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蔚蓝脑洞的配字|缇玛奥斯→AIBO→王样

这个是写手画手问卷的最后一题,蔚蓝之前提过的脑洞于是给配了个字,然而其实写的十分欢腾就发到这里来2333333

蔚蓝这个脑洞挺带感的,我其实开始是觉得aibo的性格大概不会找别人当替身那种,但是!一开始是一开始,现在是现在!这个单箭头链我写的十分开心啊这是怎么回事快住脑!【就算是ooc也让我过把瘾!

缄默无名

“不,并不是……”

终于再也无法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在对面骑士的面容上,青年的紫眸无可奈何地低垂。

长睫轻颤,像是没有力气继续支撑自己的身体去独立站立,游戏终是后退一步,消瘦的脊背重重的贴靠上了身后的墙壁。

他修长的手指抵上了冰冷的墙板,指尖因为用力显得寒凉的苍白。

“原本,不该是这样的,缇玛欧斯。”

他温柔的声音克制到极点后,是一种沙哑的婉拒与叹息。像是累到了几点,游戏复又睁开的双眼堪堪的垂落,嘴角梗起了一抹浸满了自责与愧疚的苦涩。

“原本,我把你当成另一个我来对待,就是很过分的事情。你根本没有原谅我的必……”

“我说过我不在意的,游戏。”

披上碧色铠甲的骑士注视着对面青年的目光无比的认真,认真到似乎可以把游戏的灵魂都要刻进他那双青色的瞳孔中。顿了顿想要继续的话语,缇玛欧斯低低叹息一声,抬起双手触上了自己的头盔。

“不要……”

没有因为青年带上颤音的制止停下动作,年轻的骑士没有伤痕的左眼微闭,双手一施力将头盔完全的摘了下来。

脱去了负重盔甲的头颅轻轻地摇了摇以适应忽然失去的重量,金色的额发,紫色偏黑的短发因为骑士的动作在骤然接触到的空气中散落开来,那飞晃着的发丝与游戏的色调如出一辙,分毫不差的落进了青年紫水晶一般的瞳眸中,就像是突来的光源一般,一瞬间点亮了那紫水晶负责璀璨绚烂的多面菱角。

“另一个……我……?”

自喉间抽吸着的低喃还未渗入空气,清亮的泪水便一瞬间从游戏的眼角滑落了下来。骑士完好的左眼静静地看着游戏,安静而又小心的,一步一步接近那依靠着墙背才能站立的青年。

斜飞的眉目,神色清漠的狭长眉眼,习惯性掩藏感情微抿着的嘴角,散落在耳畔飞扬嚣张的金色额发,哪怕是长睫间距离微妙的卷翘与落差,都与他深掩在记忆深处那个人不差分毫。

身体已经背叛了意识般倾身靠近了面前距离他仅有微米的年轻骑士,骨骼分明的手指颤抖着触碰上了那熟悉的清俊的面容,游戏唇瓣微张,想要出声说话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小屋里,只有那天窗落下的青银月色。

那缥缈的光散进青年润湿了脸颊的泪水,在他微开的唇角,衍射出了一个无比勾人却又涩然的小小涟漪。

推下骑士头盔的男子左眼映进了面前青年的神色,他距离如此近,能够透过额发制造出的阴影,看到青年藏在那之中的眼睛蕴藏了怎样的愧疚与阴郁,还有那情不能己的眷恋与决绝。这样复杂的,难以吞咽的情感就像那双紫瞳现在附上的朦胧水雾,缠绕纠结不肯退却着,一点一点侵蚀着这个坚强的人绚烂的灵魂。

他的青色双眼瞬间因为自己看到的,青年从不愿外露的神情倏地睁大。胸膛中跳动着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在一瞬间揪紧。

曾经回忆中,笑容温暖单纯无忧的少年和现在眼前的人这样的神情交杂在一起,毫不留情的冲击了他向来内敛的情感。

他对此无法容忍。

他为此不能原谅。

他因此无比心疼。

“啪——”

头盔一下子被人松开,砸在了阁楼上的地板发出了无比清脆的响动。

几乎是与此同时,缇玛欧斯双手暮然抬起捧住了游戏的脸颊,下一秒,青色的骑士一低头,线条俊气的唇瓣毫不犹豫的吻落下去——

游戏的身体狠狠的颤动了一下。

然后,他赤裸的左脚慌张踉跄的后退一步,脚跟抵上了墙角,整个人像是失了魂,轻颤着的身体后倒着撞上了身后那没有温度的墙壁。

“簌——”

衣服摩擦墙壁发出了轻轻地响动,游戏胸口几乎可以看到抽噎着的起伏弧度。

他清瘦的身体慢慢的靠着墙,慢慢的,像是在用一生的速度,缓慢的滑落。

然后他终于贴着墙背滑坐在了地上,双腿蜷起,双臂轻环,用力的紧紧抱住了自己。

刚刚还距离他近的几乎没有距离的骑士,仅仅在他滑落在地的几秒钟,就在空气中消失的干干净净了,没有痕迹,没有声音,什么不曾留下,仿佛就像从来都没有来到过他身边一样。

青年情绪激烈的爆发却又完全无声无息,没有嘶吼,没有挣扎,甚至连一点怒气都没有。

他只是沉默着抽噎着,一次又一次,畏寒着,忍耐着,痛苦着,勉强着,死死的抱紧自己,用力的不敢撒手松下一点点力道。

年轻的骑士离开前的轻喃游吟在耳。

缇玛欧斯落在他嘴角的吻轻不可察。

“我不后悔,游戏。”

消失的骑士留给他的最后的低柔话语,终于让游戏痛哭失声。

“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评论(27)
热度(1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