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日常|治愈系列|原著脑洞

说明:其实是在和蔚蓝做写手画手时萌生的系列想法。。。这一篇是给蔚蓝图的配文+自己的脑洞,以后这就做一个系列写写自己的脑洞日常吧,这里只治愈不虐了,而且并不是写作致郁的治愈233333

长情于冬季

(原著背景,时间线在战斗城市后)

小小阁楼斜拉的屋顶上,几净的天窗被淋上了一层朦胧暧昧的水雾,白茫茫的沾染了细润水雾的玻璃像是磨砂的水幕,穿插了暖木色的窗栏上被积了薄薄一层的初雪。轻软的雪花飞扬着飘落的轻盈,不断地砸落在白茫的玻璃面上,静默无声的化为了水雾中的一滴雾白。

水晶一样的剔透双眸映进了窗栏上的苍白,大大的双眼安静的眨了眨,纤细的身体慢慢的挪出了被窝,赤着脚下了床。

不过是几步来到了自己的书桌前,紫眸的少年像是突发奇想,白皙修长的手指攀上桌沿,穿着宽大的浅蓝色睡衣因为他的动作发出了衣服褶皱起来的轻响,还显得有些稚嫩的少年慢慢的爬上了书桌跪在桌面上。

他仰身抬头,左手触上了冰凉的玻璃。

空气冷凝出的水雾沾湿了他的手指,湿凉的液体渗进指面纹路的同时,在窗户上留下了五个清透的小点。

他眯着眼睛瞅了一会天窗上砸下的雪花,随后歪了歪头,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略略停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然后那紫瞳因为微亮的天色透过雨雪的润茫被点上了灿色的星光。少年手臂轻移,在满是白茫湿气的窗面上慢慢的滑动出了些许文字。

【ブラックマジシャン——】

 是出于些许调皮的想法,或者是太高了手臂不太好控制,假名写的歪歪扭扭,完全和少年平时的笔迹不符合。

为此还偷偷做了个鬼脸的少年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杰作,忽然像是又想出了什么点子,紫眸越发的明亮起来。

像是在做什么坏事一样,他先是转头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又小心的看看了自己的背后,仿佛现在房间里会出现另一个人一般。

待他终于确认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以后,紫眸的少年秀气的嘴角微微的翘起,偏头望了一下自己床上枕边安放着的金色锥木,紫色的漂亮眼睛单边一眨,吐了吐舌头,便开始落实起自己的想法。

【もう…一つの……僕……】

“伙伴,你在干什么?”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少年冷不防肩膀一抽手一抖,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因此画出了一起大大的弧度。

“另、另一个我……”

像是被当场抓个现行(其实就是被抓现行)的少年小脸因为紧张红彤彤的,他有些慌手慌脚的伸手冲现在站在小床和书桌之间,双臂抱在胸前的另一个自己胡乱挥摆着,往日软糯温和的声调因为主人的慌张显得有些破音。

“啊、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另一个我!”

听闻这句话,对面英气清俊的人闻言似乎是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随后他果断的放下双手几步走向了自己伙伴呆着的书桌边。

“你、你听我解释——诶?”

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少年被走过来的半身下一秒的动作弄得一怔,对方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触上他的侧颊,手腕一转将掌心覆上了他的额头。

相距极近的的两个人,少年几乎可以清晰地数出自己半身的睫毛数目,他看到那双锐利的紫眸在窗下的光芒中显得异常耐心温柔,敛去了平日里惯有的迫人锋芒,那紫色潋滟而又温良。

似乎是手下的温度没什么异常,少年王几不可察的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望向自己的伙伴,那微皱的眉目终于舒开了担心的线条。

“冬天很冷的,伙伴。”

不放心的叮嘱着,英气的少年撤开试温的手掌时不忘轻轻的揉了揉自己伙伴垂在额间的软发,一举一动都是一种难掩的疼爱。

“屋子里很暖没错但是…稍微多穿一点比较好。”

这么说着,顺手指了指自家伙伴赤着的双脚。

“记得穿鞋。”

被另一个自己这种像是父亲长兄一样的叮咛起来,游戏又一次绯红了面颊。

“另一个我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啦……”

神色很认真的清俊少年摇了摇头,语气就像他的表情一样。

“我没有把伙伴当小孩子。”

深邃狭长的紫眸松了松,他面部的线条又柔和起来。

“说起来,伙伴刚刚为什么会脸红成那样?”

