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精灵世界的冒险Ⅰ|三组暗表

LOFTER今晚抽的可开心了【挥手,我特么发了一个晚上也是醉了☆rz

酝酿了好久一直没时间写的脑洞,今晚终于被一张图炸出来了233333

所以特别想看大人棒和DM王←真的不是表暗吗【当然不是

精灵世界的冒险Ⅰ【大人组☆DM组☆朝日组】

(成年法老×大人棒&DM王×AIBO&魔王×朝日表)

耳中落入的飞鸟振翅扑尘的声音唤醒了他一向清浅的睡眠,雨搭一般的长睫微动,那掩在其后的深邃紫眸在睁眼的微妙便洗去了残余着的困倦。

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轻颤了一下,慢慢抬起。即使意识还没有彻底回归大脑,身体却早于神经的控制,修长的手指触碰到胸前想要感触到那熟悉的金属,却不料手上抓握的动作竟是一空。

这个落空一下惊醒了了他尚且还有些迷离的大脑,掺进了墨色般的紫眸蓦然间睁大,匆忙的低头查看,那常挂于胸前的黄金积木早已没有了影子。

斜飞锐利的长眉瞬间就锁紧在眉心,虚握在胸前的手一下子攥紧。他毫不迟疑的利落起身,目光怵人的紫眸凝重的扫过身边陌生的景色,显然他身边虽是景色秀美阳光细碎的树林,但他却完全没有心思花在这上面。

“伙伴——?”

周围空无一人让他眸种几乎压不住眼中快要爆发的焦虑,明知不会有人回答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出声呼唤。清俊的少年眉目压皱的更紧,轻啧了一声,他轻闭了闭眸子,显然是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握紧在身侧的手触摸上刚刚自己靠坐着的苍老树干,无比真实的触感让他眼中焦虑的同时有缠上了难解的困惑。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自己的伙伴冲他露出的温暖笑容中。对方声音温软的“晚安”还游绕在耳畔,仿佛半身还在身边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手上的实感和他在呼吸间嗅到的属于森林中,厚重低沉的陈腐味道无一不在告诉他,他所处的地方就是一片未知的茂密林海。

这绝不是梦镜,梦境中的感知绝不会这般清晰。

况且,他的梦境中,绝对不会缺少胸前的积木。

那么这里到底是哪?

清俊的少年王望着手掌上因触碰树干沾染上的树皮碎屑与水汽青苔,慢慢攥紧了手指。

先不管其他的事情了,现在最让他焦虑的,是他的半身不在他身边。

即使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落进了这个地方,但他无法排除半身存在的可能。

他担心他伙伴的安危。

双手环于胸前,少年王站在原地沉寂了片刻似乎是在仔细思考着什么,终于他似乎拿定了主意。

紫眸又一次扫视了一下周围,微微眯了眯眼。

明显是个行动派的少年似乎是拿定了主意就会果断落实的类型,不消片刻便在周围找回了数块大小不一落满青苔的石头。他留下了一块菱角锋利的,剩下的叠落在了一起。被他高垒起来的石块堆非常突兀,与周围的景色完全不相符。

迅速的累下了最后一块放在顶层的稍小石块,他站起身拍拍手。再一次迈步后,他显然是已经选定好了要走的方向,大步流星头也不回,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枝叶繁茂的森林中。

☆☆☆☆☆☆☆☆☆☆☆☆☆☆☆☆☆☆☆☆☆☆☆☆☆☆☆☆☆☆☆☆☆

右手用力的在身边的树干上刻上标识,他望着前面仿佛没有尽头的丛林深处,眉目处的皱起的深纹越发的深了。

如果他醒来的地方是起始点的话,那么他现在应该已经按着圆周把周围大片的区域都搜遍了。半日的时间已经过去,而他并没有找到他伙伴的身影。

要么是他的半身不在这里,要么就是伙伴还要在更远的地方。

以他的体力和步速,花了半日搜索出的区域不算小了。

抬头望了望森林中透下的阳光,他的那双紫眸神色似乎是越发肯定了。

说不上来的违和感,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绝不是现实里的森林。

真要是像青苔这么厚的森林,应该是阴暗至极,阳光绝对透不进来。而这个森林阳光明晰的不正常。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困惑着他了。紫眸盯着眼前几乎是景色一模一样的地区,他脚步一转,打算放弃继续向前搜索的念头。

但就在这时,他的左耳边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不仔细听的话很容易就会忽略了。

偏头,凝视了片刻后,他脚步一迈便向自己的左方走去。

这片树林,除了看不到身影的鸟发出的鸣叫,就只有诡异的阳光。他走了这么久,没有昆虫,没有动物,整片地区就只有数不清的苍老树木。

什么地方会有这样的森林?到底是什么能让他毫无察觉的离开了自己的伙伴还失了积木?

