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暗表脑洞|大剑paro|(NO.1大剑王样♂×人类AIBO♀)

大剑paro

(NO.1大剑王样♂×人类AIBO♀)

这真是个奇妙的设定。。。虽然暴露年龄但是大剑好好看///w\\\

注意这里AIBO是妹子,性转预警,虽然不知道性转的意义在哪(。・_・)/

其实这里王样算是AIBO幼女控了吧

。。。拿着大剑的王样和社长哈哈哈哈哈这画面太美我都不敢看了好吗23333

 

夜里的森林湿气很重。

带着泥土味的微风夹杂着空气流动的细微浮尘安静的将亚图姆耳边的金色发丝拨动出小小的弧度。那一双属于战士的银色眼瞳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慢慢睁开了。

抱在胸前的双手微微松开,他左手下意识的触摸上膝头年少孩子的软发后轻轻地按揉了几下,右手则手腕反转自然地触碰插立在身边的巨剑剑刃,两个动作就像是他潜意识里的反应一样自然流畅的没有一丝停滞。

孩子在熟睡,剑刃在背后。

一切都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这一点认知让他稍稍放松了些警惕。

呼出的鼻息沾上了森林中的水雾显出了一种寒凉单调的浅白,年轻的战士皱了皱眉俊气的眉目,右手触离了剑刃,将盖在孩子身上的披风动作小心的拉上了对方的肩头。

睡得正熟的的孩子在梦中嘤咛了一声,还是有些畏寒的缩了缩自己小小的身体。

他银色的眼睛望着孩子稚嫩白皙的脸颊上睡出的红痕微微的发怔,然后双手动作起来,一手将那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小头颅托起,另一只手拦住对方纤瘦的肩头,微微的使力,将孩子一把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双臂慢慢的环紧了对方。

没有发育开的青涩身体在被年轻的战士抱进怀中后依恋的往对方胸膛深处蹭了蹭,女孩子在睡梦中因为周围不再寒冷,轻轻地发出了一种迷迷糊糊的呢喃笑声,随后鼻息绵长,又一次安稳的睡了过去。

他有着薄茧的修长手指扣紧了孩子的后脑,眉头因为怀里身体的寒凉皱出了好看的阴影。

本来,他所呆的地方就不是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何况还是像游戏这么小的孩子。

他不是没动过把游戏送回人类村子里的念头,但是年幼的孩子心思敏感,猜到了自己的念头后就用那张精致的小脸看着自己,酷似曾是人类自己的紫眸只要那么凝视几秒,还不等那漂亮的色彩染上水光,他便说什么都不想放开游戏了。

等等,再等等。

等到有合适的村落……

他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以他的阅历,整个大陆都留下过他的足迹,亚图姆自然知道哪里的村子适合游戏成长生活。

但他迟迟不愿意接近那些民风淳朴的地方,不愿意把身边的孩子交给任何人。人类也好,其他的战士也好,组织也好,他一点都不想让游戏接触到。

但是只有他的话,没法给游戏一个安稳生活的地方。

那双银色的剔透双眸又一次安静的闭上,亚图姆慢慢低头,线条清冷的唇触上了怀里孩子软软的头发,他在游戏的头顶留下了一个温和的轻吻。

“我会把你养大的,游戏。”

战士低沉的声音被压得磁柔,更像是一种在对自己说的低喃,声音太轻了,被淹没在了森林中枝叶颤动的“沙沙”声中,微不可闻。

☆☆☆☆☆☆☆☆☆☆☆☆☆☆☆☆☆☆☆☆☆☆☆☆

灵动清澈的紫眸迷糊的因为清晨的阳光眨了眨,身边空荡荡的感觉让游戏失落的把头埋进了身下柔软的布料中。

这件属于战士的灰色披风很大,足以将游戏小小的身体整个裹成一个团子。年幼的孩子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蹭着鼻尖的布料,吸允着那混合了青草和亚图姆味道的布料,又觉得透过布料戳刺着她脸颊的草尖扎得她不好受,女孩子慢慢的磨蹭出了那件披风裹处的小窝,爬到了那把立在地上的巨剑旁边。

