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血族系列paro|人类王样×血族始祖AIBO

暗表|血族系列paro

(人类王样×血族始祖AIBO)

昏沉的夜色下,这片满是枯枝与淤泥的荆棘树林显得非常的可怖压抑。暗红色的夜空中,时不时有飞晃着的凶煞蝙蝠掠过枯枝垂挂于上的身影。

这里透着一种渗人的诡秘与死寂,显然这里根本不是人类会涉足的地方。

树林一如往常的森冷,直到这个时候。

青白色的火焰忽然间在树林中渲燃起来将这一小片树林照的透亮。然而被火接触到的地方被没有燃烧起来,相反那颜色清冷的火焰中,慢慢的洗出了一个青年的身影。

刚一在这里落地,被屠刀伤到的地方便猛烈地疼痛起来几乎要抽去青年的所有力气。手臂一摔将扣在怀里的少年动作有些粗暴的扔在了地上,俊美的血族几乎是瞬间与少年拉开了距离,单膝跪在了一旁吃力的喘息。

他的右手死死地捂住腰腹左侧被银质的血族圣器伤到的地方,被蕴含了可不力量的利刃捅出的伤口正不断地向外渗出冰凉暗红色的液体,艳丽的色彩沾满了他白若冰雪的肤色上,显得刺目的突兀惊心。

被摔在地上的少年痛哼了一声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双斜飞眉目下神色犀利的艳红色眼睛抬起的一瞬间就在找寻着年轻血族的身影,而当那焰火一样的绯红瞳仁中映出了身侧跪在地上手捂着侧腹吃力喘息着的青年时,那双冷静寒凉的眼睛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清冷,不怒不哀的清俊面容少有的慌乱的厉害。

“游戏——”

“别过来。”

想要接触对方的动作被那低沉却极轻的命令制止,与他拉开距离的血族淡漠的紫眸抬起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有些厌恶的轻闭了上,青年的脑袋慢慢的低垂了下来。

“滚回你的该去的地方,人类。”

“当初既然要走,现在就不要再回头。”

少年挺拔精悍的身体狠狠的震颤了一下,那双艳红的眼睛神色稍稍暗淡了一些后,他死死地攥紧了自己的手指。

“我不走。”

这句话让那偏头不愿看他的青年捂在腹部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游戏那双清透的眼睛又一次抬起,那神色中唯有他身为血族始祖的冷漠疏离与那风雨欲来寒冰般的愤怒。

“你不走?”

轻声细语的低柔语调像是在重复一件很可笑的事情,青年线条明晰的唇角似乎是嘲讽的微翘了起来。

“你有什么资格?”

少年哑口无言,却只是倔强的站在原地,绯红的眼睛毫不畏惧的紧盯着面前的俊美血族。

然后他眼中的犀利光泽晃了晃,少年毫不掩饰担忧的皱起了眉头。

“……你受伤了?”

这么说着他便立刻想要靠近游戏,但他才刚抬脚,冥白火焰汇成的数支箭矢便毫不犹豫的射向了他,箭矢夹杂着锐利的锋刃穿过他的身体将他定在了身后的枯树身上,箭矢穿越身体和后背狠撞在枯木上的剧痛让少年闷哼出声。

“我叫你滚,哪个字你听不明白?”

似乎是已经不屑于再和他说任何一句话,俊美的血族已经站起了身,黑绸斗篷已经被他裹紧在了身上,随后游戏转身想离开这个地方,但还没有迈开步伐,便又一次跪在了地上。

“游戏——!”

再也掩不住担忧,少年一下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不顾伤势的挣扎起来,但他只是一动,那穿透他身躯的箭矢便消失的干干净净,而他的身体根本毫发无伤。

……幻觉!?

他在那一瞬间知道了那已经脱力了的血族真正的念头,绯红色的眼瞳痛苦的锁紧,下一秒便不顾一切的奔向了那个驱赶着他的青年。

接近的脚步声让游戏咬牙,不再是以往波澜不惊的低沉,青年这一次几乎是低吼咆哮起来。

“别接近我亚图姆!”

但已经迟了。

少年有力的双臂已经将他死死地抱进怀里,亚图姆锐利的瞳眸焦急的检查着被自己困在臂膀中的青年。当他终于发现了那被刻意遮掩在斗篷之下,无法复原不断流血的伤口时,那双烈焰一样的眼睛倏然间睁大了。

但他还未从震惊中回神,身体便被一股狠力决绝的推开。

这一次绝情的言语并没有随之而来,亚图姆后退几步稳住了踉跄着的身体,红眸望着面前俊美的血族终于恢复了理智微微的眯起。

面前的青年只是痛苦无奈的望了他一眼,那眸光中哪有什么刻意的愤怒与冷漠,有的只有那涩然勉力的哀求。

“……趁现在……快点离开……”

难以压制身体中快要冲破灵魂的渴求,游戏痛苦的撇开了那双莹紫色的眼睛重重的闭了上,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他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了。

亚图姆红色的眼睛安静的闭了闭,下一秒,他一边向前迈步,一边伸手解开自己的上衣衣扣。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说呢?”

低柔的话语掺杂着难以埋藏的心疼,他将上衣扔在了一边,单膝跪在了游戏身前,伸出了有力的双手再一次毫不犹豫的将青年拉进了怀里。

“你需要我的血,游戏。”

“你的伤很重,再不吸食血液你会死的。”

怀里已经无法在推开他的青年呼吸都因为忍耐在发颤,齿间的锐牙不稳定的变化着,游戏那温柔好听的声音虚弱的让亚图姆的心像是被剜了一样的痛。

“只有你……”

“……亚图姆……只有你…只有你……我不想。”

当初那个目光偏执的孩子明如烈火的双眸吸引了他,那股明亮与倔强,在两人朝夕相处的十年中慢慢的像是黑暗中的阳光点亮了游戏漫长而又无尽头的生命,至此以后再也无法脱离其中。

所以只有你,我不想伤害。

安静的听完游戏断续的温柔声音,亚图姆俊气的嘴角柔柔的勾起,那双红眸中的笑意清浅,却像是浸满了永世都无法停歇的凄然哀伤。

“我爱你,游戏。”

耳畔传来的爱语让游戏已经迷离,快要屈服于本能的意识狠狠的震颤,下一秒,自亚图姆颈间喷洒出的艳丽鲜血变染红了他金色的发丝,染红了他炫目的紫瞳。

手中割裂了自己颈动脉的匕首砸在了地上,亚图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手抱住游戏,另一手拖住了游戏的后脑,将青年那温软的唇瓣压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饮尽我的血,带着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曾经倔强不屈甚至是高傲的红眸安静的,满足的注视着怀里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用力吸允自己血液的血族,低柔的声音轻喃,似是震颤出了亚图姆作为人类的生命中最后的旋律。

“我余生的……伙伴啊……”

 

 

评论(3)
热度(22)
  1. 黑白空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