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双子|密林精灵paro

密林精灵/双子设定)
在密林中,双生的精灵很罕见。更不用说是血统纯正的精灵王族。
亚图姆和游戏就是这样非常罕见的存在。
他们是双生的密林精灵王子。
他们拥有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只是亚图姆的眼睛是漂亮的绯红色,游戏的眼睛是清透的深紫色,哦,还有亚图姆的金色额发要比游戏的张扬一些,凌乱一些。
明明是双生子,两个人的性格却完全不一样。
亚图姆性格冷傲,带着王族惯有的一种高贵,有时候给人冰冷冷的感觉,让人觉得神秘不敢接近。
游戏性格温和,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什么精灵的神秘感,但是只要他在场,一笑起来,总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能被他点亮。
精灵们都说,他们的大王子像是极北之地最难融化的寒冰,唯一能融化那股冰冷的,只有他们的小王子温暖的笑颜。
比如现在,有着绯红色瞳眸的精灵王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今年密林精灵的财政收入,门外冒冒失失闯进来的精灵侍卫让他好看的眉目皱了皱。
“Atum!Atum!”
年少的精灵王子转眸,那眸中的不耐烦表示着他正想处罚一下这个冒失的侍从,但看到来人后,那双红眸中的不耐一下子就消退了。
这个人是他弟弟的侍卫。
放下手中的羊皮卷,他几步向那个人走去。
“Yugi怎么了?”
站在他面前因为急行稍有喘息的精灵望着他道:“我们四处都找遍了,Yugi他从一大早就不见踪影了……Atum!”
密林精灵中向来以冷静出名的大王子几乎是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就飞奔出殿宇大门,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他的身影。
……守城的精灵说没有看到Yogi殿下出密林……
这条消息都来不及说出口的侍卫默默收回了举到半空中还来不及收回的手,长长的耳朵非常无奈的动了动。
……算了,反正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什么大王子是Yugi殿下的痴汉什么的……
☆☆☆☆☆☆☆☆☆☆☆☆☆☆☆☆☆☆☆☆☆☆
游戏不是一个战士。
不像他的哥哥亚图姆,是个天生的精灵王者,还没有成年就可以用弓箭和利刃打败精灵里所有的战士,战略在他脑子里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的存在。
与亚图姆的武勇相比,游戏更适合拿着竖琴在密林苍翠的大树下安静的弹琴。
但如果有谁因此而轻视他,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游戏是密林精灵们珍贵的宝物。
他虽然不是战士,却拥有着治愈精灵的魔力。
这是精灵族中,非常珍贵罕见的能力。
所以不仅仅是亚图姆,整个密林的精灵们,都像是看护黄金的守财奴一般看护着游戏,生怕他出一点闪失。
年少的小王子性子温柔,体贴人心,所以从不乱跑,也不会随随便便独自出门。
只是最近,游戏似乎有些奇怪。
当整个密林的精灵们都在寻找游戏的时候,有着绯红瞳眸的精灵王子早已避开了其他人,独身一人来到了密林深处。
其他人或许会搜遍密林都找不到游戏,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闭着眼都能找到自己那个温柔的弟弟。
他知道游戏最近喜欢一个人偷偷跑过来,只是不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
连着几天了,让他有些担心。
不像他可以随处乱走,游戏因为身上珍贵的力量,自小被限制出行,基本没什么自由可言。
会一个人因为这个,又一次偷偷跑来哭吗?
他心里这么忧虑着,牵着大角鹿步伐不由得加快了。
不过等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弟弟,瞬间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是在轻视游戏。
他的弟弟,比他想象的要坚强多了。
面前与他容貌相似的少年,身体比他瘦弱,个子也不如他高,只是温温软软的却让人觉得有一种坚韧。
游戏坐在密林深处那一块洒进了外面清透阳光的草坪上,光影打在密林的青草与娇嫩的野花花瓣上撒着晨露好看的水光。那倾泻下来的温暖色调仿佛在他弟弟身上镀上了一层染了金箔的秘银,看的他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周围的鸟雀稀稀落落的几只,乖巧的落在游戏身边好奇的看着他,游戏神色专注地看着手中捧起的什么东西,发觉了那些小鸟在看他,抬眸也冲它们笑了笑。
那双红眸神色专注地望着光影清透的密林中笑的温和又柔软的弟弟,看着那趴在他头顶小憩的小鸟瞌睡的黑葡萄一样的眼珠,一向冷清没什么表情的面孔,自然而然,像是天生就会有的反应一样,慢慢的浮起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
最近让游戏很苦恼的一件事。
他的力量只能治愈精灵,却没法治愈密林里的动物。
比如说他手里这只小鸟。
又不敢那回王宫,大家会担心他是不是又乱跑,可是他的力量有没办法帮它,自己又没有医疗一类的知识笨手笨脚的不会包扎,在这么下去……
苦恼的咬了咬唇,心里想着就算被另一个我责备,今天他也要把这只小鸟带回去……
额发上飘过了什么东西让他一晃神,紫水晶一样的双眸抬起就看到漂亮的花瓣从面前纷纷扬扬的飘洒而过,属于精灵的眼睛让游戏能看清花瓣洒在空气的过程中细微的卷曲与浮动的小水珠,愣了愣,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容,正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另一个我!”
没想到自己哥哥会跑过来找自己,游戏心里第一反应是没法形容的高兴,第二反应是糟了……手上的东西得藏起来不然会被骂……
“想要帮它直接带回王宫不就好了,伙伴在我面前还用躲躲藏藏的吗?”
将手上采来的花瓣洒在自己弟弟的头上,年轻的密林王子轻笑着坐到游戏身边,抬手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小心的不会吓到那趴在游戏额发上的小鸟。
自知理亏不该乱跑的吐了吐舌头,游戏自觉地捧着手上的小鸟给自己的哥哥看。
亚图姆修长的手指探了探那虚弱的小鸟,低沉的嗓音对上自己的弟弟显得那般温柔宠溺。
“没事的,带回其养几天就能痊愈了。”
“真的真的?”
有些好笑的望着那双一下子就变得亮晶晶的紫眸,年轻的王子很是疼爱对方的低头吻了吻游戏白皙的额头。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伸手捧住了游戏的脸庞,那双红眸注视着自己弟弟笑的一脸满足的面容,冷清的密林王子觉得自己一颗心都快被这样的笑容融化了。
“伙伴,你想不想出去玩?”
他已经考虑这件事情很久了,一直都抓不到机会,今天正好是个好时机。
“诶诶……另一个我不行啊,父王会责备你的。”
乖巧的少年摇摇头,明明一双紫眸都因为那句充满了自由味道的话明亮的像是夏尔的阳光一样,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会,我带着你,还会有人怕出事吗?”
对方笑的一脸自信,那双艳红的眸子又显得像是小兽一般楚楚可怜,让游戏好不容易按耐下的心活跃了起来。
“只是一会,不会很久,我们日落前就回来好不好?伙伴不是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
大大的紫水晶一样的双眸渴望的扑簌扑簌的眨着,稚嫩的脸颊因为亚图姆专注溺爱的视线变得粉嫩粉嫩的红了起来,一对可爱的尖耳朵因为主人渐渐兴奋起来的心情,活泼的来回扑棱,终于游戏开心的笑着点了点头,小心的将手中的小鸟放到了自己的头上,一下子扑到了自己哥哥像自己敞开的怀中,软软小小的头颅贪恋着对方的味道,撒娇似得轻轻蹭着。
“嗯,我果然最喜欢另一个我了o>_<o~” 

评论(3)
热度(26)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