锋利的银色巨剑反射着的晨曦澄澈的光芒,像镜子一样将游戏幼小的身躯印到了剑身上,游戏望着剑身表面倒映出的属于自己的身影,歪了歪头,眨了眨小脸上那双漂亮清澈的大眼睛。

孩子的身体太过瘦小,纤尘不染的银色剑身几乎可以完整倒映出这个跪趴在地上,双手双膝撑着自己身体的孩子。

游戏慢慢的撑着手臂膝盖一弯向后坐了下来。伸手慢慢的摸了摸那光洁的巨剑,像是在摸这把剑的主人一样。

剑在这里,就说明亚图姆没有走。

可是亚图姆去哪了呢?

女孩子交握住了自己的双手,低头默默地发呆。

这个时候小小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一声,游戏扑簌扑簌自己自己漂亮的紫眸,摸了摸自己的瘪下去的肚子。

好饿QAQ……

后知后觉的想到那个沉默寡言的人是出去帮自己找吃的了,游戏白皙的脸颊慢慢的变得粉红,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好看的嘴角慢慢的翘起,带着些许调皮的笑出了声。

她正对戳着自己的手指,想着等亚图姆回来自己该怎么谢谢对方,而后传来的响动让她年幼的身体一怔。

这个敏锐的孩子分得清那个照顾着自己的战士所有的动静,而这次身后的动静,明显不是亚图姆。

一瞬间反应过来的游戏立刻就想躲到巨剑的后面,但还没等她有所动作,身体便被覆盖在了一片阴影之下。

紫色的眼睛回眸,映进眼中的是另一个高个子战士。

那个高个子男人眯着一双与亚图姆的锐利不相上下的银眸冷冷的盯着游戏,那双狭长的眼睛中浸满了寒凉的厌烦和细微的杀意。

被这样危险的眼神盯着的瘦弱女孩反倒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她紫色的眼睛眨了眨,仰头望着那个高个子男人,软糯的声音温温柔柔。

“你找亚图姆的话,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这个高个子男人只是倨傲的眯着双眼不说话,他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身上带着明显的压迫感逼近了游戏,右手危险的伸向了身后的剑柄。

游戏的紫眸映进了这个极具威胁的动作,也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现在已经毫不掩饰的杀气,但那纤瘦的青涩身体并没有什么颤抖,漂亮的紫眸显得很是冷静。

她张口刚想说些什么,站在他对面的男人便抽出了背在身后的巨剑毫不犹豫的劈向了她。

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游戏还没反应过来,腰上便被人一把揽住,小小的身体被抱在另一个人的怀中,下一秒整个人便离开了地面。

下意识的闭眼,耳边响起了剑刃撞击的清脆响身之后,她的身体落了地,被人轻柔的放了下来。

紫色的漂亮眼睛慢慢睁开,看到的是亚图姆护在她身前,挺拔俊朗又充满保护欲的背影。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赛特。”

听到亚图姆低沉的声音含了些许怒气的质问,游戏有些好奇的偏了偏脑袋,想看到对面被亚图姆身形挡住的,刚刚对自己拔剑相向的战士。

与亚图姆对立的高个子男人依旧眯着那一双银眸,倨傲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游戏看到那个人的右臂已经染上了刚刚不曾有的,属于鲜血的艳红,但是破损的衣衫下原本的伤口已经瞬间愈合,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直到今天亲眼见到之前我都不敢相信,你居然会把人类带在身边。”

连说话的语气都有着一种从鼻腔带出的傲慢,游戏又一次眨了眨眼睛,望着对面那个现在已经不再看自己的战士,又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一时间没说话的亚图姆,灵动的紫眸眨了眨,小小的身体慢慢的往前爬了几步,伸手拽了拽亚图姆的衣服。

年轻的战士左手并没有放松警惕的紧握剑柄,亚图姆低头,剔透的银眸收敛起了方才浸满了眼瞳中的锐利,换上了一种小心翼翼的温柔。

“饿了吗?再等等就好……游戏?” 

