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模仿游戏paro|克里斯托弗王样×图灵AIBO|报社文

模仿游戏paro

描述只有四个字,屎里有毒。

看完模仿游戏被虐成狗,反正绝对不能我一个人被虐!

总的来说,这个设定就是对照着《模仿游戏》来的。

造出了计算机的数学家AIBO,用王样的名字命名了这台机器,最终这台机器算出了积木的解法,大概是王样病逝前留给AIBO的遗言密码+告白密码……?

二战背景超带感!

依旧未成年就死掉的王样(对,就是克里斯托弗)

Jaden是九呆的英文名。

没看过《模仿游戏》的就别看了,你们是get不到其中的虐点的QWQ

这个脑洞也就这一个片段吧,谁叫今天是bloody520

其实是想叫《回忆录》,九呆作为一个非常崇拜Yugi的记者&传记作者来采访Yugi,想做出关于他的回忆录,然后一点一点写出大人棒失去了王样的开心幸福【大雾】的生活。

说了不能一个人被虐←hentai你可以滚了

 

《回忆录(片段)》

Yugi先生今天有点慢呢。

Jaden收回了自己叩门的手,触上了自己系紧到有些卡喉结的领带稍稍往下拉扯了扯。

即使他已经来访过多次,面对他即将见到的人仍然会莫名的紧张。

不自然的吞咽了一下,Jaden想要让自己冷静一点,于是将深呼吸转化为了故意的低声咳嗽。

他还在想着,待会应该怎么向Yugi先生问安。

“啪——”

“……Jaden。”

外门被匆忙的拉开,Jaden望着门后神色仓促慌乱的青年,刚刚才稍有平静的心情又一次激动起来。

“啊!啊、啊啊……Yugi先生!日安!”

几乎是慌里慌张的,Jaden略显笨拙生疏的摘下自己的帽子向给他开门的数学家鞠躬,过于拘谨僵硬的动作让有些手忙脚乱的Jaden一脱手,手上的帽子“啪”的一下掉在了石阶上。圆圆的边沿先落地,黑色的帽子咕噜噜的就滚进了青年的屋子里,停在了Yugi的脚边。

啊……这简直、简直太不体面了啊!还是在Yugi先生面前。

面上已经红的像一个西红柿,Jaden尴尬的完全不敢抬头,一直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弯腰鞠躬的姿势。

垂落的视线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抬起,就在Jaden因此纠结不已的时候,视线里晃进了属于青年骨节修长的白皙手指。

那只手慢慢的捡起了脚边的帽子,然后Jaden耳边就传来了他熟悉的,温柔低沉的声音。

“不用那么拘谨的,Jaden,进来坐吧。”

Yugi的声音有些不明的沙哑,Jaden眨了眨自己异色的眼瞳,抬眸就看见了青年满面温润的笑意。

然后Yugi慢慢的将门打开了些,侧身让Jaden进了自己的小房子。

屋子里比上次来要显得凌乱了些,Jaden尽量不让自己踩到地上堆满的验算稿纸,小心的避开了那一摞摞的书籍,来到了自己向来占据的壁炉木椅前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最近有点太懒散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游戏一边走进屋子,一边动作像是被突击检查作业的学生匆忙的拾掇着那些纷撒凌乱的稿纸。

“不、不!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青年的致歉显然让Jaden更紧张局促了,他移开了注视着Yugi的目光,双眼躲避般往正对着他的那间屋子看去。

Jaden又一次眨了眨眼睛。

他愣了愣,抬起头望向身形削瘦的年轻数学家背影,语气有些试探性的小心翼翼。

“Yugi先生,Atum今天……没有在运行吗?”

背对着他收拾稿纸的青年听到他的问题身体僵了僵,随后Yugi转过身,脸上浮起了有些无奈的苦笑。

“……在调试呢。”

他这么说着,神情有些疲倦,却又有些孩子般童稚的,单纯的开心。

“下次你来的时候,他就可以运算阿克曼……啊,抱歉……”突然打住了话题,Yugi放下了手中的纸张和书本。

“我又自说自话起来了。”

“才没有呢!”

Jaden一脸兴奋的摇了摇头,右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后脑揉起了自己的头发。

“Yugi先生果然非常、非常的厉害!”

