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

闲散脑洞的小粮仓☆

童实野灵异事件簿 · 讨债鬼之簿(上)|童实野招鬼驱鬼两兄弟|加他们堂哥和他们好基友的故事

打算在LOFTER上开篇连载☆

每次你都这么说,然后就坑了

但是放心这篇是有下的,说不定晚上就发出来了x

设定与设定:

这又是一个双生子的故事w

王和aibo是双生子,aibo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但是却看不到这个世界的东西,但是他只能看到却没哟驱鬼的能力,很招鬼的体质,是弟弟。王没有阴阳眼,看不到鬼怪,但是直感超强,看不到却能感受到,就是看不见有看得见的东西(不对),是哥哥。

不过王已经是除灵师了还抽烟,他要养家糊口的,所以只有aibo在上学w

这是一个王因为工作关系和另一个秘密带着aibo跑来了童实野以后围绕着兄弟两之间发生的故事w虽说是灵异事件簿,不过不会太吓人的,放心看啦w

以上☆








童实野灵异事件簿

讨债鬼之簿



童实野高中开学的第一日,早间入校即将结束的预备铃已经悠悠然响起,临近校门周围的街道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偏偏也还是有学生依旧不急不慢吊儿郎当的单手后甩着书包慢步而行,远远的看过去,校门的路口已经鲜少见到学生了,偶尔有一两个焦急的疾疾往学校里跑去,他还是一副迟到与否与我无关的不屑态度。

“城之内——”

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城之内便吊着步子回头等人。

“你这个家伙怎么还慢悠悠的——要迟到了你知不知道——!”

自后追上来的高中生有一头看上去戳人就很疼的尖角发型,他气喘吁吁没好气的冲城之内嚷着,待到追上来就手一伸扯着城之内便要往学校里跑。

动作大了让城之内有些恼的甩了下手,没甩开,只能被扯着跑,这越发让城之内恼火,但他没甩脱,只是有些不耐烦:“你急什么啊本田又不是没——”

“开学的第一天不能迟到,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约定——”

“狗屁约定!”

城之内的心情似乎很糟糕,但是他骂归骂,腿脚还是随着本田的拉扯动了起来。

两个高中生一旦跑起来步子便很快,离童实野高中的学校大门还有百来米,城之内和本田已经看到了门卫和正在关闭的学校大门,他们加快了步伐,门口还有个专门抓迟到学生的老师,城之内瞄了一眼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于是他往右跨了一步挡着本田的身体,在老师伸手过来抓他们的时候身体一侧挡了两人一下。

这样老师就抓不到他们了,顺利。

边挡边想,城之内顺便还抬头给了老师一个“逮不到了吧”的欠揍表情,而就在仰头的当口,城之内的视线穿过了对他怒目而视的老师身后,他愣了愣。

“你们两个臭小子给我等着——!喂——!让我查到你们是哪个班的你们可就惨了!”

“噫——这学校老师嗓门真大。”本田揉着耳朵边跑边抱怨,不过他和城之内已经偷渡成功了,现在正在往教学楼跑,本田正想赞扬城之内跑路功夫不减当年,一偏头,却发现城之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嘿,想什么呢?”本田用手肘捣了同伴一下,两人已经奔进了教学楼。

城之内摆摆手。

“没什么,”他满不在乎道,说着就去找自己的鞋柜:“就是在门口看到一抽烟的杀马特,头发跟凤梨似得。”

“那么厉害?”本田咋舌:“我怎么没看到,咱老师也不逮他?”

“不是学生吧,”城之内耸了耸肩:“我看他穿了一身黑风衣,不是我们学校的。”

 

 

 

 

城之内和本田虽然躲过了门口的老师,却没有躲过高一年级的风纪主任。

两个人在课间被叫去了教导室训话,待到回来时正赶上体育课,学生们都出了,教室里只有一个面生的小个子男生。

那个男生身材太过瘦弱,乍一看还以为隔壁小学跑来的小孩子,城之内和本田因为错过了早间的同学介绍会所以并不认识他,只是见那面生的小子鬼鬼祟祟的抱着怀里的什么东西缩在教师角落里絮絮叨叨的,城之内见了心烦,他瞥了人一眼,扬了扬眉头便对本田道:“嘿,你还记不记得我早晨跟你说我看到了一个凤梨头的杀马特?”