见拉着自己的女孩子安静的摇摇头,亚图姆微微愣了愣。

“我到那边去了~”

手指着亚图姆身后的灌木丛,游戏温柔的笑着,秀气的眉目弯弯的弧度很好看。

“我不会跑远的,所以别担心。”

亚图姆望着自己慢慢站起来的女孩,银色的眸子因为孩子的善解人意神色越发柔和的同时又染上了一层疼惜,他抬起左手摸了摸游戏软软的头发,声音很是低柔。

“去吧,别跑太远,待会我去找你。”

☆☆☆☆☆☆☆☆☆☆☆☆☆☆☆☆☆☆☆☆☆☆☆☆☆☆

赛特眯着眼望着跑跑跳跳离开的游戏,眼神复又转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眸光犀利的第一战士,有些嘲讽的哼笑了一声。

“真是可悲啊,亚图姆。被这种弱小的存在绊住手脚。”

赛特说着,银眸偏了偏扫了一下自己已经痊愈的右臂,转眸又盯上站在自己对面眼神冷淡的年轻战士。

“如果是以前的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斩下我的右臂。”

似乎是提醒了亚图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握剑的左手攥紧了剑柄,犀利的银眸似乎是很火大的微眯起来。

“你要是不给你刚刚的行为做点说明,我保证待会斩下的就不只是你的右臂了。”

“哦——正好啊。”

兴致盎然的将剑护在身前,赛特的一双银眸因为兴奋泛出了些许刺目的金黄。

“今天就来决定一下,你我之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NO.1。”

“奉陪到底。”

亚图姆话音还没落,原地便只剩下他的一片虚影。

☆☆☆☆☆☆☆☆☆☆☆☆☆☆☆☆☆☆☆☆☆☆☆☆☆☆

她其实一直到很清楚,自己给亚图姆带来了不少麻烦。

比如在亚图姆执行任务的时候,原本毫无顾忌的亚图姆会变得有些束手束脚,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安危;比如说不用吃东西的亚图姆会起个大早去找果子抓兔子只为自己不被饿到;再比如说像今天这样,与往日的同伴拔剑相向……虽然说今天的这个人看起来像是亚图姆的老冤家……

抱膝坐在巨大的古树下,耳朵里能听见远处两个战士巨剑碰撞的蜂鸣声,游戏慢慢的将脑袋靠在身后的树干上,漂亮的紫眸望着浓密的枝叶透出的光影轻微的发怔。

听了一阵子动静,游戏能感觉出来今天来的高个子男人很强,往日来的战士或者怪物在亚图姆手下根本抗不过数秒,今天这个人竟然可以和亚图姆缠斗这么久。

虽然大剑被规定了不许伤害人类,但是这个人刚刚是真的想要杀掉自己。

敏感的孩子大概能猜出对方的初衷,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她想和亚图姆呆在一起。

可是又会不断地给亚图姆带来麻烦。

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在这样,远远地躲在安全的地方,不让对方操心而已。

她大概,也只能做这些了。

☆☆☆☆☆☆☆☆☆☆☆☆☆☆☆☆☆☆☆☆☆☆☆☆☆☆☆

亚图姆利落的将巨剑收回身后的剑鞘,银色的眼睛稍稍瞥了瞥身后伤的一时半会还回复不过来的人,鼻腔中稍稍因为算完帐的快感哼了一声,抬脚打算离开去找自己身边的女孩。

“你已经有觉悟了吗?”

脚步因为这话停顿了一下,亚图姆银色的双眸坚定地望着前方,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会把她养大成人。”

听到亚图姆这么回答,赛特慢慢的站起身,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丝。

“你会后悔的,亚图姆。”

偏头扫了一眼身后的赛特,银色的眼睛眯了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不会。永远都不会。”

“别再因为这个来挑衅我了,赛特。即使是你,下次再动她,我也不会饶恕的。”

说罢,似乎是觉得再也没有要谈的必要了,年轻的战士又一次迈开脚步,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森林的灌木丛中。

赛特狭长的银眸在金发的阴影下显得极为深邃,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将手中的巨剑收回身后,也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评论
热度(44)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