“你是我最崇拜的数学家!”

直率的话语让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无奈的笑了笑。

“我并没有Jaden说的……那么厉害。”

他这么说,一双灵性的紫眸已是下意识撇向了Jaden正对着的屋子。

“厉害的……应该是Atum才对。”

☆☆☆☆☆☆☆☆☆☆☆☆☆☆☆☆☆☆☆☆☆☆☆☆☆☆☆☆☆☆☆☆☆

望着面前吞吞吐吐终于把问题问出来的年轻记者,青年理解的微微笑了笑。

“所以Jaden这次是想问我关于Atum的事情吗?”

“所以,是Yugi先生的……?”

“……不是。”

望着面前的Jaden不好说出‘恋人’这个词语,年轻的数学家声音温雅的缓缓回应。

青年的似乎是有些晃神,他的紫眸不似在解释数码破译的时候那种神采飞扬,反而像是空洞了些什么,迷惑了些什么,痛苦了些什么,失去了些什么。

“诶……?所以原是友人吗?”

Yugi摇了摇头。

“……我想,也不是。”

Jaden这一次终于不知该怎么开口。

既不被承认是恋人,也不被承认是友人,那么,Atum对于Yugi先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苍白细瘦的手腕搭在单人沙发的俯首,好看修长的手指撑着头侧,Yugi似乎是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之中。

Jaden望着这样的Yugi,按耐不住心中的困惑,小心翼翼的开口。

“那么我能……冒昧的问一下……?”

见Yugi抬起清透的紫眸望他,Jaden紧了紧喉咙。

“Atum,对于Yugi先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这句问话,似乎是一盏可以点亮Yugi生命的灯,但点亮的同时又会不差微秒的熄灭,Jaden红绿异色的双瞳中,立刻就映下了Yugi那双眼睛从明亮到晦暗那一瞬息的时光。

他面前的青年冲他垂眸,苦涩的笑了起来。

唇畔弯的那么好看,眼梢却看得人心疼痛寒凉。

“……对不起,Jaden。”

“……我不知道。” 

Yugi这么说着,慢慢的撑着沙发的扶手站了起来。

裹在宽大晨袍里的削瘦青年,苍白的肤色在屋中透进的晨曦照耀下,显得那么透明,显得那般迷蒙,似乎只要Jaden眨眼后的下一秒,他就会随风而逝了。

有着异色双瞳的记者看着面前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数学家慢慢的,步伐甚至有种倦怠沉重的走向他对面的那个房间,Yugi右手触上墙壁,手指慢慢的攀爬上房间的门沿,用着最轻柔的力道,按下了那没有窗户的房间中,可以照亮一切的灯钮。

明黄的灯光下,那片暗影浮沉的冰冷机器终于显露了出来。

复杂到让人眼花缭乱却有结构严谨对称的转轴,线圈,铜丝,旋钮,依靠着金属制成的骨架,形成了一个会自己运转的机械大脑。

【他】安静的,什么话都不说,一下也不动,就那么呆在这个房间里。

似乎,会陪着创造出他的天才,直到这个人的生命尽头。

直到最后一秒,都会毫不停歇的运算下去。

“Jaden,我没法,用一个公式,或者一个明确的定义来描述这份感情。”

望着机器发愣的青年微微偏头,金色的额发遮掩,在那逆光的暖色灯火下,Jaden看不清Yugi藏在阴影下的面容。

“如果说是友人的话,哪个挚友会像现在的我一样,连对方的面容都记不清了呢?”

“可如果说是恋人的话,连对方声音都已经忘记的我,又有什么资格用这个称呼呢?”

“所以我不知道,Jaden。”

“这原本,就是看不见也摸不到的东西。”

“即使是【Atum】,也计算不出来的东西。”

“……我只知道,我记得他。”

“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记住了什么,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记得他’这件事。”

“还有‘我爱他’这件事。”

“沙沙沙——”

晨光熹微的屋子里,自Yugi那断续沙哑的话语落地后,便再无声响。

唯剩的,只有年轻的记者硬是强压在眼眶中的泪光,和那笔下的小册子中,记录着这位伟大的数学家深藏着的厚重情感的一个个跳动着的字母。


评论(3)
热度(24)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