他只是很正常,出于关心的询问。刚从积木中出来,看到爬到桌子上的半身于是下意识的唤他,结果自家伙伴满脸通红的望过来,自己还以为重要的半身是不是又感冒发烧了什么的……

他的这句话让半身又一次尴尬起来,游戏右手有些不自然的揉着自己的脑袋,大大的紫眸下意识的往天窗上瞄。

“其、其实不算什么啦……”

“……?”

心细如发的决斗王察觉到自己伙伴的目光偏转,于是也是顺着这目光往天窗上望去。

“另、另一个我你、你别看啦——!”

水珠滑落,窗上的雾气堆积,那些被写下的假名已经很模糊了,但还是依稀辨认的出来,写的是“黑魔导”与“另一个我”。

清俊的少年王愣了愣神。

那些已经模糊的线条歪歪扭扭,已经融进了窗上的一片白茫之中。

偏头望着在自己身边低垂着头面色尴尬像是犯了错的半身,他细密的心思顿时就明白了自己伙伴脸红的原因。

轻轻勾起了嘴角,他声音轻柔的问游戏。

“伙伴觉得我会生气?”

生气到不至于……可是这样被你看见总觉得……很羞耻啦……

这么想着,游戏却没有说出来。

“我很高兴。”

大大的紫眸一怔,游戏望向了在自己面前,望着白茫天窗上歪扭字迹的另一个自己。

对方的侧面轮廓在染了轻雪的窗下显得温和好看,那些平时坚毅果决的面部线条因为现在清晨光亮的倾洒像是染了一层柔软的薄纱。那个人向来邃远的眼睛现在满是安详与平静,俊气的嘴角凝聚起的弧度和眼角微弯的面部肌肉纹理交织在一起,大概是游戏这一生见过的最好看的微笑了。

“会写我的名字,说明伙伴下意识的时候,也在想着我的事情呢。”

“所以,我很高兴。”

“谢谢你,伙伴。”

☆☆☆☆☆☆☆☆☆☆☆☆☆☆☆☆☆☆☆☆☆☆☆☆☆☆☆☆☆☆

童野市的大街上,四处都因为雨雪的倾盖显出一种深色的湿润。马路上的车辆开着明黄的前灯,一边鸣叫着车笛,一边压过路上积累起的薄薄冰雪,溅起了灰色的水花。

越下越大的雪色让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加上新年将至,又是傍晚,就更没什么人了。

这让路边奔跑着的少年身影显得非常显眼。

匆忙的跑进了一家店铺的门前屋檐躲避越下越大的雪,微微喘着气。寒冷的冬季中,让少年呼出的气息都缀上了朦胧的白雾。

“在这里躲一会再走吧,雪越下越大了。”

浮在半身身边望着自己伙伴头发上和肩上残落着的白色雪花,少年王声音低沉温和的提出了建议。

“可是妈妈在家会等急了吧?”举了举手上的调料与食材望着自己的半身,示意半身如果不回家的话晚饭大概会有延迟的可能性。

“那换我来吧。”

望着自家伙伴已经冻得发红的双手和脖子,他紫眸中闪过了难察的疼惜,又一次向半身提议。

“伙伴?”

游戏似乎是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并没有同意自己半身要求交换的建议,而是冲着少年王笑了笑。

“另一个我,我们进去看看吧?”

