇瓣纠缠的难舍难分。鼻 息混杂,酒气相溶,炽烈的酒精引起的热度还不及他们彼此之间唇舌交缠所产生的万分之一。

混沌模糊的暗色吧厅,慢慢的响起了曲调慢沉腻人的慢拍DJ。

他们两个人的吻,也随着这缓慢而又沉绵的轻缓调子,慢慢的变得煽情湿润。

沉溺在其中的吻噬与纠缠,游戏享受的眯起双眸,稍稍开启的眼帘映进了亚图姆白日稍有的沉醉神情。

对方的神情也只有这个时候他见的最频繁,喉间若有若无的溢出温沉的笑声,游戏搭在对方肩上的手温柔的捏了捏男人触感极好的肩胛,顺着对方手扣在自己脑后的力道微微向后撤了撤脑袋。

终于离开了的唇瓣随着接触距离的放大,牵连出了暧昧之际的银丝在那基调沉静的暗色灯光中若隐若现,藕断丝连。

难舍难分,腻人低喘。

游戏冲亚图姆呼出的香甜酒气夹带着邀请的力道,他随后出口的魅惑人到极致的话语,让面前的男人根本无法拒绝。

“Home?”

“For God’sake,My Lady.”


评论(11)
热度(50)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