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短片|转生梗+买零食日常

蔚蓝点的文梗,觉得还蛮戳心的就放上来了23333

(大人棒×转生幼年王,转生梗)

“亚图姆——亚图姆——”

站在店门口冲楼上唤了两声,游戏正低头整着自己的外套,楼梯上传来了“嗒嗒”的脚步声引得俊气的青年偏头看向了楼梯口。

年幼的褐肤孩子身上穿着匆匆套好的外套,手上还拿着自己组好的一套牌组,跑下来楼梯停了几步望向了站在店门口的游戏,孩子艳红色的眼睛还没有长开,圆圆大大的晶莹剔透,扑簌扑簌的眨着,神情带着些许委屈的瞅着游戏,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便迈开了腿向青年跑了过去。

“游戏——”

习惯性的张开双手,青年蹲下身,将向他跑过来的孩子抱进了怀中。

年幼的孩子软软的头发蹭着游戏的脸侧,年轻的决斗王愣了愣神,像是想到了什么低低笑了起来,他稍稍退后了身体,双手覆在孩子的双肩上,微微抬起头注视着孩子亮晶晶的红眸,好听温柔的声音耐心的询问道:“怎么了?”

“我想和游戏出门——”

小小的手掌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另一只手将手上的牌组展出。

“又不想离开我的卡片……唔怎么办……好难抉择啊……”

孩子的问题让年轻的决斗王微愣,随后温润的眉目弯了弯,漂亮的紫眸眨了两下。

“带上出门不就好了?”

“但是会丢吧……”小小的孩子皱起了自己的细眉,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歪了歪头,游戏笑着,对亚图姆伸出了手。

“交给我不就好了?”

这个主意像一盏明媚的灯火骤然间点亮了亚图姆的红眸,孩子立刻毫不掩饰自己高兴的笑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将手上的牌组小心的放在了游戏比他大上几号的手掌中。

收好孩子的卡片,或者说是自己一直保存数十年的牌组,游戏抬手摸了摸孩子的软发,另一只手顺便将孩子胡乱套上的衣服耐心的理好。

“我们走吧?”

冲着很是开心的孩子轻轻笑着,游戏侧身牵起了孩子的手,打开了自家小店的大门。

☆☆☆☆☆☆☆☆☆☆☆☆☆☆☆☆☆☆☆☆☆☆☆☆☆☆☆☆☆☆☆

一手握着推车的车把,一手托腮,游戏望着超市架子上的牛奶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游戏?”

乖乖坐在推车上的孩子好奇的歪了歪头,望着青年难得的困扰的样子,伸手拉了拉对方的衣袖。

“游戏,什么让你很困扰吗?”

“唔?”年轻的决斗王应了一声,偏头望着孩子清亮的红瞳,宠溺的笑了起来。

“给你买牛奶很难选的啊。”

推着车把的手自然的抬起揉了揉孩子的头。

“不爱喝牛奶的话亚图姆会长不高的哦。”

“但是……”亚图姆短短的小手伸到头上一左一右拉住了游戏的拇指和小指,将那在自己头上乱揉的手吧啦下来双手握住,艳红的眼睛可人的清亮。

“就算是游戏的要求……还是很难喝啊~”

“所以我才困扰啊。”

另一只手手指点了点孩子的额头,原本想转眸继续选牛奶,年幼的亚图姆忽然变得异常执着的眼神让他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孩子身上。

“亚图姆?”

“我回去会努力试试看!”

“诶?”

游戏一愣,望着眼前孩子那双红瞳中,他再熟悉不过的坚持与决意,那一双漂亮的眼睛中,仿佛落进了色彩最纯净的绯色落日一般斑驳着辉光流转。

“我不想让游戏困扰,所以我一定会努力的!”

沉默了片刻,游戏终于弯了弯清澈的紫瞳,低头吻了吻孩子光洁的额头。

“好啊,我一直都相信着你,亚图姆。”

“所以还是选KC社的牛奶吧……拿回去还可以找海马君报销。”

呆呆的望着面前得到他承诺后便动作稳准狠完全不带一丝犹豫就找到了KC社的牛奶,并将选定的牛奶扔进推车里的,自己最喜欢最信任的游戏,刚刚还说着坚定话语孩子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心中顿时觉得刚刚对方困扰的样子绝对是假的,自己是上了对方的当,绝对是的……

游戏……你这样是不对的啦QAQ

最讨厌KC社牛奶的亚图姆,目前5岁,幼小的心灵大概被深深地伤害了一次【误

☆☆☆☆☆☆☆☆☆☆☆☆☆☆☆☆☆☆☆☆☆☆☆☆☆☆☆☆☆☆☆☆

选购的东西都差不多齐全了,游戏推着推车,推车上坐着年幼的浅褐肤的孩子,已经完成采购任务的青年打算结账了。

从二楼下到一楼的转口,那里正摆着超市里促销着的灌装蜂蜜。

游戏没怎么在意的推车走了过去,没走几步,感到了车上的孩子身体几不可察的扭动了一下。

敏锐的决斗王瞬间就察觉出这动静,低头看向了那个很乖的年幼孩子,低沉温和的声音关怀的轻声问道:“怎么了吗?”

亚图姆愣了愣神,随后摇了摇头,与自己颜色相同的金色额发随着孩子的动作轻轻晃动了起来。

“没什么,走吧~”

净透的紫水晶瞳眸不动声色的顺着孩子方才眼神望去的方向扫过,发现了那个促销展柜,随后了然的笑了起来,手上动作一转,游戏改变了自己原定的路线。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喜欢吃甜食呢。”

推着亚图姆边走,游戏一边低低的笑语。

“游戏?我们不是要去结账吗?”

青年嘴角止不住好看的弧度,轻轻摇了摇头。

“计划变更,我们去给你买牛奶勋章。”

☆☆☆☆☆☆☆☆☆☆☆☆☆☆☆☆☆☆☆☆☆☆☆☆☆☆☆☆☆☆☆☆

回途的路上,望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好奇的抱着灌装的高级蜂蜜爱不释手的亚图姆,年轻的决斗王手不自觉地触上了衣袋里自己替孩子保存的牌组,嘴角凝起的弧度清浅又含着丝缕的缅怀味道。

另一个我,三千年前就像现在这么爱蜂蜜的话,是会长虫牙哦~

“游戏,游戏?”

孩子轻声唤着他,让坐在驾驶座上单手握着方向盘的游戏偏头,紫瞳混进了孩子像是小小火苗一样色泽清透的绯红,仿佛是交错了彼此之间时隔数千年的灵魂辉度。

“亚图姆,我们回家吧。”

 

 

 


评论(2)
热度(32)
  1. Yvonne.T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