这么说着,游戏指了指两个人身后的店铺。

这是一家卖冬季用品和织物的店铺。

站在店门口,望着进去高兴地挑着东西的伙伴,他狭长的双眸疼宠的暖和了冷色调的深邃清紫,无奈又放纵的轻出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个孩子。

☆☆☆☆☆☆☆☆☆☆☆☆☆☆☆☆☆☆☆☆☆☆☆☆☆☆☆☆☆☆☆☆

跟着半身的步伐在一边漂浮跟随着,他看着自己伙伴缠在脖子上暖色的棉花糖版围巾还有一个系列的手套,半身有了新买的手套和围巾,无论是举着新买的伞具的手还是提着食材的手都不会再被冻着了,这让他终于放下了心。

不过伙伴的这条围巾还真是很可爱……

要是换他自己肯定不会选这种,他会觉得太过朴素柔软了。但是穿在他半身的身上,就让他觉得伙伴选的这条围巾真的是很可爱。

明明很是认真的在想着,少年王清俊的面容竟是少有的微红了起来。

深邃锐利的紫眸因为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尴尬的撇开了放在显得很是开心,正低低哼着歌半身身上的目光,只是一撇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伙伴手上拎着的另一个纸袋。

像是想到了什么暖心的事情,少年王一向鲜少有表情的俊美面容浮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幸福的微笑。

说起这个纸袋——

手上已经选定了暖色围巾与手套的游戏并没去前台结账的打算,这让他在一旁出于好意的提示了半身一下。

“伙伴,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啊……抱歉,另一个我,快好了。”

意识到半身委婉的提醒,游戏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下,目光却还在面前的展示架上犹豫着。

有些好奇的随着伙伴的目光,他一一看过展架上的围巾,其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一条藏蓝色的白格流苏的款式入了他的眼睛。

几乎是在同时,他听到自己伙伴小声又有些愉快的低喃了一下。

“好~就决定是这一条了!”

然后他的伙伴伸手取下了那条藏蓝色的围巾和配套的手套。

心中微微的愣神,他眨了眨自己比起半身要显得锐利许多的眼睛。

“这样另一个我的围巾也买到了,真是太好了~”

这么说这话并对他回眸笑着的半身,让他一时间竟有些晃神。

看着走到柜台前向店员结账的自家伙伴,清俊的另一个灵魂只觉得内心那像太阳一样的光泽带着暖流随着心脏的跳动回转进血管冲往他的全身,让他在没有实感的灵魂姿态下,都觉得浑身温暖的足以烧开他的灵魂。

线条锐利的白皙脸颊不知不觉得红透,他望着自己半身冲他笑着小幅度的挥手示意自己已经买完了的身影,微张的唇瓣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合上,翘起了一个比流水晴雪还有温柔的弧度。

所以,伙伴,谢谢你。

…………

“所以说啦……另一个我?”

被自己的伙伴一声呼唤拉出了回想,他愣了愣,目光望向了对方漂亮的紫眸,有些愧疚的垂了垂眉目柔和了目光。

“抱歉,伙伴。你刚刚在说什么?”

没责怪他的出神,游戏似乎真的是说到了很开心的事情。

“我是说,我认识另一个我已经快两年了呐~”

“今年再过一次新年就满两年了,另一个我~”

软糯的声音向他无意识的撒着娇,游戏玩着眉目笑的温暖开怀,金色的发丝混杂了冬日的白雪,随着他轻快的脚步在额间晃动着。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啊,另一个我~”

这话让少年王愣了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犀利的紫眸晦暗出了些许色彩。

但当他看到他伙伴的侧颜,看到那点亮他世界的笑容,瞬间就释然了。

不管以后怎么说,他现在,还是可以陪在半身身边。

对他这个三千年前的亡魂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啊。以后我们也要一起并肩战斗下去呢,伙伴。”

红绿相换的红绿灯,已经亮起的路灯,还有那灰茫的天色,纷扬的白雪,川流不息的车辆,大概只是童野市时光飞转分秒即过的光景。

但是那呆在深色伞沿下的两个灵魂,却都把这些平凡的时光当做永远去看待,并且无比的珍惜,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会一直,不变的坚持下去。

“说起来……妈妈说今晚吃什么来着?我给忘了呢另一个我……”

“今晚是天妇罗和咖喱饭吧?伙伴不是买了土豆和洋葱吗……”

扬洒着的大雪随风飘然卷席过这座城市,那把深色的伞藏下了两个灵魂你一言我一语的亲昵低喃,慢慢的消失在了远方的大道上。

凛冬寒不过心暖。

长情于冬季,久聚难别离。

如果能像这样一直在一起的话就太好了呢,另一个我。


评论(1)
热度(29)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