“啊?”本田愣了愣,“哦,哦我记得,怎么了?”

城之内抬起拇指冲那个低着头的小个子男生比了比:“走,本大爷今天让你长长见识,凤梨头是个什么样。”

这么说着,城之内和本田眉来眼去对了一番眼色,两个人就以一副不良少年二人组般的姿态面色不善的向那个男生缩着的角落里走去。

男生缩在教室靠后门的最后一排,那是他的座位,也不知是光顾着低头神神叨叨没看到城之内和本田还是根本不怕他们,男生就一直窝在自己的座位上,城之内他们走进了,才看到那个男生只顾低着头,怀里抱着一个金灿灿的倒三角锥,三角锥上雕了个奇怪的眼睛,锥底有一个圈,绳子拴在上面,倒像个挂饰,但是那个男生没戴,只是像抱着什么宝贝似得抱着,他的手长得有些小,此刻来回神经质的摸着金色三角锥,看的城之内心里一阵犯恶心。

这家伙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娘里娘气的,摸摸摸摸个鬼啊难不成那锥子还能是个黄金做的吗?

这么想着,城之内就冷笑,他行动比脑子还快,脑子里念头没过一遍,手上却早已一把拽过黄金锥上拴着的绳子一把将东西从男生怀里扯了出来。

“啊——不要——!”

 

 

 

 

东西被抢,男生迫不得已一抬头,他几乎是本能的向上伸手想要夺回自己的东西,奈何双手扑了个空,城之内一抢到东西就在课桌间的走道上后退一步,他看着那个男生手忙脚乱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期间还差点被桌角绊倒,一副窝囊废的笨手笨脚样让城之内幸灾乐祸的吹了口口哨,他坏笑,还给站在男生身后和自己一起捉弄人家的本田递眼色:“新同学?大家都去上体育课了怎么就你在这?”

城之内说着还晃了晃黄金锥,丁零当啷的:“这东西是什么宝贝吗?你摸个三下还能出来个精灵给你许愿不成?”

那男生没说话,只是一张苍白的脸上涨了些红,他一手摸着课桌的桌角,似乎有些急的朝城之内的方向走了几步,但是又停住了,只是小声的说了些话。

“哈?你说什么?”

城之内故作姿态的一手高高举着积木一手拢着耳朵做了个倾听的动作,他面前的瘦小男生这一次声音终于大了些,那个人睁着有些空洞的紫色双瞳直直的看着他的方向,他冲城之内说:“请把积木还给我。”

城之内见男生说的急,不仅词语不清,声音还有些抖,不由恶意上心,欺负的更过分了,他将积木在手里掂了掂,夸张的嘘了一声:“这玩意不轻啊,该不会真的是黄金做的?本田,你说我们把这玩意拿去卖掉能卖多少钱?能不能还清我家的债?”

那男生一听这话立刻急了,原本摸着桌角的手一下松开,什么也不顾的就往城之内的方向走,他这一走城之内就把积木抛给本田,然后就听接住了积木的本田低笑:“还债我是不清楚,但是肯定比卖你要值钱吧?”

“不、请不要——”

被捉弄的男生还是认死理般直愣愣的冲着城之内,他急切的恳求着,脚步往城之内所在的方向走,眼睛也一直盯着城之内的方向看,步伐太急了,还不等城之内再撩他几句,他就自己脚般脚啪叽一声摔在了走廊上。

“呦~~~~~~~”

两相起哄,城之内和本田看着男生狼狈的样子就笑开了,他们拿着积木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趁着男生没爬起来的当口逃得那叫一个利索。

 

 

 

 

“我说,你真的打算把这玩意卖了?”