这些层出不穷的念头与猜想在他脑中不断被提出然后否决,在不断提出新的猜想,即使是他神经紧绷的现在也不例外。

警惕着那突然冒出的响动,小心翼翼的接近着。

渐渐地他开始留意到这个方向上的树木明显的在减少,越发空旷的前方让他已经可以有很好的视野区域时,前方忽然冒出的人影让他倏地一愣,方才平缓的心跳一下子变得快了起来,那句“伙伴”的呼唤还未出口,想要跑过去的步伐还没迈开,手腕便被人毫无预兆的猛力一拉——

“赶上了呢。”

耳边酷似自己的低沉声音让他一愣,下一秒整个人像是落进了天旋地转的黑暗中。

意识一下子全数砸进脑海,少年王终于挣扎着醒了过来。

粗重的喘息难以平复,大脑却像被浇了一桶冷水一样现在终于变得无比的清晰。但他这一冷静下来顿时意识到,是他大意了,不知不觉的坠入了幻觉而他却根本不自知。

现在落入他眼中的景色已经不是那片走不到头的森林了。前方是一片非常可怕的,深不见底的断崖,而他现在醒过来的位置离那深渊一般的裂口仅距数步,刚刚他只要再往前走几步,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显然是有了什么力量在那危险的当口救了他。

深邃的紫眸渐渐明晰了色彩,少年王理清了现下的条理,终于想起了方才千钧一发的时候,在耳边响起的那个酷似自己的低沉声音。

一偏头向身边望去,落入少年眼中,那半跪在他身侧的人影让他又一次怔愣的睁大了双眼。

那个人背着光,微暗的的光色下,对方英气温雅的眉目轻柔的舒展开一个俊美的弧度,那一双紫眸即使没有阳光照进来,仍是像坠入了满天繁星,绚烂剔透的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

“醒了吗?”

一颦一笑,言语中的一停一顿,他都不会认错的。

那是他万分熟悉的半身,是他的伙伴。

但又绝对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伙伴。

☆☆☆☆☆☆☆☆☆☆☆☆☆☆☆☆☆☆☆☆☆☆☆☆☆☆☆☆☆☆☆☆

“就算是另一个我,第一次来这里也是会被迷惑的吧?”

在他身边的人冲他笑了笑,搭在他肩上的手克制有度的离开。

那个有着一双剔透紫眸的青年站起了身,那双眼睛目光异常锐利的望向了前方的断崖,几不可察的压了压眉目。

年少的另一个游戏现下似乎还有些状况外的反应不过来,他手臂一撑慢慢的站了起来,狭长的紫眸怔愣的望着面前要高出他一个头的半身,完全适应不过来需要仰视的角度。

“伙、伙伴……?”

不,这并不是他的伙伴。

应该说,不是他所处时代的伙伴。

眼前的青年要比自己的伙伴高得多,身上虽然还保有着他所熟悉的温柔,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成熟得多,稳重的多,他伙伴曾经稚嫩的眉目在这个人面上已经完全长开了,五官线条变得干净利落又不乏坚毅,褪尽了稚气的青年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个成年男子的姿态了。

他记忆中伙伴身上常穿黑背心换成了长袖的白衬衫,衣袖被他的半身卷上臂肘露出了条理清晰线条好看的肌肉纹理。成年的游戏此刻金色的发丝搭在白皙的颊边,角度刚好遮住了那太过犀利的眼梢阴影。

对方现在只是单纯的在审视着两人面前的无底悬崖。明明没有向他施压,但那周身像是裹在剑鞘中的利刃一样的气场,虽然有被刻意收掩,却是根本掩盖不住的。

那是足以压得连他都噤声的,属于决斗王的威压。

在他愣神的片刻,被他唤了“伙伴”的游戏回过了头。

青年收回了方才凝视悬崖时过于尖锐的目光,望向他时神色似乎是愣了愣,随后便冲相比之下青涩不少的少年王温和的笑了起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跟我来吧。”

这么说着向他迈出了几步的游戏见清俊的少年并没有行动,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眼睛瞬间了然了对面少年存有的警惕心思,眼梢好看的线条安静的温柔了些许。

已是青年的决斗王停了下来向前走的动作,留下了一个刚刚好的安全距离,动作沉稳的向少年王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这个姿态并不是幻觉,你的话,仔细一些应该可以分辨出来。”

温和的这么说着,游戏轻轻地勾起了嘴角,那一抹弧度中满是一种内敛却坚定不移的自信。

“这里相信我就好,另一个我。”

 

 

评论(8)
热度(43)
  1. Yvonne.T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