城之内和本田一直逃到三楼二年级杂物室的走廊上,还在上课,周围没什么学生,两个人靠着窗户,城之内正迎着光把手里雕琢精致的黄金锥转来转去,他听到本田的话,瞥了本田一眼,而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别说,我还真是蛮想卖掉这个东西的。”

本田听了一挑眉:“不会吧,你老爹这次真欠这么多?”

城之内无所谓的耸耸肩,他晃了晃手里的积木,语气揶揄:“本田啊,这玩意还真是金子的。”

本田却不接他的腔:“我觉得我可以借点给你。”想了想,末了本田又补了一句:“不过这东西你还是别卖了,还给人家吧。”

“我~才~不~要~呢~”

见城之内答得还嘻嘻哈哈一副欠揍的样子,本田就扶额:“喂,城之内,咱们捉弄捉弄就算了啊,你要是把这个卖掉了那可就是抢劫了——”

“我也不卖。”

城之内一扬头答得到是骄傲。

本田斜睨了他一眼:“咋的了,你还想搞收藏?”

“藏不起,藏什么还不都能被我老爹砸个干净。我啊——”

“喂,城之内——!”

三楼杂物室走廊的窗户正对着学校的游泳池。

城之内的手脚太快了,本田还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一手一个抛物线远远地把手中黄金的积木扔进了楼下的泳池里。

泳池的水面上溅起一个水花,积木掉进水池的“噗通”声远远地传来,被二年级的学生们朗读课本的声音覆盖的模模糊糊,已然听不真切。

本田叹了口气。

“你干嘛那么针对,他跟我们又不认识,还是同学,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城之内哼了一声:“娘们兮兮的,我看他就不爽。”

 

 

 

 

虽然城之内这么说了。

但是——

“本田,你找着人了吗?”

“没、没有——”本田喘着气,他刚从五楼爬下去又爬下来:“到处我都找了,可是就是不见游戏的人影。”

城之内心道不好,虽然不是他们干的,但是他和本田这一次说不定闯祸了。

那个被他们抢了金色四棱锥的男生就是游戏,城之内和本田旷了体育课在三楼的走廊上看了一节课的风景,等到下课铃响了,上课铃也响了,他们一回教室,才发现游戏不见了。

游戏,这还是听到班里的老师说的,原本游戏不见了城之内和本田也不以为意,以为对方可能也旷课了也说不定,但是一上课的时候,课上的老师却不淡定了,急急要联系班主任给游戏的家里打电话,城之内和本田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两欺负的那个男生——也就是游戏——天生有眼疾,也就是说游戏是目盲的,他根本看不见东西。

难怪那人不去上体育课,身上给人的感觉那么阴沉,城之内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自己把积木抛给本田的时候游戏完全没有反应只是冲着他的方向一个劲的伸手,原本以为那人只是认死理,谁想到他和本田这一次竟然行为恶劣到欺负人家残疾了。

“算了,咱们也别找了。”

本田叹了口气,他一边对城之内建议,一边闹心的揉着脑袋。

已经到了午休的时候,城之内和本田又旷了一节课,他们跑了一整个学校也没见到游戏的人影,两个人一合计,决定这事还是得去找老师问问,那个男生要是回家了就算了,没回家的话对方失踪他们也有责任,还真不能瞒着不报。

“你说你啊——”本田一副恨铁不成钢,两个人在去教师室的路上,他就一刻也不得闲的数落城之内:“你小子初中就给我惹事,今天高中开学第一天,你又来,再看不过你以前不也是能动手就动手从来不逼逼吗,从良啦,学会搞恶作剧啦,你怎么这么厉害,人家小学生欺负女同学也没见得——”

“喂,本田——!”

“嘿我还没说你几句呢你就不耐烦了?”
“不是,你看那边——”

城之内原本也是觉得闹心,但是他现在阻止了本田说话却不是因为不想听朋友抱怨,而是——

“你看,你看那边,后面,对楼后面,那个是不是游戏?”

本田愣了愣,他站在城之内的角度朝学校楼后面的空地眯着眼睛辨别了一会。

“没啊……我没……”本田看了好一会,他什么都没看到,就看到空地。

城之内啧了一声,却当机立断:“不会错,我看见了,真是他,好像是被一群大个子堵着了,走走走咱们赶快去——!”

 

 

 

 

等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去了城之内说的空地,学校里已经正值大中午,正午头的气温高,太阳高悬,原本该是同学们午休或者找阴凉地吃便当的时候,但是城之内和本田一路跑下来却没撞到一个学生,连路上都是,本田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两个人赶着找人,也就没精力理会中午没人气的事情,两人到了空地上就明了了,游戏正蜷在空地灌木丛的小角落里,浑身脏兮兮的像只满身泥泞的病猫,那一群大个子像是三年级的学生围成了一个半圈堵着他,为首的大个子三年级生长相彪悍,臂上套着一个风纪的袖套,正气势汹汹的抬脚踹着游戏。

这城之内就看不过眼了。

“喂!你们干什么呢!”

开玩笑,我欺负自己班上的同学那叫矛盾内部消化,肥水不流外人田听过没有,竟然有人敢欺负我的同学,老子揍死你丫的——

“本田,走,我们上——”

城之内一嗓子吆喝,本田就跟在后面“嗷”了一嗓子。

只是两个人没想到,就在他们冲上前要英雄救美的时刻,游戏却突然睁着眼朝着他们出声的方向,城之内和本田在游戏眼中看到了极度空洞的茫然,他看上去像是吓坏了,紫色的双瞳里全是湿乎乎的水光,而游戏抛去了这些,他克服了恐惧,只是冲着本田和城之内喊:“不、不要——你们别过来——他们不是——他们不是人——”

这是这么一句话喊出声,为首的风纪高个子抬脚又是一脚,游戏被他踢进了灌木丛,彻底没声了。

 

 

 

 

城之内睁开眼,他觉得自己有点懵。

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里来,我往何处去?

接连问了自己四个问题,发现自己只能回答第一个以后,城之内放心了。

放心个屁啊!

“你终于醒了。”

黑暗里,城之内偏过头,天已经黑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学校后面空地的灌木丛旁,游戏双臂抱着自己的腿膝蜷在他身边,见他醒了就唤了他一声,声音又温又哑,放在平时,也许会好听的让小女生心里直痒痒。

“……你怎么不回家?本田呢?”

沉默了半晌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城之内一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昏在空地上,哦他想起来了,好像是被那群人揍昏的,真他妈的疼;二来就是他那一老铁田呢?不会抛下自己跑了吧?

游戏一听城之内的问题就苦笑。

“我们走不了了,本田君被他们带走了。”

“啥?”

城之内一愣,立刻翻身爬起来。

“啊……小心一点——你身上有伤——”

城之内却根本没有听进去,他一把揪住了游戏的领子逼着他抬头:“你给我说清楚,本田怎么了?”

游戏的紫瞳现在竟然有了些光亮,城之内这才察觉有异,他回想了想刚才游戏在他醒来时唤他,心中不免火气:“靠,你能看见?你眼盲是耍我们的?”

“不、不是——”

游戏见城之内扬起拳头火大的好像要揍他连忙摆手:“我没有骗你们,我的确看不见那个世界的东西——唔啊……不要使用暴力啊……”

城之内却突然松了手。

游戏眨了眨眼,他刚刚被城之内勒的有点气短,不免咳了几声,再抬头,却发现城之内脸色有点发青。

“城之内君?”

城之内这下连身体都有点抖了:“不、不会吧……别——别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世界和——和我们现在所在的——”

“……”

游戏沉默了一下,随后他试探着伸手拍了拍城之内的肩头,叹了口气:“嗯,我们被牛尾君关在……嗯……”

他还思考了一下措辞,但是实在没有什么次好迂回隐喻的,只好道:“对不起城之内君,我想提醒你们的,结果没来得及,我们被这个学校的地缚灵关在死者的世界了,大概,可能,也许,现在的确是出不去吧。”

 

 

 

 


评论(3)
热度(50)

© 公子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